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图片和视频?”听着沐槿枫质问,我知道他非常生气,而我也只能低着头,不敢看在座的各位长辈。

  “你还敢说?昨天一夜未回家,我还没问你,你倒先质问我?”沐之渊冰冷的声音,让我觉得掉进了一个大冰窟。

  “我刚刚不是和你解释过了,小溪的脚受伤了,我送她回家,后来比较晚,我就没有回家。”

  “那为什么不打电话告诉家里一声?哼,脚受伤了,是真受伤还是假受伤?一个女孩子晚上不回家,却睡在树下,而且还做出那种事情?”

  “抱歉,这件事是我的疏忽。但是,我和小溪绝对没有做那种你们所想的事情!”

  更新{$最快hl上酷◇7匠u网

  “无风不起浪,那这视频和照片难道是假的?”

  “我......”

  “好了,小槿,你爸现在在气头上,你就少说两句。沐,你也别生气了,这么多孩子在这里,尤其是这孩子,多少要顾忌这孩子的感受!这图片是真是假不是我们评判的,至少要先问问孩子他们真实的情况再决定!”我微微抬起头,刚刚说话是景逸的父亲,和景逸一样长着一张娃娃脸,似乎岁月也无法改变他的年龄,只是看起来比景逸多一份成熟。

  “就是,看着这个漂亮的孩子我倒是挺喜欢的,倒想让她做我们家的儿媳妇!”说此话的是金承言的母亲,没想到中文说得这么顺溜,“小溪,刚刚的视频真精彩,都让我流眼泪了,看好你哦!小槿小时候明明长得很可爱,却总是摆着一张扑克脸,这个视频里面的小槿却不一样哦!看到你要摔倒时的紧张,还有与你的深情对望,最喜欢的是他那个坏笑的样子哦!真的好有趣哦,我......”

  “妈妈,你话太多了!”

  “臭小子,你居然敢这样说你妈妈,还有说过不准叫我妈妈,要叫我姐姐!”

  这对母子的互动,让我展开笑颜,没想到在我印象中温文儒雅的金承言居然也会有急切语塞的时候。

  “小溪啊,看了刚刚的视频,我更想让你走入演艺圈了,你演的实在是太好了!”

  “黎伯父,承蒙你看重,我......”

  “好了,黎兄,你那件事还是搁置稍后再说,先说正事,现在毕竟关系到沐家与我们小溪,这件事就由沐将军做主!”

  “爸,你怎么......?”旗穆凌的反驳被旗穆倾天微瞪给咽回口中。

  “小溪,你可有异议?”

  “旗穆伯伯,小溪没有任何异议!”

  “既然这样,那就请沐将军开始说一下自己的想法,毕竟你是当事人的父亲!”

  “其实我也不是那种老古董,年轻人互相喜欢也很正常,小槿喜欢你,就算是做父亲的,我也没辙。但是我心中疑惑需要你们做个解释。首先,关于这些视频照片,小槿,你解释一下是什么情况?”沐之渊的语气温和多了,而且也没有再度我释放的那种气压。

  “谢谢爸!”沐槿枫看了看我,我只是对他微微一笑,在场的都是熟人,而且大家关系都还不错,相信沐槿枫能明白我。

  “关于第一个视频,正如各位看到的,其实只是一场闹剧。我和小溪是在两个月前认识的,小溪当时救了受伤的我。在我醒来的第二天,其实我有给景打电话,让他给家里人说我暂时有事,不回家。于是,就在小溪家安心养伤,也是在那时,我没有控制自己的感情,喜欢上小溪。大概一个月前,我从小溪家里离开。本以为两个人从此再也不会有交集,可是昨天,我又一次遇见了小溪。虽然刚开始假装不认识,但是当看到小溪摔倒时,我就知道我没有办法放弃小溪,于是才有了后面的事情。只是没有想到小溪为了从我身边离开,会演这样一场戏!关于照片,虽然确实发生了以上场景,但是我和小溪绝对没有做那种事情,逸他们都可以作证!”

  “额,沐伯父,小槿说的是真的,我们确实可以保证他们没有做那种事情,因为......额,我们几个当时就躲在正对他们的树丛里偷看!”景逸说完居然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

  “这种事情我们做长辈的早都看出来了,在商场上混了这么多年,这种小伎俩怎么会不知道,怎么说我好歹也是做娱乐这一块的,而且我们相信小溪这孩子的为人!”

  “谢谢黎伯父,也谢谢各位伯父对小溪的信任!”黎炘的话真的让我很感激,至少让我不再那么羞愧,虽然我知道自己导演的这一场戏,在大庭广众之下,确实有失伤风化。

  “其实你们之间的事情,之前小槿回来已经对我说过,自己的儿子和谁在一起,我从不会干涉,但是我至少需要知道一个人的过往,看这个人对我的儿子是否别有用心?在一个月前,我就派人调查过你,你是个孤儿,也查过收养你的那家孤儿院,但是在你一岁的时候,那个孤儿院就被一场大火给烧毁了,据调查显示,当时孤儿院只少了一个孩子,也是唯一一个可能生还的孩子,那个孩子应该就是你,但是你却从此消失不见。直到去年三月份,你才以安小溪这个身份出现,所以,这段时间你都在哪里?做些什么?为何现在才出现?有何目的?”

  这些问题不仅问得一针见血,还都问得在理,一个同名的孤儿,莫名的出现,任谁都会起疑!虽然旗穆凌的父亲一直没有问过,但是我想他也一定暗地里查过我的背景,也想知道我出现的目的!可是那些事情是我一辈子都不想记得的,我也不想和任何人提起,就连旗穆凌他们我也只是说我从前一直过着黑暗的日子。并不是我不相信他们,而是不想让他们与那样肮脏的世界扯上关系,可是让我想起哪怕一点点过去的事情我都会不由自主的颤抖。

  “爸,我相信小溪是不会伤害我的,如果想伤害我,早在那一天,小溪干脆不救我不是更省事!”说完沐槿枫来到我的身边,抱着我瑟瑟发抖的身子。

  “沐伯伯,请您允许我这么称呼您,我叫旗穆凌,是小溪的朋友,虽然我们认识也才一年,但是作为朋友,我们都觉得小溪是一个善良的女孩,因为他是一个可以为朋友粉身碎骨的人,既然您这么追究小溪的身份,那我就给您讲一个故事吧。一年前,我亲身经历的事情。”旗穆凌的话立刻将我带入了记忆的轨道,心里不免有些担心,难道旗穆凌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只是一直装作不知道!可是,那天她不是被我麻醉了吗?还是......我不可思议地看着旗穆凌,却见她一脸微笑地望着我,仿佛是叫我别担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