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进家门,沐槿枫就开始向我道歉,“今天的事情很抱歉,我没想到会造成这样的误会,我......”

  “够了!其实你一开始就知道大家的意思,对不对?你却还故意假装不知道,害我还傻乎乎的问容姐。”我激动地打断他,自己也有一瞬间的讶异,自记事以来从来没有这么生气过,就连上次我也忍住了,可是为何这次我却不能理智,没有忍住不发火,为何这么生气自己也不懂,只知道自己现在心情很烦躁。也许沐槿枫没有想过我会这么激动,看着他惊讶地望着我的表情,我不想给他任何的解释机会,转过身背对他,一时之间我们谁也不说话,也没有任何动作,就这样在玄关一前一后的站着。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觉得脑袋终于渐渐平静,缓缓开口道,“沐槿枫,从今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希望再也不会碰到,就算碰到,我们也是互不相识的陌生人。既然你的伤已经好了,请你尽快离开这里。”说完走进房间,关上门,一动不动地坐在梳妆台前。静静地听着逐渐靠近房门的脚步声,最后沐槿枫只留下有一句“对不起”便离开了。

  为何他的对不起让我心痛?恍惚间,镜中似乎有一丝红光一闪而过,就好像是那一瞬的心痛,无法言表,复又扪心自问:“可笑,为了赶他走还用那么蹩脚的借口,自己究竟是怎了?”

  自从那天沐槿枫离开我家,邻居们似乎也默契地闭口不提“沐槿枫”这三个字,仿佛那一个月我只是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不管是梦还是真实的,反正新的一学期已经开始了,虽然两个月前,我挥霍完那高中时代,现在我要继续挥霍另一段时光——大学!

  当我雄赳赳气昂昂的迈入贵族学院大门的那一刻,突然听到一阵急刹,带起的灰尘到处飞扬,只见前面停了3辆跑车,然后走下3个男生。一时间整个马路被围得水泄不通,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肯定是花痴群。正准备进校门的时候,又听到一声喇叭的声音,大概是因为马路被堵车子无法行走了吧。不过这个马路很大,4辆大卡车并排走都不会擦车,这条道可是专门供着学院的富家子弟开车接送用的,其他的车子都是不得进入的,不过,这都和我没关系!

  “亲...爱...的...小...溪...”

  神啊!这旗穆凌可不可以不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大声呼唤我的名字!回头一看,旗穆凌开着她最喜欢的跑车向我挥手,车上还坐着苏筱雨和宫沫璃。还好大家被之前的那三个人给吸走了眼球没有注意到这边。我走过去,手握在一起咯咯作响,“旗穆凌,新的学期刚开始,这么快就想被虐死,姐姐我不介意现在就送你一程!”

  “小溪,我错了!保证不会有下次了!”旗穆凌举手告饶,“不过,小溪,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

  “什么事情?”

  “刚刚有三个人超我们车,其中有个棕色头发的特别可恶,还说我是黄毛丫头,姐姐我那是黄毛,明明是亚麻色,呸呸呸,根本不是颜色的问题,都是被他气的!”

  看着旗穆凌一脸气愤又胡言乱语的样子,实在好笑,我看看筱雨和沫璃,只见二人都是点头,“好吧,我想你们说的人应该就是现在制作交通故障的三位。”

  旗穆凌眼神犀利地望着前面,然后在车上狂按喇叭,在连续几声喇叭之后,前面的人群很有默契的让出一条“走道”,旗穆凌开门下车关门,动作一气呵成,再加上今天身着红色阔领印着黑色骷髅头的无袖T恤和黑色紧身裤,当真是帅气十足,一副大姐大的样子,筱雨和沫璃紧跟在她身后,我慢悠悠地走在最后面。

  只听到周围的女生在窃窃私语,女生一号疑惑地说:“这4个女生是谁啊?没见过呢!”

  女生二号淡定地说:“大概是新来的吧!”

  女生三号陶醉地说:“啊,那岂不是竞争对手有增多了!哎,不过像姐姐我这么貌美如花的美人肯定是比不过我的,就连景少爷和严少爷,最终还是会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

  女生四号不屑地说:“就你这长相?烧饼脸上还有几颗芝麻,肥猪的肚子和大象腿也想要让景少和言少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真是痴人说梦!”

  A最hY新章●节Z{上B酷C匠网

  听了这么经典的评论,我实在是忍不住噗嗤地笑了,并笑得越发张扬。

  “死丫头,你突然大笑什么?”我实在笑得喘不过气,只听到那女三号继续在咆哮:“刚刚的对话你是不是偷听到了?”

  我抬头看向声音的发源地,不知道刚刚是哪位女生做出的评论,我一定要拜师,看这长相,评论的还真贴切!女生三号见我依旧笑着并不回话,突然见他狰狞地吼道:“死丫头,问你话呢!”

  我眼神一凛,满脸嘲笑地望着她,“不知道这位烧饼脸上还有几颗芝麻,肥猪的肚子和大象腿并自称是貌美如花的美人,就连景少爷和严少爷最终会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如花姐姐叫我这个死丫头有何见教啊?”

  我的一番话顿时像颗炸弹突然丢在了人群,炸开了锅,周围的女生三三两两的开始评论着并且开始大笑起来。

  女生三号见大家都在嘲笑她,不顾三七二十一,突然发疯般地朝我扑了过来并向我挥起了她的“象蹄子”,心里十分郁闷,开学第一天就闹得沸沸扬扬,以后还怎么在学校生活哦,以后一定得低调!我准备抬手奋力格挡的,但是女生三号却像是被什么绊倒一样,整个人向我倒来。

  开玩笑,年纪轻轻我还不想被砸死。我向后跳开,但是好像踩到石头了,脚一滑,心里顿时那个悲啊!老天爷,你不是这样整我吧!完了,完了!明天新闻头条,贵族学院某某某大一新生因起争执不幸被对方压死,肯定成为全世界的笑柄。我不要这样悲剧的升天,众位大神啊,快来拯救我吧!

  奇迹还真的发生了,有人抓住我的胳膊,将我向后扯,然后又是一阵天玄地转,听到重物砸地的声音,同时也感觉自己摔在比地板要软一点的东西上面。

  “小溪,小溪......”

  旗穆凌在叫我,还有筱雨和沫璃,好像还有......我缓缓睁开眼,不习惯突然进入眼里的光线,眯着眼睛终于看清楚了。

  “喂,你还要在我的身上躺多久?”

  我立刻弹起身,“谢谢!”我和面前的男生对望着,心里有种说不出的什么感觉,有点高兴,有点紧张,有点抗拒,但是直觉告诉我,这样的情绪很危险,极力压抑着心里的波澜。沐槿枫,我们又见面了,这世界还真是渺小,原来我们在同一所学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