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离开时却还是被抓住手腕,我回过头,只见沐槿枫深情地恳求我,“安小溪,我没有未婚妻,那只是他们为了让你彻底死心,彻底离开我而设计的一个骗局,请你相信我,我真的很爱你,当时那个女人把你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的照片摆在眼前,我一时嫉妒才误会你的,当时你看到我和另一个女人在一起,那也只是我为了气你,我不知道那个女人和你说了什么,但是请你相信我,我绝对没有做过任何背叛你的事情,包括你不在我身边的这段时间里,我也没有做过背叛你的事情。关于我们的孩子,我当时真的不知道,你已经有了我们的孩子,还是后来听言说起,我才知道这件事情,所以请原谅我之前所做的事,求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没有你在我身边的日子,我真的就像是活在地狱里!”说完便把我抱进怀里,然后再次用只有我们两个听得到得声音说,“安小溪,既然你演的这么逼真,我怎么能不回报你的期待呢?我就陪你演到底!”

  我们‘真情’地拥抱惹得周围的人女生再一次议论纷纷,只听见有人哭着说,“这位男主好深情啊,女主也真可怜,这种灰姑娘与王子的情节本来只有在电视上看到的悲情故事,没想到活生生的在我眼前演绎着,不知道能不能有好的结局?”

  又有人哭着说,“就是,我从来没见过这么相爱的人,一般都是童话故事里才会出现的,现在看着他们这么深爱着对方,我相信他们以后一定会在一起的!”

  “姓沐的,你还要伤害小溪到怎样的程度?你知道那天晚上我遇到小溪的时候是什么样子?浑身在流血不说,当时还被倾盆大雨淋着,送到医院时,已经是奄奄一息了,一直在病床上昏睡了一个月才醒过来,当她醒过来时却不言不语也不让任何人触碰,当时要不是我们,安小溪早就已经死了,小溪好不容易从那个阴霾中走出来,你何苦这么逼她!”

  “凌,你不要再说了!我......”

  “小溪,对不起,但是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一次重新爱你和补偿你的机会,好不好?”

  听着沐槿枫的深情告白,再加上周围的女生撮合和鼓动,我直觉苗头不对,于是立刻推开沐槿枫,“不,你说我懦弱也好,变心了也罢,我们就这样结束吧!你......”我的话还没讲完,就发生了让大家谁也意想不到的事情,我居然被一个女人甩巴掌了。

  “原来就是你抢走我的槿哥哥!”

  这又是哪一出?看着眼前这个漂亮的女生,我不明白她为何无缘无故地打我,貌似我们从来没有见过,更也没有得罪过她,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被人打过巴掌,正准备反击的时候,却听到她对沐槿枫歇斯里地吼着:“槿哥哥,伯母说过我们毕业之后就会结婚的,自从高一这件事情定下来以后你就一直躲着我,时常不回家,还骗家里人说去言哥哥家或者是景哥哥家,原来你一直都与这个女人在一起鬼混,居然还有过一个孩子!为什么?以前你不是很喜欢我的吗?为什么现在要这样的对我?”

  “馨儿,我想你误会了,我一直只是把你当妹妹的,所以才故意避开你,只希望你能找到自己的幸福然后主动退婚!”沐槿枫对那个女生歉意的说着,然后又看着我,轻轻地抚摸着我被打的脸庞。

  不知道是陷入这个角色太深还是其他什么原因,我一边感受着他温柔的抚摸,一边眼里不自觉地滑下伤心的眼泪,沐槿枫的容颜在我的视线中逐渐模糊,我自嘲地说着:“少爷,您的未婚妻既然来了,我这个无关紧要的小角色也该退场了,希望我们再也不见!”说完我拉着旗穆凌飞似的离开了,剩下的烂摊子就让沐槿枫收拾好了!

  旗穆凌把我拖到女生厕所,关上门,开始质问:“小溪,刚刚怎么回事?起初我知道你是在演戏,但是后来看你的表情和你们两个人之间的互动,难道你说的都是真的?”

  我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神色有些不自然,但是我不想思考那最后一幕自己为何落泪。心里只有一把怒火,可是想想,还是一句话,自作孽不可活,可是那个女生下手还真狠,脸都肿起来了。

  “小溪,你快说话啊,你想急死我啊?”

  “凌,你冷静点,我相信小溪是不会骗我们的,你好好想想,我们和小溪相遇的时间!”苏筱雨冷静的分析道,“但是看你们的表情和互动真的让人怀疑啊!”

  “你们两个之前肯定认识!”宫沫璃一针见血地道出事实。

  我拿起沾了水的手帕敷在脸上,转身看着她们,“没错,我和沐槿枫之前确实认识,但是却相识不到一个月,之前也说好了,以后再见面是陌生人的。”

  “怪不得,当时我问你们是不是认识,你想也不想就立刻否认了。”旗穆凌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可是你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还有那个叫馨儿的女人又是什么情况?”

  “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啊,反正以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还真倒霉,上学第一天就白白的被人打了一个耳光,算了,自作孽不可活,至理名言啊,你们一定要紧记啊!”

  “所以那些事情还是你编造的?”三个人异口同声地问道。

  “当然,不然你们以为呢?”看着他们三个吃惊的表情,顿时笑了起来,“没想到本姑娘演得这么好,看来我天生有做演员的潜质啊,把你们都给唬住了!”

  `A酷9"匠n网X/唯一正版Ta,1I其_他都V是'盗\版v_

  就在我们嬉闹的时候,广播中传来一阵掌声,“开学典礼现在开始!欢迎校长致辞!”

  “糟糕,忘记开学典礼了,赶紧走!”旗穆凌拉着我准备跑,我却挣开她的手,“你们去吧,我现在这个样子怎么见人?不用担心,等浮肿消了我就会回来了。”

  等她们都走了,我才从厕所出来,初入大学的开学典礼我就这样地逃了,反正我也只是一个小角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