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乱入倚天屠龙记(10)

  这样两个人死就死了罢,活着也是于人无益,浪费粮食。若是得知张无忌见死不救,说不得就会联手制服他,他若不从,被取了性命也极有可能。

  而我并不担心张无忌为此错失机缘,凭他无双男主的冲天气运,只要他有心求生,相信随便从昆仑山哪个坡上滚下去也能砸出个窟窿,掉进那肚子里缝着九阳神功的猢狲所隐居的福地洞天。

  两个人绕过山坡回到大路沿,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松了口气。

  我戳张无忌:“这江湖危险重重,步步杀机,一招不慎,万事休矣,你爹妈和义父当年的许多恩恩怨怨,你不会只记得一句越漂亮的女子越会骗人罢?”

  张无忌摇头:“医者悬壶济世乃是本分,习武之人更应该心怀侠义正道,急人之所急,救人于危难,我却为了一己之私弃人于不顾,自觉德行有亏。”

  我哈哈一笑:“我曾听过一个农夫与蛇的故事,与你这德行好有一比:农夫将雪地里冻僵的毒蛇揣在怀里,予其温暖,活其性命。毒蛇睁眼的第一件事,却是张口咬死了农夫。农夫固然无错,毒蛇咬人却是本性使然,我若是那农夫,便掐了七寸断蛇头,开膛破肚取蛇胆,才不妄天公作美。”

  张无忌愕然无言以对。

  我斜他一眼:“你只心存行善举,却不知见恶不除,乃是纵虎归山么?来日危害无辜皆因你今日未除之恶果,这份因果你又背不背负的起?”

  张无忌怅然看了我一会儿:“是了,我一直觉得不悔妹妹你虽然待我极好,其实并不喜欢我,想来便是因为这个了。”

  我拉着他的手下意识紧了紧,翘着下巴恶意笑:“怎么?你现在后悔发那样死都不得解脱的毒誓了?晚了!”

  张无忌叹气,也紧了紧我的手,表情很是无奈:“我倒是不后悔,只是你这样日日对着一张自己厌烦的脸,未免难过。”

  我哼一声:“要你管了?你是武林至尊么?”

  张无忌笑:“若是武林至尊真能号令你,我去冰火岛借了义父的屠龙宝刀命你喜欢我,那也值啦!”

  我撇嘴:“我为何要喜欢你?为了你不久毒发身亡时候伤心欲绝一番吗?”

  张无忌:“……我不会那么快死的!”

  我摆手:“我知道。”

  张无忌:“你怎会知道?”

  我无奈:“你才话音刚落啊,我没长耳朵吗。”

  张无忌:“……”

  见他再度陷入间歇性忧郁,我也懒得理他:我这样一个下里巴人,会陪你聊那样忧伤且掰扯不清的话题?我又不是没病。

  近晚落霞,夜临霜降,呱呱的鸟叫声从远方传来,前面林子里的小镇隐约可见屋角和人烟。

  我一路走着,挥着玉箫在脚下道边的草里瞎拨拉。

  张无忌注意到,问:“你干嘛呢?”

  我想了想:“打草惊蛇。”

  张无忌:“……”

  我提起箫在手里换着花样的玩,嘴里念念叨叨:“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

  断肠人在天涯。

  瞥眼看看旁边张无忌,他一直拉着我的手,走路走的掌心里全是湿汗,见我看他,便微微笑:“不悔妹妹真是个雅人儿,通音律,还会填曲辞。”

  我……我很慌张!我记得我的人设是下里巴人啊,崩坏了吗?这张无忌到底是何方神兽?他眼里的我到底是个什么鬼啊?!

  过沙河镇时候我用剩下的一点银钱买了吃食,顺便看看詹春和苏习之有没有投宿那家客店。并没有,我想了想,大约是没能成功的掺和进来,已经被剧情遗弃了。

  两人啃着烧饼,没在镇上多做停留。因为张无忌虽然已经十四五岁,在当时来说不算个孩子了,无奈他命在旦夕又营养不良,看起来不具威胁,我们这一路行来,但凡路过稍大一点的城镇,总少不了被人这样那样的觊觎,以至我二人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一直更倾向于荒餐野宿。

  荒野有荒野的好处,山中无日月,有火就安全。

  冬去春来,寒暑交替,那年出了沙河镇进入豫西秦岭山脉,往昆仑方向,突然有一天我发现钱花光了之后竟仍能有吃有喝,山菌草药兽皮还能换点盐巴,零花钱,并且总能很神奇的轻易避过各种江湖纷争。

  后来我用主角的意志解释了这一切,从此只用平均每天不足半百里路的脚程,走的忘乎所以。

  然后由于支线剧情之昆仑派阴私大冒险被我截胡,没能搭上詹春的顺风车,西去昆仑的路程被我和男主的意志硬生生拖延了将近三年。

  这个真不怪我们,那怕是我所得的剧透里,也只说昆仑山中,明教占有七巅十三崖,其中又有杨逍独拥一座坐忘峰……谁他吗知道是哪一座啊!

  明教教众多在中原造反起义,总坛内部四分五裂,各自为政,没一个善茬儿。

  昆仑山脉绵延近三千公里,远离中土,地广人稀又未开教化,打听个寻常人通常是连明教都没听说过的。

  我俩的心态反正也都是有一天算一天的活着,老神在在。倒是把个剧情君急的够呛:张无忌死期将近,再不把《九阳神功》送到他手里,这个世界就完了。

  不入江湖我不太能直观感受到剧情君的心力交瘁,都是小明描述给我的,据说它很想弄死我们,但甚至不敢扔一个坏天气或断我们一天粮,战战兢兢的唯恐张无忌活不到练《九阳神功》。

  在剧情君用尽一切办法终于将杨逍送到我们眼前的那一天,我尝到了一丝皇帝不急急死太监的快感。

  小明说:“救世主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这分明是抱到了金大腿的酸爽。”

  3M酷◇&匠#网a~唯g。一正l版,7,W…其他tX都-是L盗!b版{i

  很久很久以前她迷上了比张无忌英俊,潇洒,高帅富的宋青书,久已不到我这边打卡,签到,刷存在感——作为对她严重缺勤不满的表态,我无视了她:我是你想撩就撩一把,不想撩就能长时间扔一边不闻不问的妹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2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