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被抽离神雕脑洞时候我是有预感的,毕竟也上了岁数。

  最后一次闭上眼睛之前正是四月桃花开到荼蘼,我已经老的看不清乐谱,也吹不出碧海潮生。

  当年小明跟我说过那番话我就开始把这一生当做了最后的,真正的一生去过,活的很是较真。

  襄阳保卫战打了近二十年,中间又发生了很多无力挽回一江春水的原剧情,但给我带来不小困扰的事情。

  比如果然来找我求解药却发现被我耍了,认为自己的智商受到侮辱而勃然大怒,发誓与我们桃花岛不死不休的霍都,和我烦透了的这座哀鸿遍野的城池。

  我其实知道郭靖黄蓉在坚守的是什么,只是不能理解他们为什么而守,大宋江山都这个熊样了,他们却为了这座城池奋斗了一生……听起来果然好他吗感人。

  当年那么能耐为了一盘鸳鸯五珍烩就自由出入皇宫,不若窃国自居,力挽狂澜:我是这么想的,然而这种事在世袭制的封建王朝,作为一个忠君爱国的侠之大者,郭靖的脑袋搭不到这根线上。

  我走的又不是宫穿路线,也深知自己没有建立一个虚伪的民主社会的能耐。身为一向都识时务的俊杰精分,我只偶尔夜阑卧听风吹雨,吐槽一下他们也就这么一个城的出息了。

  JJ酷Z匠网n唯◎8一正1I版,l=其F他}K都s9是;√盗}版4w

  到最后朝廷彻底放弃襄阳他们仍不放手时候我想,大宋朝的皇帝可能也恨他们的坚守,甚至襄阳城里困战了小二十年,没一天不凄凄惶惶的城民也恨了他们的坚守。

  毕竟大多数时候你比所有人都坚强的话,只会让他们想要联手击垮你。

  后来发现自己再也领略不到全真古墓,双剑合璧风采的金轮法王很快退出了国战。

  而我第一批厌倦无休止杀人不偿命生活,自私自利的弃襄阳于不顾,只想宅居桃花岛,时不时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并且我把侠肝义胆,满腔热血,习武之人,不忘初心的杨大狗也牵走了。于是我在黄老邪的激赏和鼎力支持之下,又一次成功的犯了众怒。

  小明很享受我的被逼无奈,隐姓埋名。

  事实上因为我不肯在任务结束之后离开神雕世界,某种意义上我们已经反目成仇,听她言辞之间貌似因为任务执行不顺利,在那个所谓新世界的脑洞中混的很不如意,我很开心。

  最后合上眼睛之前是在桃花林里午睡,花很香,蜜蜂很吵。

  不知道是不是所有将死之人都如我此刻,心中很清醒,身体却已经完全衰老。

  杨过折了一枝桃花别在我耳后,笑说人比花娇。

  我说不出话来,有什么在撕扯我的意识,记忆被捣成浓稠的黑色浆糊,再睁开眼睛,人已经回到冥想之境。

  这片虚白尽头向我走来的我自己,看起来熟悉又陌生。

  小明:“欢迎回来。”

  我:“我好难受。”

  小明:“要不要小小尝试一下随机功能?”

  我:“好像死了一回。”

  小明:“虽然随机,但大范围还是半成熟的脑洞,角色也不会很边缘。”

  我:“这里怎么连一个可以舔舐伤口的阴暗角落都没有,你活的很不容易。”

  小明:“没有异议的话现在准备进入任务世界。”

  一番鸡同鸭讲之后,我被她做主,强硬的传送,眼看一整个世界在虚白的背景上渲染开,我心中冷笑:翅膀硬了。

  随机难度远非完整设定可比,甚至不能溶合原身记忆,而是完完全全的取代。

  而且小明没有跟来,只塞了我满脑袋《倚天屠龙记》的原剧情,却没有告诉我在这个故事里,我他吗是谁!

  我花了很长时间闭门不出,平息怒火,并深刻鄙夷小明对随机角色的设置:边不边缘另说,颜值空前绝后。

  巧的是每天都有一个男人在门外叨逼叨说个不停,我就在这个过程中得知了这位主儿是崆峒派的柳芯茹,原本就正在进行抗婚中的闭门和绝食步骤,我来之后好歹饭照吃不误了,也就没有被逼迫太甚。

  在终于弄清楚被我拒嫁的人是明教的阳顶天,门外那个深情的变态是成昆的一个月后,夜黑风高时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考虑自杀泄愤。

  因为故事是从成年郭襄开始,到屠龙宝刀落入谢逊之手,这中间有八十多年的跨度是空白历史:可怜的蒙古还没大一统,瞬间又濒临灭亡了。

  而这柳芯茹不巧就出现在这空白的八十年,只被成某人言语之间,一笔带过。

  于我来说,这原本应该是一个不太被剧情掣肘的美好时代。我却决定嫁给阳顶天,坚定不移的推动情节发展,最后留下遗言:“武林至尊,宝刀屠龙,号令天下,莫敢不从,倚天不出,谁与争锋。”

  当时倚天屠龙的传说还没有在江湖上流传,天降剧透之惩时候,我满以为会跟小明那张晚.娘脸一时间相对无言,却没想到这一下竟把我从深度睡眠中劈醒了。

  源世界的月光落满窗台,幸福来的太突然,我想静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