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略遗憾的摇头:“我爹爹妈妈说,襄阳战事吃紧,今日英雄宴毕,大家都要赶赴前线,保家卫国。”

  其实我可烦金庸闲着没事把个武侠往政治上扯,感觉世界观放的太大之后,他那些是非道义根本就经不起推敲,以至于我兴趣缺缺,提不起干劲,居然真就考虑起来小明说的,把杨过栓桃花岛上,日日盯着,等他死了完事儿。

  杨过也有些失望,但仍说:“你去哪我就去哪。”

  我:“……”

  扭头问小明:[这厮真的是杨过?]小明:“对你不好你才觉得理所应当,对你好你就疑神疑鬼,你就贱吧。”

  我:[这是我做为一个反派的职业操守。]小明安静了好一会儿,沉声道:“你这样一问,我倒是想起了你那天说的误区,突然我好像有点明白了。”

  我不好奇。

  小明忍耐片刻,自说自话:“因为很针对,很刻意的要抹去小笼包在杨过生命中的痕迹,咱们研究杨过这个人时,有意无意就忽略了他们相处的那些节点。”

  我:[这些不争的事实只说明一件事,就是你真他吗废话连篇。]小明:“……能不能愉快的聊天了!”

  谁想理你。

  我:[再见。]小明:“……你不问我就不说,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我偏要告诉你,杨过刚刚跟你说的这句话在原著里是他英雄宴后跟小笼包说的!”

  刚刚那句……你去哪我就去哪?

  小明:“你的感觉是对的,咱们对杨过的研究的确有误区,就是刻意忽略的他与小笼包相处的那些节点:他与旁人嬉笑玩闹,待小笼包却从来都认真又温柔!”

  我看过去,正和杨过对上,他扭过脸来唇角微扬,冬日清早的金色阳光落在睫毛上,万千缱绻,似水温柔。

  小明捂着脸打滚:“哦哟这小眼神,闪瞎吾之犬目也,恭喜救世主成功策反男猪脚!”

  我:[……什么眼神?你狗眼从哪里看到的?]小明:“……”

  我心又往下沉:[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小明:“钻什么牛角尖,谁想特地瞒着你了!”

  要真是我想的那样我能不钻么!简直如芒在背:竟有一双眼睛时时刻刻盯着我的一举一动?介尼玛……银家想做羞羞的事情时候肿么办?!

  小明幽幽道:“熄灯。”

  我:[……]天寒地冻,此去襄阳山水迢迢,路行迟迟。

  我性情本就比较懒散随意,不谦恭,走哪看谁都让人家感觉我傲慢不敬重,没个小辈的样子,搭理谁就得罪谁,简直好像自带嘲讽技能,拉仇恨比职业肉盾素养都高,索性跟着养胎的黄蓉坐马车,不怎么露脸。

  其实我也隐隐感觉这情况不太对劲,打狗看主人,他们不当着郭靖黄蓉的面怎么着我,背地里却没一句好话,甚至有些都直接甩过我脸色。

  这不科学!

  小明说:“我的救世主啊,你可长点儿心吧!眼看剧情濒临高.潮之消失的十六年,你在这时候策反了男猪脚,人家剧情君这会儿指不定憋着什么坏呢。”

  我:[然而并没有一种天都要塌了的感觉。]小明:“真应该让你在冥想之境中看看脑洞世界被你踩踏过的时空分崩离析的碎片,看看那些失路之人如何脱离世界意识的掌控,成为夜星一样的粉末。每当这时我都由衷赞一句你干得好。”

  失之毫厘,谬之千里。

  没有去忽必烈麾下的杨过,也没有被一行人拐去绝情谷,而是直接跳到了襄阳战场。

  原剧情对襄阳守卫战并没有多少描述,置身其中,时间却没有因为作者着墨寥寥就飞快流逝,至少我感觉已经漫长到我几乎以为自己从武侠脑洞穿梭到军政脑洞中去了。

  我仍穿红色。不是为了目标明显当靶子。是针不够,我杀人不见血的宏愿未能达成。

  接近血色的猩红比其他颜色要耐脏的多,而我不是一个特别受不了邋遢的人,有时候胶着加时战,打完累死,倒头就能睡。

  但所谓养兵千日,只用一时,大部分时间双方都在互相示威,刺杀,谈判和休整军队。

  V更新B最Kx快F上Q酷*q匠O*网Ot

  已经花开半夏的某一天襄阳城外,白雕在蔚蓝的天空盘旋着清啸,栗子咬着被鲜血浇灌异常肥美的花草,我在旁边抚笛,吹碧海潮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