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来到神雕世界除了民谣牧笛,唯一学会的大雅之音,我没有那么醇厚的内家功夫,只照着谱子单纯当了曲子吹。

  幼时的李衍明对声乐极有天赋,可惜她爹妈比郭靖黄蓉还不会教孩子,愣是把音律天赋教成了兴趣爱好,还是之一:这也是李衍明黑化历程的一部分。

  我霸占了自主权之后,把不喜欢的东西全部扔出了日常,每天活的恣肆任性,一人饮酒醉。

  然而好景不长,我因为[性情大变],开始重复被关被心理矫正,放出来又大变,于是又被关被心理矫正这一悲惨的死循环,最后只敢深夜无人时出现……麻格基!

  心情一变,曲风便改了,这时远处忽有箫声逼近,声波入耳,如淘淘洪波,浩荡江河,竟引着我的曲子跟着节奏逐渐绵长,平缓下来。

  笛声清扬婉转,箫声悠远空灵,仿佛稚子满怀仰赖的追随长者,一起一落,亦步亦趋。

  曲终,我笑:“黄老邪。”

  远处有一人,三两步一道残影晃到我身边,也笑:“小东邪。”

  早先乍然得知背后有人这样称呼我,我就好他吗羞愧,因为我知道人家这明显是当成贬义词用在我身上的,而十六年后同样的称号,人家用来褒扬郭襄。

  倒是黄药师欢喜的紧,他从前不喜欢我,刚一听说这事儿就过来暗搓搓观察了我好几天,最后跑出来长叹短吁的跟我说:“我走那年你才刚记事,当时我瞧你这孩子承袭了你爹的愚鲁迟钝,却没有承袭他的坚韧忠厚,承袭了你妈的刁蛮任性,却没有承袭她的聪明睿智,是个不成气的。偏你妈自幼母爱缺失,故而对你千依百顺,宠的厉害。我料你将来要被她捧杀,便歇了亲自教养你的心思,离开了桃花岛。不想一别经年,你竟能有今日。”

  ……你妈。

  我:“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这一把夹枪带棒损的我,当场就对这自命不凡的怪老头敬重之心全失,连一声外公都叫不出来,张口闭口黄老邪,跟他说话半点都不客气,偏他还就稀罕这样的。

  注定一生孤独的怪老头!

  我站起身:“你是来帮忙收割人头的吗?今天不打仗。”

  事实上他一次也没有帮忙收割过蒙古军的人头,偶尔看到我沙场归来累成狗,还要跟我嘲弄一番郭靖所谓的民族大义的荒诞,然后说我随波逐流没自己的主见,这一点不像他。

  ……我会告诉他杀人不偿命这种事情机会难得,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吗。

  黄药师照例:“不帮,不收,不打。”

  我面无表情。

  黄药师递一根细长扎口的锦袋给我,里面是一支玉箫,跟他用了许多年的那支出自同一匠人之手,比一般的箫略长。

  我:“这是把我当衣钵传人了?”

  黄药师:“只是碧海潮生曲的传人。你八卦推衍,五行生克都记不熟,还想继承我的衣钵?除了曲子吹的好听点,你连程英,不,你连傻姑都不如!”

  他说着竟就恼了,气哼哼的甩袖三两步走的无影无踪。

  ……我就知道我嘲讽技能点满了,咋说咋得罪人,即便我本没有恶意,也好像针锋相对了一场。

  回城里黄蓉看见我的箫,喜形于色:“你外公又来过啦?”

  我嗯了一声。

  黄蓉:“又指点你功夫啦?”

  我:“没有。”

  黄蓉:“哦,那他说什么没有?”

  我:“他说我连傻姑都不如。”

  杨过:“噗——!”

  黄蓉:“……”

  晚饭后闲着没事,我试箫,玉笛便给了杨过耍,教了他一点音律入门基础。

  小明说:“小笼包答应了公孙止的求婚,金轮法王可能会喝喜酒。”

  我想了想:[哦。]小明情商不够,根本不知道这种情况下如何处理才算妥善,也不想指手画脚,索性安静下来,让我自己决断。

  又一段时间过去,穿单衣都要冒汗的时候,黄蓉的肚子已经大的像抱个西瓜,杨过吹曲子也不难听了。

  小明说:“小笼包和公孙止成亲了,公孙止发现他心目中冰清玉洁的龙姑娘竟非完壁之身,万分恼怒,婚后生活很不和谐,她感到生无可恋,跳了断肠崖。”

  我沉默半天:[哦。]小明说:“整个神雕世界的过去和未来都已经粉碎,只剩下你身处的这一时空,金轮法王很快就会到襄阳来,你趁这个机会脱离吧。”

  我:[她在绝情谷底,并没有死。]小明:“死了。”

  我:……

  小明:“哀莫大于心死。”

  我:[我还没有砍杨过的手臂,还没有钉他们夫妻毒针……]小明:“你在说什么?摧毁这个世界首先就不能有神雕出现,剁手是开启神雕副本最关键的环节,你不要总是在这种时候感情用事好吗!”

  我:[如果我不走呢。]小明语重心长:“我明白你对这个世界已经有了感情……”

  我不等她开启教条模式,冷笑一声:“你在搞笑吗,我只是单纯在报复你。我不走你也奈何不了我吧?我他吗一定会在这个世界里活到寿终正寝。小笼包的未来粉碎了,杨过还在,世界意识掌控之下的江湖还在,你等着吧,我熬死你。”

  小明:“……”

  我被一阵凉风拂面回了神,流水潺潺,杨柳依依,我揉着眼睛爬起来,杨过从旁笑着摘下我发间的草渣。

  远方传来隆隆的战鼓声,大军压境,我骑着栗子冲锋。我不擅长兵,鞭子却耍的很好,鞭鞭都照脸上抽,好刁爽!

  蒙古那边也招揽了许多以金轮法王为代表的高手,我因为心不在焉多番遇险,最后把个杨过拖累成了重伤……黄蓉在待产,杨过在她隔壁养伤,我被郭靖禁了足,职业看护他俩。

  杨过昏迷了好几天,醒来我正百无聊赖,拿筷子蘸着水往他嘴里滴……

  他瞧着我愣了好久,最后笑出眼泪,说现在讲出来也不怕我笑话了,其实他最早钟情于我,便是我九岁时,他身中冰魄银针剧毒的那个半夜,他隔着烛火,看我将他用剩下的药汁拿筷子蘸了,滴进瓷瓶里。

  (最新;章ll节上R酷。匠a.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