“你们在干什么?”这时,沐之渊冷硬的语气让许婉茹身体一颤。在这个家,看来是一山还有一山高啊!

  “爸,我们回来了!”沐槿枫回答道。

  “嗯,回来的刚好,可以让肖姨开饭了!”

  “老公,那我去让肖姨开饭了!”许婉茹笑盈盈地离开。

  看着许婉茹离开,我顿时松了一口气,却不料沐之渊笑了起来,“小溪,你连我都不怕,居然怕我夫人,果然一物降一物啊!”

  沐之渊的打趣让我无奈地扯扯嘴角。“或许吧!”

  I5酷'匠。*网6"永g久$免E费看小-说;&

  “已经开饭了,我们去饭厅吧,小槿,你爷爷好久没见过你了,你上楼请他下来吃饭!”

  “可是,小溪……”

  “难道就这么一小会儿你也舍不得离不开小溪?”

  沐之渊的话让我顿时脸颊发烫,推了推沐槿枫,“快去叫爷爷吃饭!”

  沐槿枫离开后,沐之渊就引着我走向饭厅,一张长方桌上虽然布满了可口的饭菜,但是让我瞬间有些压抑,总觉得浑身不自在。沐之渊也许察觉到我的不对劲,和蔼地问道:“小溪怎么了?”

  我摇摇头,“只是觉得您太费心了,精心准备了这么可口的饭菜,有些不忍心吃了,而且吃不完就太浪费了!另外桌子也长了点,菜都夹不到!”我的回答让饭厅的人都为之一愣,然后接着都笑了起来,让我不明所以,“难道我说错什么了么?”

  “没有,只是没想到小溪的想法这么独特!”

  沐之渊的夸奖以及仆人的笑让我有些脸红,其实并不是自己土包子,因为以前也有过这种生活,只是不明白为何有钱人都要这样吃饭,吃饭本来是全家人都聚集在一起的时候,也是促进家庭关系的时候,这样的长桌如何促进?

  “你们都在笑什么?”一道苍老却不失威严的声音在客厅响起。

  回头一看,沐槿枫正扶着一位满头白发的老人,不用想这位就是沐槿枫的爷爷——沐沧琅。声如洪钟,眼神犀利,可见这位老将军的身体依旧硬朗,当然我还是捕捉到他看到我时,那一瞬间的惊讶。虽然旗穆凌她们总是说我的容颜绝世倾城,看到的人都会很惊艳,可沐沧琅的眼神透露的是惊讶,似乎看的那个人不是我,而是在我的身上看到了谁的影子,让我捉摸不透。

  “爷爷,这就是我的女朋友,安小溪。”

  沐槿枫的介绍让我回过神,并适时的问候,“爷爷,您好!我叫安小溪,平安的安,大小的小,溪水的溪,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不知为何我的简单自我介绍却让大厅所有的倒吸一口凉气,难道我又说错什么了?看看沐槿枫一脸笑意,沐之渊也是一脸笑意,只有沐夫人和仆人们一脸惊恐的看着我,瞬间弄的我紧张兮兮的,我到底是错了还是没错?

  “小槿,你这女朋友胆子不小啊,我活到这把岁数还从没有人对我说过多多指教这句话!”沐沧琅的话语有着不可侵犯的威严,饶是见过大风大浪的我,也有些不寒而栗。

  “那是,孙儿我找的女朋友,肯定是好的!”沐槿枫一脸自得,“我就说爷爷你肯定会喜欢小溪的!”

  “你这小兔崽子!”沐沧琅笑骂了一句,然后又打量了我一下,“别杵在这儿了,大家先吃饭吧,边吃边聊!”

  饭桌上,沐槿枫的爷爷坐在最上方,左手下来依次是沐之渊夫妇,右手边便是沐槿枫和我。看着桌上玲琅满目的饭菜,却没有太大的食欲,也许是有钱人家的礼仪,吃饭一点声音都没有,害得我吃饭也得小心翼翼,想夹菜都不敢夹,只能干吃白米饭。

  沐之渊也许看出我的不自在,“小溪,不用拘束,只是家庭聚餐而已,小槿,你知道小溪爱吃些什么,给小溪多夹些菜吃!”

  “小槿,第一次带女朋友回家,还不好好照顾人家?”但是沐沧琅地发言让我受宠若惊,这算是认可吗?

  “小溪,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夹!”

  我小声地拒绝了沐槿枫的好意,可是沐槿枫却还是夹了一些我爱吃的菜,心里还是挺开心的!

  “小槿,真的是有了媳妇儿忘了娘,从小到大你还没给我们夹过菜呢!”许婉茹的幽怨让我抖了三抖。

  来了来了来了,传说中的婆婆刁难儿媳妇的戏码要开始上演了,就知道今天肯定吃不好饭。

  “小溪啊,听说你是孤儿,是吗?”

  许婉茹看似不经意地一问,却让我有种被剥光了站在别人面前的感觉,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是的!”

  “真是可怜的孩子,算了算了,不说这么伤心的话题了,说说你和小槿当初是怎么认识的?是在哪里认识的?”许婉茹看似好心地转移话题,其实都知道我现在的底细,干嘛还要问。

  “酒吧!”简单地两个字淡定地从我的嘴中脱口而出,惊得饭厅里除我以外的其他女士再次倒吸一口凉气,尤其是许婉茹,虽然装得很像,但是眼里的一丝戏虐并没有逃过我的眼睛。

  许婉茹惊讶道:“小溪,你开玩笑的吧!而且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怎么会去这种场所呢?还有,小槿,你怎么会到那种地方呢?”

  对于许婉茹的质问,沐槿枫始料未及,只好干咳一声说:“额,是逸他们带我去的!”

  蹩脚的谎言让我暗暗偷笑,也突然觉得有朋友做挡箭牌也不错。

  “这样啊,看来我得约景逸妈出来喝茶了,那小溪又是为何出现在酒吧呢?”

  对于许婉茹的穷追不舍我依旧淡定地吐出两个字,“赚钱!”

  也许是我的话术太过精简,许婉茹有些恼怒,“就算赚钱也不能去酒吧啊,一个女孩子多危险,而且也会败坏女孩子的名声,既然和小槿在一起,就更不能在那种地方工作了!”

  “槿和我一起在里面工作,不会有危险!”对于我的避重就轻以及推脱,许婉茹先是一愣,然后冷哼一声,冷冷地说:“小槿是男孩,你是女孩,而且现在和小槿在一起,你不注重名声,我们沐家还要名声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