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两个就这样面对面看着,谁也不说话,直到旗穆凌打破了我们之间的静默。

  “小溪,你们认识吗?”旗穆凌疑惑地看着我。

  “不认识!”我立刻矢口否认,却又觉得自己回答的太快,于是看着旗穆凌和其它两位姐妹,笑着问:“凌,你的事情解决了么?”

  “呀,刚刚只顾着担心你,差点忘记了。”旗穆凌转过身,走向棕色头发的男生,“我们继续谈刚刚的事情,我再最后一次问你之前的事情,你到底道不道歉?”

  棕色头发的男生一脸嬉笑看着旗穆凌,这样的笑容总觉得似乎在哪里见过。突然想起,这个男生就是那天我过生日和沐槿枫在一起的,棕色的头发下拥有一张看不出实际年龄的娃娃脸。

  “干嘛不说话?瞧不起人?还是说你是哑巴?”眼见旗穆凌似乎要暴走了,棕色头发的男生终于开口说话了,“你叫什么?”

  “我叫什么和这件事有什么关系?问别人的名字之前不应该先报自己的姓名吗?还有你不要故意转移话题!”

  没想到旗穆凌的一句话引起了周围女生的议论,只听到女生一号说:“这女生胆子真大,居然敢挑战景少,而且连景少的名字都不知道,在这个贵族学院有谁不知道有两位贵族少爷,一个是景氏财团的景逸景少爷,一个是旭日医疗集团的金承言言少爷。”

  女生二号说:“就是,这女生还真倒霉,居然挑衅有恶魔之称的景少,这下有好戏看了。”

  “不管你是景少也好还是恶魔也罢,问别人的名字总要先报上自己的名字吧!”旗穆凌扫了那两个女生一眼,依旧一副‘我就是天不怕地不怕,你奈我何’的样子。

  这时,棕发男生慢慢地走近旗穆凌,然后在旗穆凌的耳边用可以让周围听到的声音说,“丫头,你记好了,本恶魔叫景逸,对你......很感兴趣哦!”

  y酷……匠|‘网9正}版首x%发^7

  旗穆凌虽然活泼而且有时喜欢恶作剧,但是从来没有这样被人调戏过,旗穆凌举手就要打这位名叫景逸的男生,却被景逸牢牢地抓住,“呵呵,小丫头生气了,动手打人可不对哦!我已经告诉你我的名字了,你是不是该告诉我你的名字了?”

  “就凭你这样对本小姐,我还就不告诉你了!”旗穆凌拼命地瞪着双眼,“除非你道歉,我就告诉你!”

  眼见两人一直僵持着,没有任何动静,我顿时觉得一个头二个大,这样僵持下去,何时才能远离这里?既然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本着这样的精神,我走上前很煞风景的打断二人的‘深情对视’。“凌,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开学典礼快要开始了!”然后又谄媚地对着棕发男生说:“这位叫景逸的帅哥,麻烦您老高抬贵手,原谅我朋友的无理取闹,从此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小溪,我哪有无理取闹,明明就是他不对!”旗穆凌嘟起嘴站在我身后开始小声抱怨,我眯起着眼睛看了她一眼然后继续谄媚的笑着,“谢谢三位帅哥大人不计小人过!凌、筱雨、沫璃,我们走!”

  为了以防万一,我向宫沫璃和苏筱雨使了个眼色,二人默契的将旗穆凌架走,我紧跟其后,却不料被人抓住了手腕,我拿出所向披靡的必杀绝技——虔诚的微笑,“请问景少爷还有什么事情?”回头却对上了沐槿枫的双眼。更意想不到的是,他凑向我的耳边,用只有我们两个人能听得到的声音说,“安小溪,你就这么不想和我有瓜葛?还真没发现我们相处了那么长时间,影藏在雀斑下的竟是一张绝世容颜,真舍不得放手!”我竟然有些读不懂沐槿枫的意思,但是我感觉到他在生气,却又听到他继续在我耳边低语,“整整一个月你都顶着一张雀斑脸,为何不继续影藏自己的容貌?”

  “我就是这样一直伪装的生活!”我冷冷道,“我的容貌要怎么样用不着你来管,况且你答应过从那天以后我们就是陌生人,不要忘记你的承诺,沐槿枫!”

  谁知沐槿枫完全不在意那个承诺,“安小溪,我以为那以后我们不会再见面,但是我们既然又见面了,你说,这是为什么呢?还有,那只是你自己说的,我可没有答应你,如今我们还是校友,以后请多多指教!”

  看着一脸邪笑的沐槿枫,我的肺都要气炸了,可是我能说什么?我只有奋力地将手抽开,假装成被欺负的模样,“少爷,我求求您放过我吧!”看着沐槿枫有一瞬的惊讶,我心里窃笑,继续装可怜,“我只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孩子,是由奶奶将我捡回去一手拉扯大的,为了报答她的恩情我只有努力读书,也终于考上奶奶一直期望的大学!关于之前您对我的帮助,我感激不尽......可是,那一天,我们之间的恩怨早都已经在那天我离开您时结束了!”眼睛瞅瞅沐槿枫,由最初的惊讶变成了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突然觉得自己好笨,怎么不干脆的走掉,白白地给人看戏。既然都走到这一步了,那干脆玩到底。酝酿了一下自己的感情,眼泪漱漱地往下落,踉跄地后退几步,然后撕心裂肺地吼道:“我真的不想与您有任何的瓜葛,当三个月前您不愿意相信我,还故意把我从楼梯上推下去,狠心地亲手杀死了我肚子里只有一个月大的孩子时,就已经注定了我们的结局!那也是您的孩子啊!”我哭得凄惨,其实也就雷声大雨点小而已。

  “小溪,原来那天我偶然遇到满身都是伤痕的你,就是因为他?那当初你醒来时,不愿意任何人碰你,也不和任何人说话,也是因为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返回来的旗穆凌抓住我的肩膀,对着我狠狠地质问。

  对于旗穆凌的动作,我真的没有反应过来,只见旗穆凌向我眨了一下眼睛继续质问我:“那当初医生说你肚子里的孩子没有了,原来是他的!”我的默认让在场的女生都惊讶地不敢出声,且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我和沐槿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