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你个万年单身狗懂个屁的温柔有情趣,待全天下人一般无二的温柔有情趣,算什么温柔有情趣?这种喂不熟的狗我才不养!]早已被剧透一脸的我深深知道主角光环不是那么好蹭的,端看张无忌领着小杨不悔去明教总坛找爹这一路所遇的艰难险阻,十回有八回都是因为他滥好人。

  我是个信奉以德报怨,何以报德,常常还偏狭的有点恩将仇报的精分,诚然张无忌温吞敦厚,海纳百川,在我眼里却不过是个为敌为友都无所谓的存在:反正他待这两种人无差别——我极不爽。

  我要是什么都不干,只专心攻略他,至少在凤阳府被华山派的人当嫩羊肉倒吊树上,到昆仑派挨何太冲那老匹夫的俩大耳刮子,肯定都是跑不掉的——我想起来心里都委屈死了,彼时的张无忌还跟杨逍歪缠不清,非要放过那老匹夫不可,岂不闻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这个帮凶!助纣为虐!

  还有后来朱武连环庄那帮一心要弄死他,他还一味忍让的人,致使殷离遇见他没几天,就很不幸的被弄断了一双手臂。

  后来被他轻易放过的那些人弄到遍体鳞伤的无辜路人们不胜枚举。他要以德报怨,至纯至善,全不见自己坑队友坑的一鼻子两眼!

  讲真,要攻略这样一个男主,从此踏上各种被炮灰的征途,吾宁死!

  小明醉醉的:“我的亲爹你早跟我说你拿错剧本了啊,隔壁家的忠犬初长成,我这就送你过去罢。”

  我:[再见。]自从发现她是一个比我这精分的神经还脆弱,很容易情绪化碍手碍脚的凡人,我就不太搭理她了。

  我受了刺激也很容易情绪化,但我虐点又高又吊诡,在倚天世界中凡事又都能由着性子所向披靡,这样舒坦的日子,着实令我腻味透了小明这个不和谐的存在。她想扯皮培养感情,我从不买帐。

  小明:“……你这样粉嫩多肉,走不到凤阳县的!”

  我:[愚痴凡人,你智商暴露了。]这一路去凤阳当然不太平,但普通饥民人贩哪会是我的对手?听说许多显贵吃两脚羊会上瘾,我瞅着那瘫在地上失去知觉的人,脏兮兮的,看起来一点都不美味。

  到凤阳府先去了一趟皇觉寺踩点,瞧见朱大方丈第一眼我就认出这必将是一位开国皇帝:长得实在太适合好好干一番事业了。

  完全没有丑到让人吐啊吐的才能习惯,但也没有到轻易就能娶着媳妇的程度。

  然后我做出白天闲逛听戏,晚上睡觉蹲点的计划。

  更};新Ev最,快Rk上j酷匠Q网m

  这年头饭都吃不起,谁还捐香油钱?朱元璋现在还是个法号如净,刚刚游历归来的年轻和尚,日子过的也是捉襟见肘,所以我晚上抱着一只油纸裹的烧鸡贿赂他收留我夜宿皇觉寺时候,他眉开眼笑的答应了。

  朱元璋啃鸡腿:“现在世道这样昏乱,你家大人竟也放心你一个鲜肉团子满街跑。”

  我啃鸡翅:“方丈你莫要装糊涂套我的话,你明知道一般的鲜肉团子哪能知道你这里比那些酒肆客栈安全。”

  朱元璋:“你见过我这样大口吃肉的和尚还觉得安全?”

  我:“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坐的和尚才是有信仰的出家人,方丈你狭隘了。”

  朱元璋:“……肉团子,你叫甚么名儿?”

  我:“我叫杨不悔,实不相瞒,我对周易占卜生而知之,凡事掐指一算,便知吉凶祸福。昨儿个我在舜耕山夜观星象,见紫气东来,帝星临降,跟随天意指引来到皇觉寺,看方丈你天庭饱满,地阁方圆,印堂紫气冲天,正是个大富大贵的面相……”

  朱元璋乐的直笑:“你快说下去。”

  我仿佛听见话外音:忽悠,接着忽悠。

  “……”我无语的看着他:“我没骗你。”

  朱元璋:“管你骗没有骗,我反正听的十分开心,你快接着说!”

  ……这个世界还能不能有一点信任了!

  朱元璋捧着鸡壳子边啃边斜着眼期待的看着我。

  我感到义愤填膺,瞧他啃的欢实,一巴掌朝鸡壳子呼啦过去,朱元璋唰的站起来后退一步,竟躲过了。

  是了,他也是有点粗浅功夫的,我左右看看,拔起他插在旁边的禅杖。桃花岛的心法磨磨蹭蹭练了这几年,好歹拎这么根杖子不嫌重了。

  朱元璋扭头就跑。

  ……这是以为我恼羞成怒不讲理要打他了?

  我大叫:“跑的了和尚跑的了庙么你?”

  朱元璋迟疑的回过头来,满脸纠结。

  “......”我他吗从来没见过比我还臭不要脸识时务的,直让人气不打一处来:“看好了!”

  有些费劲的耍了一套柯镇恶的独门杖法,累得我气喘吁吁,结果把个大和尚震慑的抱着鸡壳子都忘了啃,也还算差强人意。

  我用这根因为要象征身份而没被拿去换饭吃的禅杖杵他:“学不学?”

  朱元璋:“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我背转身:“我从不收徒弟,你想学我教你便是。”

  这个元末江湖的设定,我在第二遍撸剧情时候曾仔细推敲:每个人都三观扭曲,野蛮偏执,性格上的弱点被无限放大,恩怨情仇都肆意的表达:从站在食物链顶端的谢逊,灭绝,黛绮丝,少林空字辈的和尚们,到中层明教五散人,医毒双绝跟何太冲班淑娴这两对夫妇,再到底层在蝴蝶谷被张无忌所救的那群渣滓。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这江湖就是一个为了衬托男主大爱无疆而存在的疯人院!而我心里满满邪恶的颠覆倾向,不想跟这里的任何人建立非先天性可互相依仗仰赖的关系。

  朱元璋点点头:“那你要什么?”

  聪明人啊,久违的找到了同一个频道的赶脚。

  被舜耕山和纪晓芙和李小明那群愚民的智商虐太久,我以为我已经麻木,却突然间热泪盈眶。

  把早就写好的九花玉露丸配方递给他的时候,我的手都在因为太幸福而微微颤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