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从武侠世界归来,从前又没有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这种觉悟,原来我竟如此羸弱。

  经脉郁堵,气血不畅,打小就练起的才艺也在这几年折腾中还给老师了。

  天幸我能够克制自己不在抑郁时候狂躁,疯起来就肆意破坏发泄,这次留院观察期间除了少量阿普唑仑,别的控制性镇定药物都没有使用。

  我从床上直接跳到窗台,天际尽头是光亮的,我知道那是城市彻夜不熄的灯火。

  房间在四楼,从这一层再往上都是病情基本稳定,没有自杀倾向或自杀能力的患者。我拉开玻璃窗,手握在装饰性的雕花护栏上,心怀侥幸的用力往两边拉扯。

  见证奇迹的时刻,我竟真的拽弯铁栏,破开了一个可以出入的宽度。下面是一大片养护的肥厚的狗牙草,俗称草坪。

  我毫不犹豫的纵身跃下,落地悄无声息,只心跳的飞快。

  近在咫尺的自由,我穿着庞大的病号服,赤着脚往大门飞奔。

  围墙都是高压电网,不是好出路,而我现在的身手让我充满了轻松放倒几个看门保安的自信,我甚至掠夺了一套保安制服,一支麻.醉.枪,还有一辆停放在门卫室后面的电动车。

  我瘦高短发,五官略偏中性,不脱衣服较难明辨性别,车又开的狂野,风驰电掣。道路两旁开始出现林立的稀疏建筑,我的内心一遍遍吟诵:自由啊美好的自由,令人沉醉的自由!

  大路朝天,黎明将至,我仰着脖子闭目深深呼吸,睁开眼时,人已经被打横里冲出来同样风驰电掣的黑色宾利撞飞上半空。

  ……自由啊短暂的自由,你是那瞬间绽放的焰火。

  白光刺眼。

  小明说:“这么快又见面了救世主。”

  我捂着额头呻.吟了一声。

  小明:“看到你我很感动。”

  我:“……”

  小明突然跪地抱紧我的大腿,痛哭流涕:“我只是一个平凡普通的正常人,救世主你给我一条活路啊!”

  我:“请不要这么说,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欺负你。”

  小明嚎啕:“都是我的错!我已经深刻的认识到自己的愚痴!在源世界你可以对我的身体为所欲为,到新世界你一样可以将我的灵魂攥在手心!mylord!从今往后只有你欺负我的份!”

  ……看来她已经知道我对她的身体做了什么,但我们都还在,可见我们的本体李衍明还没有死。

  然而我要如何给她解释我不是故意的?

  我:“莫非这是任务失败让你付出的惨重代价?”

  小明幽怨于我圆润的推卸责任,抹泪儿道:“并不是,只是跟着你死了一回,又死了一回,我服你,你不怕死,我怕疼!”

  其实被雷劈的外焦里嫩的滋味让我也宁愿在脑洞中虚幻的活着,也不想再以剧透的方式获得重返源世界的机缘。同时切身感受使我发自肺腑的同情电影《源代码》中每八分钟被炸死一次的男主角。

  这次强硬分派的随机任务被我用生命报复之后,小明怂了。她飞快的换了个思路自我安慰:既然只能给我一生,总要让我活的恣意痛快。何况我是什么人,就算死我也是自己作死的,不能是被她逼死。

  想通之后的小明默认了自己有个性格古怪的双胞胎,决定跟我相亲相爱。

  f◎看#正J^版V6章44节上酷g匠%/网H

  这是先兵后礼,发现来硬的并不能拿捏我,就想退而求其次,跟我平起平坐。

  呵呵。

  小明跟我套近乎:“明教十几万信徒,阳顶天坐拥光明顶,你这种小富即安,容易满足的人为什么还要跟成昆偷情?”

  我恶劣的冲她笑:“明教吃素啊,他每次来都带很多肉,要我如何拒绝?”

  “……”小明沉默退下。

  将我像祖宗一样供了一段时间之后。

  小明:“亲爱的小衍,你打算什么时候进入下一环任务呢?男主们等的花都谢了哟。”

  哟你妈。

  又一段时间之后。

  小明:“亲爱的救世主,你还没有决定下一个世界去哪儿还是选角色难以取舍?再不决定围观群众们要弃坑了哟。”

  哟你爹。

  又过一段时间,我正愉快的玩着她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掌上游戏机,她从远方三跪九叩,行五体投地的匍匐大礼,来到我的脚边,无限深情脸:“我神圣而伟大的救世主啊,我从新世界而来,带着朝圣者虔诚的信仰,请允许我亲吻你的右脚。”

  她终于意识到我们之间的身份差距了,我勉强满意的翻身趴着,翘起右腿在她脸前。

  小明:“……你到底要怎样才肯心甘情愿的出任务。”

  我招招手,她凑上前来。

  我:“柳芯茹之前我肯定还出过别的任务,我不知道你用什么方法拿走了我的记忆,总之还给我。”

  小明:“你要任务流程记录?”

  我:“随便你怎么称呼它。”

  小明:“已经在任务完成之初就提交新世界统计局了,每个被摧毁的脑洞都登记在册,要累积一定的贡献点才有读取权限。”

  我:“摧毁脑洞获取的贡献点?”

  小明点头:“每个被列入摧毁计划的脑洞在统计局都有奖励的贡献点数公布,但我想你意外回了一次源世界应该已经发现了,贡献点只是附加值,拯救世界最大的好处是淬炼灵魂之力,羸弱的肉身已经不能阻止你的力量喷薄!”

  我若有所思的看她。

  小明:“心动不如行动啊救世主。”

  我:“角色……”

  小明:“您说了算!”

  我点头,想了想:“这回不从一开始就跟男主纠缠不清。一般孩童一岁就能走路,到个三四岁就有足够的自制不会随便尿床了,这次就从四岁开始吧,四岁,杨不悔。”

  这个光明顶上被扯痛一根头发都要打人耳光的大小姐居然会爱上一个阴郁,绝望的瘫痪老男人,这已经不是不科学,这简直是不能忍!

  而我既然暂时还是只能一次当一生,一生只一回,还身负沉重的历史使命,还是应该准备充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藕断思莲说:

  明天倚天屠龙正式开启么么哒(づ ̄3 ̄)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