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日这时正该跟他们再找上几个孩子一起漫山野着玩了,所以我跟纪晓芙打声招呼说要出去,她只嘱咐了注意安全,也没太管。

  出了门李二蛋就问我:“杨不悔,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

  我信口浑说:“竹竿儿。”

  刘大壮眼馋:“你这竹竿儿可真漂亮,竹节削的这样圆溜,还刻了花纹呢,给我玩玩。”

  我促狭一笑:“好啊,你若是能从我手里取走,我便就给了你也愿意!”

  李二蛋忙道:“也算我一个!”

  我照样答应.这二人平日里没少跟小杨不悔要走些零食点心和小物件儿,都是说给我玩玩,给我看看,就再也要不回了。

  孩子都是忘打不忘吃,哪怕当场哭了一鼻子,事情一过就抛之脑后了。汉阳金鞭纪家的大小姐更不将这点东西看在眼里。

  我当然也不看在眼里,但这不妨碍我感同身受的认为自己被欺负了:被一根豆芽菜给欺负了,我岂能善罢甘休!

  愉快的将二人吊打之后,我临走威胁,谁敢给家里大人告状我就每天都打他一顿,但是不告状的话,就可以跟着我学这些厉害的武功,分分钟干倒王家的霸王锤也不在话下。

  被两根豆芽恭敬的目送出村,我一路胡思乱想着往林子里的小溪流去。

  我当然不回家,这样心事重重的模样给纪晓芙看见就不好了。

  小溪流径村子,下游浣洗,一般孩子都是在这里家长的监护下戏水。中游饮用,上游略远,又在林子里,已经没什么人迹。

  我在岸边草里呆坐了一会儿,摘下挂在脖子上的荷包,掏出里面用手帕裹紧的金针,捻起来看上面镂刻的花纹。

  舜耕山里有胶质红泥,我从溪边挖了一块,掰开断面,将针一根根滚印。印完我左手托右肘,右手托下巴沉思脸,源世界的李家也算半个书香门第,宋朝繁体字即便写的丑的四分五裂我也能认得,所以这九个字的顺序应该是:去你媽的劇透死全家……我当时到底遭遇了什么?

  三两年过,又是半夏。

  纪晓芙给我穿了新衣裳,梳了俩小麻花辫儿,又给我荷包里塞了些零花钱,絮絮叨叨:“妈出门办点事,至多两三个月就回来啦。你要乖,听王叔叔的话,不要欺负王家的小哥哥。”

  我掐指一算,张三丰九十大寿将近,张翠山夫妇要有血光之灾,朱元璋也差不多这时候回的皇觉寺,于是点头。

  纪晓芙捋着荷包下面的璎珞穗子:“你想吃什么零食,就趁村里哪家叔叔去镇上办事,拿这些钱让他们给你捎,不要跟着出去知道么?”

  我看着她,最重要的她还没说。

  纪晓芙捏我脸,婉婉一笑道:“乖乖,妈答应你,一定会好好的回来。”

  这还差不多,我满意的点头:“妈,江湖险恶,你独自在外,要时时记着咱们俩相依为命,你若死了,我绝不独活。”

  最新章"'节)上。X酷““匠网“d

  我当然知道这趟她出去可以安全回来。自我魂穿,这几句话我一天说三遍,跟基督教饭前感谢主赐给食物阿门一样的频率。

  纪晓芙听的已经从最开始呜咽,到现在无奈笑说:“知道啦,知道啦。”

  我捏她脸:“你严肃点儿!王叔叔说,外面的人饿了都把人当羊吃的!”

  这村子瞧着民风淳朴,不过是因为食物基本自足,要粮有粮,要肉有肉,孩子偶尔还能吃到麦芽糖,穿件新衣裳。就霸王锤和那些豆芽菜德行,饿急眼了照样六亲不认。

  满意的看见纪晓芙感动的红了眼眶,我才放她走了。

  然后她前脚走,我后脚挖出床底下埋的私房钱溜哒去凤阳府。

  我才不会把所有的鸡蛋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

  突然脑海中一声霹雳:“两脚肥羊羔你往哪里去!?”

  我顿住脚步,忘了说,出任务时候冥想之境与新世界失联,小明被断网,对我的仇恨使她在跟我来到倚天脑洞三天不到就大叫了一声:“我快要在沉默中爆发了!”

  我装聋作哑。

  一周不到,小明脑筋转过弯来:“我跟你没完!”

  我:[滚你麻痹。]小明:“……我就不滚!我烦死你!”

  我冷笑:[你看我敢死不敢。]“……”小明最终在沉默中变态。

  毕竟上了年纪却初恋仍在,她变得专爱围观江湖中那些边缘人物在光天化日之下不合法的情趣OOXX,并意犹未尽的跟我诈一下尸:谁长谁短,谁纵欲过度,谁跟谁意想不到的奸.情瞎了她的狗眼。

  凡此种种,也令我充分感受了一把足不出户而知天下事的酸爽。

  但小明极少像今天这样,直接对我的行为发表看法。这是绝对优势带来的绝对实惠:她活得不耐烦了才敢跟我大呼小叫。

  这几年我打遍全村无敌手,内力不能够一蹴而就,我纯靠能打到人而不挨打的身法,十来岁的后生小子也要被我一根树枝抽的涕泪齐下。

  有些不服气的就出尽各种阴谋阳谋,打击报复。我精分惯了,卖乖,耍狠,人前一套,背后一套的功夫炉火纯青,成天折腾的一个不足百人的小村落鸡犬不宁。

  刚才跟锤子他们颐指气使说:“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三五十来天就回来,你们交待下去,来日谁要敢跟我妈告状,我就要他好看!”

  豆芽们齐声欢呼:“走了就别回来啦!”

  我摆摆手,然后就听见小明这么一声爆喝。日了狗了,我掏掏耳朵。

  小明习惯了我不回应的聊天态度:“我说你这又是要闹哪样幺蛾子?你就不能消停点儿做个安静的美萝莉,让这漫长的与男主无关的五六年时间一笔带过?”

  我慢吞吞道:“爹要去凤阳看他娘的花鼓戏,看场戏又要不了你的命,你啰嗦什么!”

  小明:“谁想看你那浪费字数的劳什子花鼓戏啊,围观群众想看的故事是你如何攻略温柔有情趣的男猪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