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正在努力帮我拖延时间的冰山,我随手甩出3根银针封住冰山的3处穴道,又甩出6根银针直逼那两个保镖。果然不出所料,那两个保镖迅速的向后闪。我迅速冲到冰山的身边,扶住他的身体,把他移到墙边,看着已经昏睡的冰山。我拔下发簪,紧紧的握在手中,露出嗜血的神色,“不好意思,让你们看到小女子这副样子,所以......今天你们必须死!”

  我趁那两个保镖愣神的瞬间,闪身到他们面前举起发簪,迅速划过他们的脖子,不带一丝血。然后慢慢地走向秦寿,我邪恶的笑道,“嘿嘿,我突然改变主意不让你死了,否则今天这九条人命没有人背了!”

  “没错,这九人都是我杀的。”秦寿突然痴痴地一直重复着这句话。

  看着他的表情,我冷笑,转过身走向冰山,却突然发现有个躺在地上的混混在微微的发抖。我也懒得理会,径直走向冰山把他扶起,“你就不要在装死了,检查一下还有活的没有,秦寿坐牢还需要靠你指正呢!聪明的话你应该知道怎么做,最后提醒你一句:忘记今天的事,否则......”话我也不挑明,如果是聪明人应该知道自己该怎么做,见他已不在颤抖的身体,不免对这混混有些赞赏,“另外如果找不到去处了,就来夜魅酒吧!你知道在哪里吗?”

  “知道。”尸体中传来微弱的回答。

  我嘴角勾起一个弧度,“装死也要有职业道德,死人居然也能说话!哦,对了,我已经叫救护车和报警了。应该快到了,可别让自己失血过多死掉了哦!”说完便扶着冰山离开这个充满血腥的巷子。

  回到家差不多凌晨两点了,把冰山丢到床上,便径自走向厨房找水喝,舒服的叹了口气,“今晚看来不用睡觉了,这个18岁的生日还真是让人永生难忘啊!”

  放下水杯,转身回到房间,看着躺在床上的冰山,开始整理浑身是血的他,所幸银针封住了他的三处大穴,伤口已经不再流血。拿出医药箱,开始慢慢清理他的伤口,清理完他的伤口,换上干净的床单,需要“毁尸灭迹”的都不存在了,当所有的事等我全部收拾完已经5点多了,天也渐渐的亮起来了。

  “额,好热。”冰山开始不安地在床上梦呓。

  我走上前,探探他的额头,果然发烧了,倒了杯热水让他喝下退烧药,然后一直用冷毛巾给他敷额头。忽然我的手被他抓住,只见他睁开紫眸,眼睛死死地盯着我,仿佛要把我看穿似的。突然我感到天旋地转,当我反应过来时,我已经躺在了自己的床上,双手被冰山按着放在脑袋两边,而冰山悬在我的正上方,依旧用他的紫眸死死的盯着我,那深邃的紫色像是漩涡一般,吸引着我沦陷。

  “喂,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的救命恩人的?”

  对于我的质问大冰山迟迟没有回答,就在以为我们维持这样的姿势过一夜的时候,冰山只是吐出了三个字:“沐槿枫。”

  “什么?”

  “名字。”说完就倒下睡着了,留下满脸莫名其妙的我。最后,我还是知道了他的名字——沐槿枫,很好听呢!

  不知不觉我也睡着了,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4点了,看了看身边的人,沐槿枫依然安静的睡着,而我的心却有一瞬间的不宁静,“唉,昨天太累了,居然就这样睡着了,大家都是少男少女,容易冲动啊,这样睡在一起太危险了。”

  “噗!”沐槿枫笑了出来。

  其实我知道沐槿枫已经醒着,只是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何要说出那样的话,兴许和旗穆凌他们在一起时间长了,厚脸皮的功夫着实练到家了吧,于是装作很是惊讶,“呀,原来你醒了。”我从床上坐起来,瞟了一眼沐槿枫,“既然醒了,那你可以走了。”

  “真冷淡啊,把我带回家,还一起睡了一个晚上,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了!”

  沐槿枫略带嗔怨的语调一时让我语塞,翻翻白眼,懒得理他。

  “原来你也有语塞的时候!”

  看着沐槿枫那高傲的样子,真想扁他一顿,“我不知道冰山除了会释放冷气外还会吐槽,更不知道冰山也会说出这种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也更不知道冰山居然一觉睡醒会转行不做冰山了。”手捏住沐槿枫的下颚,左右看看,然后再瞅瞅他的身体,“不过,凭你的长相和身材,不做冰山也行,去当牛郎绝对的比冰山能赚钱!”

  “我性格本来就是这样的,只是昨天刚与家人吵架出来,心情不好而已。”沐槿枫看着安小溪,忽又邪笑道,“那你会包养我吗?”

  看了眼前故意一句带过昨天事情的冰山,“不好意思,我没那么多的钱,包不起你,更养不起你!”

  《酷“匠网0唯}}一.正/版"o,k6其他)A都F是g6盗dV版)

  “那我养你,并且免费的让你包,你看行不行?”

  “你.......算了,看你那么精神,应该不会有大碍了,没事就赶紧走人,我家可不是爱心工会,专门收留难民。”翻身下床,“如果感激我救了你,那你就更要快点走,你走了才是对我最大的回报!”

  “好吧!但是,我总得穿衣服吧。”

  “额......”扫了一眼现在裸着上身的沐槿枫,“不好意思,昨天你的衣服上全是血,我懒得洗就全部扔了。”

  “这可不是我不愿意走,你总不能一大早就让我这个伤患在街上裸奔吧,而且还从你家走出去,你想想别人会怎么认为?”

  深思了一下沐槿枫的话,觉得说得也有道理,“好吧,等我给你带衣服回来你再走,我现在要去上班,你不要到处乱动,免得伤口裂开,另外冰箱里面有吃的,饿了自己在微波炉里转一下吃。”

  “那你呢?”

  我瞟了一眼沐槿枫,“我要去赚钱养活自己!哪像你,含着金钥匙出生,不知钱为何物吧!”说完就随便收拾了一下就出门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