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摇摇头:“大和尚他们是要做一番事业的人,没有很多时间浪费在我身上,我不会让他们勉为其难陪我走一趟明教总坛,你愿意陪我甚好,咱们路上做个伴。你若是死了,我也会看在相识一场的份上安葬你。”

  张无忌拼命忍耐,终是泪落纷纷。

  我心里喟叹一声:“那你便立个誓罢,我们建立关系,不再是萍水相逢,随缘聚散。你愿不愿意?”

  张无忌:“好,你要我立什么誓?我都答应你。”

  我看他:“生即不离,死亦不弃。你能做到么?”

  张无忌肃然道:“我能!我张无忌从今往后会尽全力照顾,爱护你,若有人欺侮你,跟你为难,不论是多厉害的人,我宁可自己性命不要,也要保护你周全,让你平安喜乐,至死方休!”

  我认真补充道:“要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

  张无忌笑道:“好,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

  我仍不放心:“要一直在一起,若是意外分开了,你但有一息尚存,便要竭尽全力回到我身边。”

  张无忌仍笑:“那绝对是当然的,不在你身边还如何照顾,爱护你,又如何知道你有没有被人为难,欺侮?”

  曙光将个破败的寺庙涂满金辉,他的笑容忽的异常柔软,如这半夏清晨的骄阳,落在脸上热烘烘的。

  我定了定神,心说看吧,他就是这种人,他没有喜欢的类型,也没有什么期望值和原则性要求,他只是缺爱,你说爱他,他便也爱你。

  随着年岁增长他也会慢慢学着分辨真情假意,却又不论真假,他都不会伤害任何人,而他的无害,恰是无招胜有招,谁真的爱了他,谁就水深火热,只他一个人生大赢家。

  我并不认为这誓言能让他像狗一样只忠于我一个主人,他其实更像一只性子慵懒平和的猫,不挠人,但跟所有的猫一样喂不熟,而我对猫向来有种出于同性相斥的厌恶。

  来日方长,我若是着实克服不了自己内心的膈应,就让他去冰火岛之前娶了小昭,反正他二个才是贱人配狗,天生一对,近乎自恋的欣赏着对方的善良和胸襟!

  想通后我揉揉眼睛,薄凉的笑笑,拆下扎袖口的带子末端缀着的福袋,里面裹了一粒金豆子。

  张无忌看的略傻眼。

  我踩醒朱元璋,把金子给他,让他找人给我买点金疮药,这年头没有破伤风针可以打,外伤还是及时治疗的好。

  张无忌忙道:“我去好了,我识药。朱大哥他们被朝廷悬赏通缉,白日在城里活动不便。”

  徐达迷糊着指我:“你也不要去,这样圆胖太招人眼了,会被吃掉的,肥羊羔……”

  说着又睡过去……你不说话真的没人把你当哑巴!

  张无忌有主角光环护体,我当然放心他不可能被吃掉,便由着他独个儿去了。

  一夜不眠,我正长身体年龄,困的厉害,强打起精神趁他不在,把铁焰令给了朱元璋,并向他安利明教教义和光辉事迹,又用一套压箱底的八卦排兵布阵图诱之以利,问他愿不愿意加入明教,从一个凤阳小逆贼升级逼格高大上的专跟昏庸朝廷对着干的大反贼——反正都是个死罪,不如索性活的轰轰烈烈。

  看Bw正0版p?章节☆上酷●m匠`网…

  朱元璋:“你到底是谁?”

  我深沉脸:“我是光明左使杨逍之女,我妈纪晓芙拜在金顶峨眉学艺,峨眉掌门灭绝老尼恋慕师兄孤鸿子,这孤鸿子却被我爹活活气死,她便丧心病狂要我妈假意对我爹曲意逢迎,得他欢心,再趁他不备将他杀了。妈不同意,灭绝老尼一怒之下就把我妈给杀啦,还要斩草除根,我命大死里逃生,这就要往明教总坛去。”

  朱元璋:“你只管去你的也就罢了,管我入不入明教?你这还没入明教就开始发展自己的势力啦?你野心不小,哪个九岁的娃娃有你这样心计?你就直说了罢,你到底是谁,别打那些没用的马虎眼子,灭绝老尼和她师兄什么关系,佛爷没兴趣知道。”

  ……我讨厌聪明又多疑的人:“其实我练了和天山童姥一样的返老还童功。”

  朱元璋唬了一跳:“当真?”

  我面无表情:“说真话你不信,说假话你偏要信以为真。”

  朱元璋:“佛爷宁愿相信更像事实的假设。”

  我:“哦,那我是毁灭这个世界,带着剧透魂穿过来的。”

  朱元璋:“……?”

  他懵逼脸表示有听没懂,两个人吃了点剩饭当早餐,这人精打的一把好太极,我二人扯了好一会儿的淡,最终也没拍板定论。

  我气急,暗暗咒骂:艹了,他在娘胎里发育时候一定是光顾着长脑子了,才丑的娶不上媳妇只能打江山当皇帝!

  皇觉寺不是可以久留之所,张无忌回来时内服外用的药买了一堆,杨不悔这九岁小身板还没发育,被我大大方方脱的只剩下肚兜和小裤,露出后背和肥嫩的藕节似的四肢,让他给我处理伤口。

  朱元璋连忙躲出去:“才说你稳重不像稚童,这会儿又天真烂漫了。我去煎药。”

  只是民风剽悍而已,我装无辜不懂事。

  张无忌被他说的微微红了脸,顾左右而言他:“你昨晚突然发狂之后我诊过你的脉象,也留心回忆了这几日来的饮食和接触之物,并不是中毒的症状,该是一种精神刺激导致的情绪失控,我买了点宁心安神的药给你煎服,都是寻常药物,想来也是治标不治本。”

  我点头:“这个你不用管了,我心里有数。”

  张无忌:“这种情绪失控肯定事出有因,也许我能……”

  我摆手:“少啰嗦!”

  张无忌:“……不悔妹妹你这是讳疾忌医。”

  我捏住他两边薄薄的脸皮扭扯:“你还说!”

  张无忌苦笑,疼的龇牙咧嘴还口齿不清道:“你果然清楚的话,至少告诉我症状诱发因素,咱们才好避免,我可没有朱大哥那样手段,能一掌刀恰将你打晕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