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志平大怒:“你还说!”

  里面砰砰小打小闹,赵志敬嘴炮无双,尹志平时不时痛苦闷哼,步伐紊乱,根本就是挨打。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我心思百转,捻出一根金针将杨过戳定在当场,点穴我内劲不足,用针封穴却快稳准。

  不顾杨过瞪到眼睛脱窗,我牟足劲儿一脚踹开门:“突击检查!”

  赵志敬一见是我,大骇之下,拿手嘴炮都忘了放。

  我也不进去,就问:“小笼…女那段,赵前辈说的可是真的?”

  赵志敬一听我问的问题与他无关,竟连羞耻心都忘了,连我在外面听了多久都不问,就看着尹志平,得意的冷笑。

  我指指斜对角那间客房:“小笼…女就住在这家客栈,二位有什么话要说吗?”

  尹志平:“不!”

  我点头:“那就先这么说定了。”

  说完我牵着只能僵硬走路的杨过慢悠悠晃走。

  我反正也没想干嘛,就是让他们知道:该知道的我都知道了,我这个人不太会说话,有什么得罪之处,你们他吗来打我啊,我靠山硬的很,给你们贼心也不怕你们有贼胆敢灭我的口。

  穿过天井,穿过大堂,小二在柜台前打盹,外面已经宵禁。

  大胜关不是什么兵家必争的军事重镇,大冬天深更半夜,巡防都不知道窝到哪里喝酒去了。

  我们走在空荡的大街上,安静的像要撞鬼,我拔出金针,杨过顿住脚步,我也停下来。

  杨过咬牙切齿:“我师父冰清玉洁,却给这狗道士……!”

  我:“……”

  杨过:“……”

  我搓搓冻的生疼的脸:“回去吧。”

  早先恐他失控,我先发制人,将他控制住,拉了出来。他其实是个有主意的,只是需要恢复下理智,明天我且看他如何安置小笼包了。

  小明怒哼一声:“肉包子打狗!”

  我:[没有恋爱经验的愚痴凡人你懂个屁。]再回到客店,杨过便明显感觉回去与小笼包同住一房尴尬了,好似占了人姑娘便宜。

  他从前是小叫花,这些年学艺也没什么收入,只郭靖将他送到全真教时给过一些银子,再单独开一间房不难,难的是如何给小笼包解释。

  我心宽的像飞机场,随意小明家那千万头草泥马欢快的狂奔,我自回去睡了。

  第二天不出意外,小笼包又不见了,还留言让杨过自己保重。

  杨过郁闷的一逼:“姑姑她怎么总喜欢不辞而别?”

  我:“轻轻地,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杨过:“……”

  我:“还找吗?”

  杨过赌气:“我瞧她气色也不错,想来她没有我一样能照顾好自己,我何必庸人自扰!”

  我:“你可知她因何而去?”

  杨过叹气:“她说我不肯与她同寝,定是厌了她啦,她不想我为难,让我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这是……以退为进,欲擒故纵?

  从昨晚真相的错误得知途径,到今天发现小龙女伤心留书远走天涯,我低头,默默被剧情君掉了一地的节操闪瞎。

  我:“那么,你准备如何告诉她事实?”

  杨过复杂的看我一眼,欲说还休。

  我点头:“嗯,是了,铲奸除恶,侠骨柔情的杨大侠准备默认此事,再找个机会弄死两个臭道士。反正我知道你是清白的,且让你师傅当你负心好啦,至少这样她还更容易接受一点。”

  杨过:“芙儿……”

  我沉默以对。

  杨过不安起来:“怎么,芙儿,你不愿意?”

  我看着他:“你若当真除了那两个人,日后死无对证,你就果真百口莫辩了。”

  杨过一脸认命:“就当我报答她救命与授业大恩。”

  我接着说:“我与你师傅接触不多,却也看得出她这个人,心思单纯直接,性子偏激冲动。她没有那许多迂回的弯弯绕绕安抚她自己,怕只怕日后意气难平,少不得又是一个李莫愁。”

  《酷b&匠网R正l版A首发h

  杨过:“……?”

  我:“……”

  杨过只知道李莫愁是师伯,对这个师伯当年是如何名动江湖的并不了解。

  我一口真气泄了,勉强端着成熟深沉的表情,从陆无双说起,把那些陈年旧事晒上一晒,并明确表示即便他杨过甘愿做一回陆展元,我也不甘愿当那倒霉的何沅君。

  杨过听完,沉默半晌,凑近我一些,姿态黏糊糊甚是依赖。

  我吃完了早点,捧着一杯普洱呷着消食。

  杨过珍重道:“芙儿,你说的很对,是我想岔了,你是我未来的妻子,我跟郭伯伯发过誓会一生一世爱护你,我真是糊涂了,委屈谁也不该委屈到你。”

  我点头:“不怪你,你不过是当局者迷。”

  杨过笑:“还好有你。”

  我:“……”

  努力了几把,挵的牙花子疼,愣是没把那句圣母玛丽苏的万用经典“我不委屈,何况是为了你,这点委屈算得了什么”挤出来。

  算了!剧情走到三分之一,他听见我说这种话,没有大吵大闹跟我翻脸,指责我诋毁他的小白花,还好言好语,好声好气,我觉得自己不用加上这圆满的一句,也已经很成功了。

  杨过嗟叹:“从前在古墓中,我觉得姑姑她心思澄明,无尘无垢。后来她突然变脸,又是让我陪她去死,又是让我娶她为妻的,的确让我吃了一惊,不明白那么好的姑姑怎么也会莫名其妙干出些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但是听芙儿你这么一说,我就觉得可以理解啦,姑姑这样未经世事打磨的心性,可不就是无事则好,遇事就糟。”

  我笑笑,这样听男主倾诉他如何不爱女主真的好吗?会不会遭雷劈?

  杨过接着说:“还好芙儿你虽任性,凡事也惯爱从己心出发,遇事却会为大局着想。”

  ……啊哈哈,我竟受到这样的夸奖,这实在是……从何说起啊?

  然后杨过话锋一转:“所以如何让姑姑接受这个事实,咱们还得从长计议。”

  我:“哦。”

  杨过远目:“反正也不知道去哪里能寻到姑姑,咱们就近先去趟关外罢。”

  想不到他还耿耿于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