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又被校长请喝茶

  一整个上午我都在和旗穆凌他们解释着我在法国的生活,当然组织里面的事情我还是没有告诉她们,只是不想他们卷进危险之中。

  “怎么了?”旗穆凌,苏筱雨和宫沫璃惊讶地看着我。

  “小溪,你简直就是天才!”

  “筱雨说的对,你也知道像我们这样的少爷小姐不仅学校要念书,家里也有安排的专职教师辅导,都快疯了!”

  “呵呵,凌,你别这么夸张好不!其实我只是想像正常的孩子一样普普通通的读书,然后普普通通的交朋友!”

  “怪不得在有些方面,你比我们成熟!”

  “沫璃,有些事你还不是一样比我们成熟,当你经历了一些事,某些方面就会比同龄人更有体会!”

  我的定义让气氛沉默起来,“好了,这些事不提了,总而言之,谢谢你们对我的包容,有你们这些朋友此生无憾了!”

  “对了,小溪,校长让你放学后去一趟校长室!”

  “哦,好,那我现在就过去!”

  “需要我陪你吗?”

  “不用了!”

  我有些忐忑地来到校长室,随着一声“请进”我推开门,果然不出所料,沐槿枫的父亲和旗穆凌的父亲都在,“沐将军,旗穆伯伯,您们好!”

  “小溪啊,不好意思把你叫过来!”

  “旗穆伯伯,小溪没关系的,我知道您这也是对凌的关心,毕竟是我隐瞒在先,是我不对!”

  “呵呵,小溪还是一如既往的能看透人心啊,一语道破我的目的,你在法国的过往我们已经了解了,只是不知道你一直有难言之隐,之前真是对不起。”

  “没事的!旗穆伯伯。”

  “事实上其实我们只是有些意外,当年你被你姑姑救了以后带到了法国,然后一直在法国生活学习,直到你订婚前夜,一场大火烧毁了一切,只有你一个人幸存,然后你就千里迢迢的回国来了,大致是这样吧!真抱歉,让你又想起过去的事情了。也难怪上次你怎么也不愿意提起这十多年的事情,孩子对不起啊!”

  “我没事,旗穆伯伯!”其实这十多年的过往当初要说的话也没关系,曾经组织为了掩盖我在组织的身份,毕竟还是需要用一个普通人的身份存在在这个世界上。所以旗穆倾天能查到这些背景,是很早就已经计划好了的,只是没想到有一天这样一个假背景解决了我现在的困境。

  “安小溪,既然你是我儿子选中的人,我只想知道你对我儿子到底抱什么态度?”

  虽然我知道沐槿枫不是普通人,可是自从知道沐槿枫实际是将军之子,我难免还是有些惊讶,怪不得第一次见到沐之渊时,那迫人的气势是当时在场所有人都没有的。这是第二次见到沐之渊,虽然旗穆倾天将我的身世简单说了一下,可是从沐之渊的眼神中,我显然还是没有洗脱嫌疑,就因为我曾经救过沐槿枫,既然能救他,说明我肯定不简单,而我的交友圈子估计也被他调查了个遍,那么这位沐大将军究竟知道多少?

  “沐将军,请恕我冒犯了,我知道无论说什么,您可能都不会完全相信,但是我会用自己的行动证明!”

  “是吗?我儿子可是为了你放弃了家庭,你用什么作为代价?”

  沐之渊言语中的讽刺我不是没有听出来,“沐将军,对于一个一无所有的人而言,还有什么可以放弃的。请允许我的大言不惭,如果沐槿枫因为我,放弃了他的家,那么我会和他创造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家。但是,如果您让我劝您儿子回家,很抱歉,我无法做到,在您看来也许我很自私,但是正因为您儿子选择了我,如果我轻易的放弃他,我想您也会觉得您儿子看错人了。”

  沐之渊明显愣了一下,然后渐渐地嘴角勾起一个细小的弧度。原来沐之渊只是为了试探我,待他正要说什么的时候,校长室的门突然被粗鲁的推开,“小溪!”

  “槿,你......”我被沐槿枫像是护小鸡似的拦在身后。

  “爸,你来学校干什么?有事儿就直接找我,不要欺负小溪!”

  “臭小子,有你这么和父亲讲话的么?”

  “可是你明明和我说好的,你......”

  “你问问你媳妇儿,我老人家有没有欺负她?”

  沐之渊的转变是我们谁也没有预料到的,埋怨的语气一点也不像刚刚对我释放冷气的沐将军,就连沐槿枫也呆愣住,“小溪,我爸欺负你没?”

  我瞬间脸红了,我应了就等于承认自己是他们家儿媳妇了,虽然沐之渊的认定让我很高兴,但是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好歹我也是很含蓄的女生,这傻瓜怎么就不知道顾及我的面子,我只好闷闷地说,“没有!”

  “哈哈,我们家小溪害羞了!沐将军,虽然小溪这孩子是孤儿,但是我旗穆倾天敢用人格担保,以后要是小溪做你们家儿媳妇,你绝对不会吃亏,要是我家有儿子,早就让小溪做我家儿媳妇了,不过,小溪做我的干女儿,我也不吃亏啦,既然你已经承认我们家小溪了,我这个做干爹的,也答应这门亲了!”

  旗穆倾天不仅为我解围,还将我认作干女儿,言外之意,如果沐家欺负我也就等同于欺负旗穆集团,对于这个把我当自己女儿对待的人,我一直都很感激,“旗穆伯伯,我......”

  “小溪,我说过,私底下就不用这么生分的叫我,还是说你在害羞?”

  \酷…i匠网●永4\久l"免费+C看‘;小x、说

  旗穆倾天怕我驳了他的好意,但是我安小溪何德何能有这样的待遇?这份恩情,我恐怕只能用我的一生来回报,我颤抖着叫了一声“干爹”。

  气氛和乐融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