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间,沐槿枫已经呆在我家休养了近一个月,邻居们也都知道我捡了一个大帅哥回来,但是都只是听雪姨说过,没有见过,因为一直被我雪藏在家里!

  周末的清晨本是如此的惬意,却在此时传来不适宜的吼叫,“大面瘫,你去死!”

  家住二楼的雪姨正在浇花,听到这几天每日的清晨一吼,感叹道,“这就是青春啊!”还不忘冲着住在三楼的我喊话,“小溪,女孩子一大早气血这么旺盛可不好哦,小槿,你虽然年轻,但是一大早就和小溪做太过激烈的运动对身体不好哦!”

  “雪姨,我知道了,我会让着小溪的,绝对不会让小溪受伤的!”

  听见沐槿枫和雪姨的一唱一和,我觉得我的血压彪彪往上升,“沐槿枫,谁要你让我啊,就算你不让我也可以搞定你,还有雪姨,请不要一大清早就发表这么大声的感叹!”

  我不知道我的回话顿时让听到这段对话的人无不喷鼻血!

  “沐槿枫,你不准让我,我也不用你让,就算你使出吃奶的劲我也不怕!哈哈......你看你,现在还不是照样被我压在下面。”我开心地冲着沐槿枫喊道。

  看着窃笑的沐槿枫,我的火更大,“你还笑,看我不虐死你。”

  我更不知道,这个周末的清晨,因为我的话却让很多人差点失血过多而死,就连百毒不侵的雪姨都因为我的话流出了鼻血,“哎,小溪最近是越发的强悍了,看来我老了。”而我更不知道,因为这段对话,住在周围的邻居给我取了一个外号,叫作“溪女王”。

  今天难得休息,不用上班,我总觉得我似乎忘记了什么事情,但是怎么也想不起来。

  “大冰山,玩了一个早上了也该起来活动活动了,不如我们一起不去买菜吧!休养了一个月也该透透气了。”我愉快地建议道,心里却打着小九九,因为好久没去超市了,家里啥啥也没有,现在有这样一个免费的劳力不多使唤使唤不行呀。

  沐槿枫面无表情的看着我,我读出了那张脸的意思,无语。

  我装作没有看见,开开心心地出门去,只是很奇怪的是,周围的邻居碰到我和沐槿枫就露出一脸的坏笑,或着是互相的交头接耳,大家奇怪的样子让我心里很不踏实,于是走回大冰山身边,撞了撞他,“大冰山,你有没有觉得今天大家看我的眼神不一样?总有种说不出的怪异。”

  我苦恼的皱着眉头,怎么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酷匠^网b正版Y首Kw发;*

  这时,迎面走来的李叔看到我,李叔名叫李黑,家住在我那栋楼的一楼,只见他对冲坏笑,“哟,小溪和你的男朋友出去逛街吗?这就是传说中你的男朋友,看来雪姐没有夸张,长得确实挺帅的!”

  不知道为什么,被李叔这么一说,我却有些害羞,急切地解释道,“不是的,我们只是去买菜,还有李叔,他不是我的男朋友,你别听雪姨瞎掰!”

  “哦,这样啊,可是不是小两口怎么一起去买菜呢?我知道小溪肯定是害羞不好意思承认,李叔都明白!啧啧......小两口真恩爱啊!”李叔一点也不听我的解释。

  我额角开始冒青筋,但还是再次强调,“李叔,我和这座冰山不是小两口,如果是真的我也不会不好意思承认,你不要听雪姨胡说!”

  “唉?这跟雪姐有什么关系?雪姐跟大伙说什么了?”皮肤有点黝黑的李叔一脸疑惑。

  我眯起眼睛看着李叔,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个所以然来,但是大家都知道李叔是老实人,既然他说不是那肯定不是,但是我还是想从李叔口中再次得到证实,“真的不是雪姨说的?”

  “我骗小溪干嘛,雪姐就只说你绑回来一个帅哥,不过李叔相信小溪的为人,事实肯定不是这样的,所以我想你们肯定在交往,只是不好意思说,现在还没有公开,我都理解。至于是不是真的,我们都是成年人,也都明白,今早我们大家都听到了,我能理解,青少年总会有冲动的时候,但是平时还是低调点,也悠着点,李叔我还有事儿,就先走了,就先不和你多说了,改天我们再聊。”说完李叔飞似地跑掉了。

  没走几步就碰到前两天度蜜月回来的龙威和容晴,看着龙威手里一大推的东西,应该是刚从超市回来的,我开心的打起招呼,“容姐姐,龙哥。”

  也许是两人之前低着头在说笑,没有发现我,听见我的叫喊,抬头便立刻准确的捕捉到我,只见容姐姐松开龙哥的手臂,突然像是打了鸡血似的冲向我,“尊敬的溪女王,今早过的愉快吗?”

  我瞟向沐槿枫,他看看我然后一脸事不关己的瞟向一边,我笑着说,“非常愉快!”

  “啊”容晴一声尖叫,眼睛不停的在我和沐槿枫只见打量。

  “怎么了?容姐姐。”我再一次不解。

  “不愧是小溪,不对,以后应该改口叫你溪女王了,”说完,转身抱着龙哥的手臂一边往家中走,一边撒娇道,完全忽视我的问题,隐隐约约听见,“阿龙,以后你也要像小溪的男朋友一样宠我,不对,要比这更加的宠我,也包括我们......”后面的话因为他们已经走远了,所以听不到了。

  “大冰山,我现在完全摸不着头脑,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为什么大家看我们的眼神是那么的古怪?感觉......很暧昧。还有为什么叫我溪女王?”

  “你都不知道,我怎么会知道?我又不认识那些人。”

  我看沐槿枫眼神有些闪躲,我猜他应该是知道什么了,但是不愿告诉我。既然他不说,那就算了,我总会知道的。但是不管是前往超市还是买完菜走在回家的路上,大家都会叫我溪女王,看着我和沐槿枫的眼神都是这么的“不怀好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