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乱入倚天屠龙记(2)

  纪晓芙拦住我:“不儿,这东西你不会顽,给妈收起来罢?别人丢了这样好东西,若是找来也好还给人家。”

  我才不信:“不会有人来找的,要来早来啦,这村里从来没有过外人,你别唬我。”

  纪晓芙:“……”

  杨不悔自幼没爹,纪晓芙顾忌峨眉,武当,纪家三方,在夹缝里陀螺一样晕头转向,常要若无其事的行走江湖,把她托给邻居带。故而小娃娃虽然天真烂漫,心里却也朦胧知道自己家情况不同寻常,端看她从不开口管纪晓芙要爹,就知道不是个当真不谙世事的稚子。

  记忆中有一回在王猎户家住过一两个月,还被王猎户家的儿子六岁王锤子忽悠说:“住我家里,吃我家的饭,当我媳妇,我爹也是你爹,好么?”

  不满三岁的杨不悔一脸鄙夷:“骗人,设若王伯伯是我爹,妈一早就会告诉我啦。”

  所以说这样的脑袋,是怎样的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会想嫁给亲妈的未婚夫?

  话说回来,貌似纪晓芙二八年华被杨逍囚禁play时候,那位杨左使也是近四十的年纪……怕是遗传罢。

  我无奈的摇了摇一颗大脑袋,不想置喙,迈过门槛就要出去。

  纪晓芙急上前来拦住我,笑道:“好罢,不儿大了,妈不该唬你。你刚吃饱饭别急着玩耍,妈先来考考你功课,昨儿《千字文》背到哪一段没有忘罢?”

  我点头:“恭维鞠养,岂敢毁伤。女慕贞洁,男效才良。知过必改,得能莫忘。罔谈彼短,靡恃己长。信使可覆,器欲难量。墨悲丝染,诗赞羔羊。妈,羊羔有甚么好赞扬的,还要作诗?”

  纪晓芙勉强笑道:“墨悲丝染,诗赞羔羊。这是两个典故,是说人应该永远保持纯善,没有污染的本性才好。”

  \5酷匠`W网.唯n“一》正~a版,》其/2他wL都是^盗《!版:#

  我见她眼神飘忽,许是那句女慕贞洁刺激了她。

  其实她若不是这般耿直,也不至白白死于她师傅灭绝之手。

  那灭绝师太也是个妙人儿,总想送自己徒弟去玩无间道,忍辱负重,以色侍人什么的,所幸那周芷若果然从了她,才没有叫她死不瞑目。

  那蛮不讲理的不择手段,忒欢乐。

  思及此我偷瞄纪晓芙,她像还沉浸在女慕贞洁,男效才良的羞耻中,发现我欲言又止,便问:“怎么?还有哪里不懂?”

  我心里一番权衡,决定让她自力更生:“妈,你去练铁头功好不好?”

  纪晓芙:“……啥?”

  她蹲在我面前,我沿着她的发际线摸了摸她的额头,这么硬的骨头居然能被一只巴掌拍碎,武侠世界这个内功深厚可逆天的设定啊,杨不悔可是被灭绝老尼亲口下令斩草除根的,万一我行差踏错,没蹭到张无忌的主角光环可如何是好?

  我认真脸:“妈,你练了教我,王家那锤子再敢揪我小辫儿,我就要他蛋碎。”

  自从拒绝当那王八羔子媳妇,他就欺负小杨不悔上瘾,靠之。

  纪晓芙啼笑皆非:“你被王家小哥哥欺负啦?那也不用铁头功,妈可以教你咱们纪家的鞭法。”

  我:“那你练铁头功,我练纪家鞭法。”

  纪晓芙捏捏我的脸:“乖乖,你跟妈说,为何妈一定要练铁头功?”

  从得知你将死于头不够硬我就心好痛我能说?

  全盘接收了杨不悔的记忆和感受,她年龄尚小,心还纯挚,令我本就脆弱的神经大受影响,想到纪晓芙会死于她师傅的无理取闹,我就心疼的不能忍,哪怕是为了心里好受点,我也不能无动于衷。

  被她这样问我不得不皱眉思忖,其实相对于铁头功,明显教纪晓芙不要用自己的耿直挑衅灭绝师太的暴脾气才是捷径。

  然而身为一个在源世界三番五次被心理矫正的精分,我深知江山易改,禀性难移,生平也最痛恨被教做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是原则……对一个识时务的精分来说这点原则根本不算什么啦~!

  更重要的是我还要借着自己目前边缘角色的身份,大肆对剧情君动手动脚。

  我用两只胖爪爪捧住纪晓芙的脸,严肃认真道:“妈,这世上咱们两个相依为命,我只有你一个亲人,你若死了,我绝不独活!”

  我有她对杨不悔发自肺腑的母爱这份依仗,只要在接下来的五六年间,粗暴生硬的把我这份决心灌输给她,哪怕是为了我,她应该也会诓骗灭绝师太,然后忍辱负重带着我和张无忌去昆仑坐忘峰,然后略施小计把张无忌留住,不让他去发现猴里的《楞伽经》,然后学不到九阳神功的张无忌活不到十五岁,gameover!

  人生还是可以很美好的。

  我心怀这样明媚且忧伤的期待,用力点头。

  纪晓芙说:“不儿……扯太远啦罢?”

  我呆了呆:“……我不管!”

  逻辑是什么?四岁小孩不就是应该想到哪是哪吗,我入戏了。

  纪晓芙失笑:“去,把刚刚背的千字文写一遍,等会儿妈带你去踢毽子。”

  我不甚乐意:“不是说学鞭法吗。”

  纪晓芙拍我:“乖,你字才认得没多少,如何识记那许多功法口诀?”

  这话倒也不算敷衍。

  我应了一声,以箫代笔,在院中地上划拉起来。

  李二蛋和刘大壮每次都来的不早不晚,恰是我写完时候,顺便也跟我学了去。他们和锤子年纪相仿,正是学龄,跟着念几遍遍就能记下来。

  锤子偶尔瞧见常要鼻孔朝天,讲一句不知从哪里学来的百无一用是书生。

  确实这年头汉人想靠文举出人头地简直白日做梦,父母愿意他们有这个机会认几个大字儿不过是阴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

  更何况杨不悔没注意到,我却稍微搜索记忆便轻易发觉,舜耕山这块避世小山坳里的居民除了纪晓芙,不外皇令赶尽杀绝的四等贱民五大姓:张王李刘赵。

  舜耕山隶属凤阳县,想到如今朱元璋还在皇觉寺里敲木鱼,我心痒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