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人走空,武敦儒涎着脸上前:“芙妹好计谋……”

  我恐他说漏,急忙喝止:“闭嘴!草包。”

  武敦儒懵逼脸,还没缓过劲儿来,武修文赶紧接:“兵不厌诈,芙妹做的没错。”

  小笼包拉扯杨过:“过儿,人也救了,咱们这便走罢,外面这些人都不许你我厮守,我厌的紧,咱们回古墓,再也不要出来啦。”

  我摇头:“杨过他不是这种人。”

  小笼包天真无邪的望着我,一脸不高兴,正要急着撇清的杨过也是一愣。

  我:“杨过他自幼混迹江湖,有英雄情结,好吃好玩好热闹,好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习武也是为了能行侠仗义。你是他的师傅,你说什么他自当依你,只是你让他从此不问天下事,是要他忘却习武初衷。让他弃我而去,违反誓约,是要他背信弃义。杨过他决不是这种人。”

  小笼包昂首挺胸:“他与你头口之约,怎抵我二人夫妻之实?”

  杨过尴尬:“姑姑,我说了这其中有误会,咱们须得分说清楚再做定论。”

  小笼包又要撸起袖子拿守宫砂说事儿,我径自扶了黄蓉去开房:“我妈妈怀有身孕,又累了一天,有什么事明天再说罢。”

  黄蓉脸色着实差的很,闻言也点了头。

  我余光瞧见杨过哄女儿似的握着小笼包手臂,不让她大庭广众之下撸袖子,实在为这姑娘没常识拙计,我自己也算放荡不羁,对她却只一句天真可爱形容,实在无二话了。

  待黄蓉就寝,我跑去找杨过,有点忐忑他是否被策反了。

  我说和他单独谈谈,小笼包还不乐意,被杨过好说歹说才哄住了,留在房间里。我在外面等着也不着急,就是觉得小笼包对杨过并没有像原剧情里说的那么听话。

  走的稍远一点我才调侃:“被授业恩师当众深情告白的感觉如何?”

  杨过:“……你又知道了。”

  我不慌不忙的圆回来:“她若没有告白,何来不许你们厮守之说?我想想也无外乎时机凑巧,我妈见着栗子,察觉我处境不妙,着急寻我,你便敷衍她容后再议。”

  杨过盯着我,苦闷叹气:“这种事说出去,人家定然认为我是敢做不敢当,我简直百口莫辩!”

  我:“没错,与那般年轻貌美的女子孤男寡女,朝夕相对,还脱了衣服双修,没发生过这种事,谁信!”

  “……”杨过被我补刀补的肺管子疼,一时间竟无言以对。

  我诱导他:“咱们上次话说到这里,你似乎想起了什么?”

  杨过点头:“说起来,确有可疑之人,我与姑姑练功时候曾被赵志敬与尹志平撞见。”

  骚年你总算开窍了。

  想来他被小笼包硬往头上扣绿帽子,虽然心里疼惜她莫名失贞,利索否认于心不忍,但也憋屈的够呛。

  我心中暗自高兴,两个人沉默了片刻,却听到天井对面的客房里传来很低微的奇怪声音,若不是我二人习武,耳力超于常人,还不定能听得到。

  我在源世界遍览各国A.V,GV,一下就听出这是什么动静了。

  杨过还在茫然,但他和我听墙角回数多了,我一动作,他就知道了我的意图,见我悄悄往那边潜去,他不晓得即将听到的是什么,傻乎乎的就跟着我去了。

  这些年管束少,我也野惯了,恶趣味发作,值当是逗引着杨过去看活色生香图好玩,我是真没多想。

  听到的也只有一些嗯嗯啊啊的语气助词,我压根就没成想里面是谁。被杨过凌乱销魂的一瞪,我更慢慢想起,毕竟背景设定是重文轻武的宋朝末年,礼教训诂多的吓死人,哪怕我们这些江湖草莽,稍稍出格都要被喷一身大粪渣子。

  譬如杨过和他这位比他大了四岁多的师傅,就是硬邦邦的栗子一枚。

  我后知后觉的羞赧起来,涎着脸冲他无声傻笑,笑完一猫腰就想撤。

  却就在这时,房内爆出很压抑然而很爽的荡漾谑笑:“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嘛。”

  随即一声低吼,另立刻跟上一声羞愤的痛叫。

  我:“……”

  这笑声……有点耳熟?赵志敬?

  我看杨过,他正望着这间客房,月色下那双眼睛里明晃晃的奇寒彻骨。

  那另一羞愤的啊哦着且呻.吟且哽咽且骂畜生的声音也是男人,我虽没听出这人是谁,心里却有了疑犯,貌似杨过也有了。

  俄而,他眨眨眼,似乎回了神,便转过头来看我,只是那因为太慢而被分解的动作,几乎令我听见了咔吧咔吧僵坏的声音。

  我深深低下头,用我乌黑的发顶承受他的直视,感到阵阵酥麻。

  我的确曾用我很糟很污很糟污的邪恶之心,猜测杨过在那个几乎没有异性,并且要求不能有人性的教派里,被欺被压被欺压的过程中,会否主动或被动的沾惹上这种禁断之欲。

  他一向不是标准意义上的好骚年,人也漂亮,不过看样子他并没有,却也不是毫不知情,只是丝毫也不想被我知情。

  好吧,他盼我好,我却从来不盼他点好,实在是太羞愧了。

  所以我是就地忏悔,还是先溜走再忏悔?

  正犹疑不定,房内结束了。

  ……结束了?我敲敲下巴,目示杨过:会不会有点快?莫不是上了年纪?

  杨过血气冲脑,月色下耳朵红的滴血,臭着脸拉扯我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

  房内赵志敬却说话了:“别摆着一张不情愿的脸给我看!你把小龙女上上下下脱得白羊似的抱在怀里开心舒服时候,却不想着分我一杯羹。你这样糙厚的皮肉,也就是里面舒服,怎抵那女子细皮嫩肉的手感?”

  真相水落石出,杨过被这一石头砸的晕头转向,满脸鲜血。

  另一声音低沉怒吼:“你这恶徒,你闭嘴!你侮辱我,还敢肖想她,我……”

  嗯,是尹志平无疑了。

  金属落地的钝响之后,赵志敬冷笑:“怎么,你还想残害同门?你当我今天愿意操.你?我门下多少小童子,比你细嫩比你紧,不过是出门在外没方便携带,才拿你将就。”

  e更新/w最快5w上酷;匠%》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