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了King室的门口了,整了了一下自己的工作服,露出百分的微笑,左手端起托盘,手臂曲折成90度,右手轻敲响门,“您好,您点的酒水服务!”

  话音刚落,就听见门开锁的声音,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夺过托盘与红酒,放在门边的酒台上,然后又被用力的拽进房间,继续往房间里面走,只来得及听见重重的关门声。看着前面拽着我走的人,我有些无语,“槿,你弄疼我了。”我一边说,一边努力反抗,却不见沐槿枫有任何的松手的迹象,“你这又是演哪出啊?”我有些不满,但是似乎我越反抗他抓的就越紧,“好痛啊,你快松手啦!”我用力拍打着他抓我的右臂。

  这时,他才松开了我的手并转过身,紧紧地盯着我,看着他皱起的眉头,我已经顾不得自己的手腕是否还痛,只因为沐槿枫的表情。他在生气、害怕、似乎还有那么一丝丝的痛苦。我抬起手轻轻地抚平他的眉头,“你怎么了?”那么温柔的声音居然从我的嘴里脱口而出。

  沐槿枫突然把我拥入怀中,“小溪,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

  “有什么话你就直接问我,不要胡思乱想,要是你现在后悔的话,已经来不及了哦!”

  “不,我没有后悔!”

  听着沐槿枫激动的回答,我知道他把我的玩笑话当真了,现在的他一点也不冷静,像一只即将发狂的狮子,十分的危险,我不再说刺激他的话,“我知道的,刚刚只是和你开玩笑的,你怎么了?槿,有事和我说啊,不要憋在自己的心里!”

  静默了片刻,沐槿枫才缓缓开口,“小溪,我好害怕别人把你抢走,就算现在化过妆掩盖了你真正的容貌,但是骨子里依然透露出你的美貌,看着你和那个阿飞,以及那些对你动手动脚的人,我真的受不了,你说我该怎么办才好?”

  我轻轻的推开沐槿枫,笑道,“原来你吃醋了啊,我不会再让自己被那些人碰到的,而且阿飞是我的好朋友,我和他没有什么的。我可是你的女朋友,你难道不相信我?”

  看着沐槿枫松开的眉头,或许已经化解了他心中的那份不安。

  “看来我注定要被你吃的死死的了!”

  “那你是后悔了?”我瘪嘴假装伤心。

  “确实后悔了,可惜天下没有后悔药给我吃!”看穿了我的戏码,沐槿枫居然反过来开始戏弄我了,我不满地对他瞪眼。他却在我的耳边像是承诺一般,“我一点也不后悔!因为你注定是我沐槿枫的女人!”

  沐槿枫说得如此霸道,我羞得往后退,不知道绊到了什么,害我中心不稳要往后倒,唯一伸手救我的“稻草”也被我一起连根拔起了,这真的不是我太重了,而且惯性太强了,还好有地毯铺着,摔倒才不是那么痛。

  “沐槿枫…快起来,要…被你…压死了...”我红着脸推搡着沐槿枫,不敢去看沐槿枫眼里的笑意,因为倒下来后我才发现,沐槿枫上身赤裸着,下身只围了一条浴巾。

  天旋地转,我趴在了沐槿枫的身上,却听见沐槿枫沙哑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现在好了吧!”

  “嗯,现在终于可以正常的喘气了!”看着头顶上的脸,又一阵红晕,我赶紧坐起来,可是慌乱之下,动作更尴尬,我一不小心把沐槿枫唯一遮体的浴巾给扯开了,我匆匆忙忙站起来,背对着他,“厕所借我用一下,在我出来之前赶紧把衣服穿好了!”我飞快的逃进浴室并锁上门,努力的平复自己的心情后才走向镜子,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说道,“慌张个啥呀,不是什么也没有看到嘛。这种情况要淡定,淡定!”我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脸上的红潮终于退了下去,又洗了把脸给自己降温,可是我在浴室里捣腾了半天也不敢出门。

  “小溪,你没事吧?”

  “啊?哦,我没事,马上出来!”听到沐槿枫的询问,我假装镇定,深呼吸一口气,鼓起万分勇气开门,昂首挺胸的往外走。当我看着依旧围着浴巾,并端着一杯红酒坐在床边的沐槿枫时,我吓了一大跳,“你...你...你...怎么还不穿衣服?还有小孩子学大人喝什么酒?”努力让自己说话有点气势。

  “我的衣服脏了,拿去洗了!不过,小溪,你知道你现在的样子像什么吗?”

  “像什么?”

  g&酷匠j网3首,发

  “你过来我就告诉你!”

  我一脸提防的看着着沐槿枫,“怎么感觉像坏叔叔在诱骗小孩啊?你有什么阴谋?”

  “那你是小孩吗?”

  “毫无疑问,当然不是,我成年的那天你在场的!”我回答的斩钉截铁。

  “那不就够了,难道你不想知道答案?”

  虽然我知道那是沐槿枫的激将法,但是我还是慢慢地挪动我的小身杆儿来到沐槿枫的身边,看见沐槿枫向我招手,我弯下身把耳朵凑过去,似乎怕我逃走,沐槿枫右手环过我的肩膀,只听见他邪笑道:“你刚刚的样子好像一只炸毛的小猫,真可爱!”

  我侧头怒瞪,表示不满,正准备反驳,嘴就被封住了,伴随着一句“你不知道有句话叫好奇害死猫吗?”这话真让我气闷,可满腔的愤懑却只能淹没在这个温柔的吻中,可我就是那么地不解风情,我一个用劲,将沐槿枫推开“骗子,坏蛋,色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