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观棋不语的好品行,过程中一直跟杨过从房玄龄碑,评到一阳书指,正说到兴头上,小笼包突然板着脸,扯着杨过就要走。

  杨过匆忙间对我解释:“芙儿,姑姑似有些话要与我说......”

  没说完就被小笼包拉走了。

  这姑娘真是……天真可爱。我嗤笑一声,意犹未尽的跑去黄蓉那边,跟她继续掰扯。

  此时朱子柳正除帽掷地,长袖飞舞,狂奔疾走,出招全然不依章法,黄蓉弹指三杯酒与他助兴。

  朱子柳饮杯连干,谢道:“好俊的弹指神通功夫。”

  黄蓉笑应:“好锋锐的自言贴!”

  我:“张旭的狂草自言贴?”

  黄蓉赞赏的看我一眼,点头称是。

  满堂喝彩声中,我看见杨过和小笼包在角落说着什么,他皱眉为难,小笼包伤心欲绝。

  我走上前,听见杨过柔声哄道:“姑姑,今晚中原武林与蒙古鞑子比武决选武林盟主,此事干系重大。咱们之间有些误会也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楚的,不若过了今晚再行计较,过儿定会给姑姑一个满意的答复。”

  小笼包情商有限,估计听他说这么多,就听到一句让她满意,竟破涕为笑,连连点头。

  ……要是被这样一个对手碾虐了,我日后还如何做人?

  比武决出胜负。

  想到这是被剧情君玩弄于鼓沟之间的整个武林,我蛋疼不已,趁着那边朱子柳被霍都暗算,围观群众大乱,我退了出去。

  外面月色正好,想着等会儿杨过还要力挫金轮法王,届时重开宴席,我若在场,郭靖黄蓉提起指腹为婚之事,小笼包少不得要闹上一场,她轻功那么好,再跑个无影无踪,杨过又得没头没脑去追,到时候就会进入绝情谷副本了……我他吗不想去绝情谷啊。

  好心塞!

  小明问:“你想去哪?难得你马上就要被杨过英雄救美一回了喂,被英雄救美啊,这么逆天的技能,你确定不想领悟?”

  我:[愚痴凡人,即便被救,我也只是一个催化他们领悟全真剑法和玉女剑法奥义的道具!不要用你那只会捉鸡的双商,揣摩我的逆境生存能力。]小明:“……”

  我走到马厩,与栗子亲热一番,踏月而去。

  ……然后我他吗就被金轮法王捉了。剧情君原来也懂择不如撞的变通,说好的早上掳人,晚上撞见,竟也顺手带走了……

  这是杨过师徒联手都日不翻的金轮法王,我举双手投降,丝毫不敢托大,怕反抗起来真就被当成人形武功秘籍给收了。

  大概是没成想这么轻易得手,金轮法王纳了闷:“你爹妈个顶个都是不世出的武林高手,你为何如此草包?”

  我:“我是亲生的。”

  金轮法王打量我面相:“佛爷倒不曾疑有假,只是你武功当真如此不济?”

  我:“如果我不这么草包,就能从你手底下逃跑吗?”

  金轮法王傲然:“哪怕你青出于蓝也没那么容易。”

  我:“那我为何还要费那个力气?”

  金轮法王:“……”

  一路跟着他们回到客栈,不料全真教的牛鼻子也在此处下榻,一见我们一行人这等情形,不由冷笑连连。

  赵志敬大声嘲讽:“恶人还需恶人磨。”

  我大笑:“说得好,你我本是一丘之貉,各有各的劫数,都是活该。”

  没见过我这样骂人把自己都赔进去的,赵志敬吹胡子瞪眼,拂袖而去。

  金轮法王问我有没有玉蜂毒的解药,我此刻深恨自己没有将学医贯彻到底,也能弄出点三尸脑神丹之类的慢性毒.药,只得慢吞吞掏出随身携带的九花玉露丸:“只有这样百灵丹,能让他好受些,解毒还须得古墓派特产玉蜂浆。”

  这老人精目光闪了闪:“若我没记错的话,我徒儿中毒时候小姑娘并不在场,如何知道这是玉蜂之毒?”

  !酷WK匠"网B*正}_版'C首√发@W

  我:“你记错了。”

  金轮法王:“……”

  见我坦荡识时务,他没多想,就拿去给霍都吃了一颗。霍都吃了药转醒,的确好受不少的样子。

  我转悠一圈,感觉无趣,就问霍都:“恕我直言,你当年是什么迷住心窍,相信了重阳宫有一位貌若天仙的龙姑娘?”

  霍都幽幽道:“小龙女,一听名字就不凡。”

  这都能蒙到,难道是因为缺心眼子的狗屎运都特别好?可是我的关键词不是貌若天仙啊。

  我:“不是信了她有一古墓丰厚的嫁妆?”

  “……”霍都闭目假寐。

  金轮法王这群人都没有什么与人沟通的天分,我也深觉自己于做媒一道,果然没什么前途,便不再试图告诉他将他毒倒的这位白衣女子就是他曾求娶过的小笼包。

  我随着到现在刚顾上吃晚饭的金轮法王几人去厅堂,老马识途我还是有所耳闻的,栗子跑回陆家庄,我料想等不到明天黄蓉就要前来相救,独个儿在旁边一桌,坐等被英雄救美。

  英雄们来的飞快,见我无恙,稍稍心安。

  杨过和小笼包领悟玉女剑法奥义,联手击退了金轮法王这一场,比之霍都和朱子柳那场不差,我却蔫头巴脑,无甚兴趣。

  达尔巴求放过,小笼包和霍都交换解药时候,我跟霍都说,明年今日,记得去桃花岛找我领解药。

  他一愣,随即惊骇的两眼喷火,战栗不止:“你,你给我吃的果然不是什么缓解毒性的好药?”

  我歪着头沉思状,随即点头:“是了,我亲口说我是恶人时候你昏迷着,没有听到。”

  霍都:“你给我吃的是什么毒.药!”

  我:“三尸脑神丹,药含三种尸虫,可提高免疫力,只是一年内不及时服用克制尸虫的解药,尸虫便会脱伏入脑,使人心智全失,如鬼似妖,生啖人肉。此药桃花岛出品,无经销,无代理,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霍都:“你……”

  我笑:“你师傅当我小姑娘好欺负,竟信了我是个识时务的草包,断不敢在他手底下作妖,你要怪就怪他太轻敌了罢。”

  霍都:“……”

  厥过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