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到书房时候,见到的就是这样一副现世安稳,岁月静好的画面。

  然后赵志敬和杨过对上眼,冲过来就要打,被我一马鞭甩回去:“谁敢动我的..杨过!”

  我本想说谁敢动我的狗,话到嘴边遛了弯,也只有杨过听懂了其中异样,好气又好笑的瞪了我一眼。

  赵志敬一个半老头,被我十来岁的小姑娘一招击退,全真七子顿时坐不住了,齐齐作势,剑拔弩张。

  我拽住要动手的杨过:“黄帮主郭大侠,这是群什么浑人?我们这才一进门,就不由分说上来要以大欺小,没能得逞又以多欺少,英雄宴怎么连这种人都请来啦!”

  赵志敬大怒:“哪来冒出来个牙尖嘴利的臭丫头,众目睽睽之下,跟个野男人拉拉扯扯,伤风败俗,成何体统!”

  黄蓉气炸了:“这丫头所言句句属实,倒是赵道长你何以如此刻薄?众目睽睽之下,开口就要毁一个女孩儿的名节!”

  我大笑:“道长是不是还想说看见我们这样宁愿自己瞎了眼?没人拦着你呀。”

  赵志敬:“如此不知羞耻,今日就替你爹妈管教管教你这没教养的臭丫头!”

  黄蓉:“我们桃花岛的教养轮不到外人置喙!”

  连好脾气的郭靖都铁青着脸。

  赵志敬:“……”

  “妈妈!”我奔上前搂住黄蓉埋胸……喝!怀二胎的女人,这汹涌澎湃……

  一帮道士纷纷感到被下了面子,无礼的拂袖而去。

  郭靖拉着杨过好一番亲近,上上下下的看,完了无比内疚道:“好孩子,可是委屈你了。这两年不在全真教,你过得可好?”

  杨过赧然笑笑:“郭伯伯,都过去了,我好着呢。”

  在原来的世界里,穆念慈去世之后,杨过四方流落,郭靖是继欧阳锋之后,头一个对他流露善意的长辈。

  欧阳锋当时神志不清,是个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的老疯子,郭靖却是名满江湖的大侠,且还给了他桃花岛上衣食无忧的安稳生活,若不是黄蓉和郭芙这俩女子与小人拖着后腿,郭靖合该是满足了杨过对父亲全部期待和幻想的。

  我来到之后,为了不让小笼包对杨过的好显得太突兀,使杨过受宠若惊,死心塌地,我虽由着性子,待他却一直比武家兄弟亲近许多。后来更瞒着黄蓉,立场坚定的与他私定终身。

  杨过是在这个花花世界里长大的,自然知道每个成功之前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难搞的丈母娘,只是得了我和郭靖助攻,区区黄蓉他完全有量包容。

  杨过在这样的环境里度过了他中二病高发的叛逆期,不再缺爱缺的像干沙漠,也就用不着小笼包又当严父,又当慈母,又当师傅,又当英雄,又当美人,又当老婆,又当女儿,全方位的角色扮演,撑起一片完整的天空,满足他对人世间感情的全部向往。

  他拥有的多了,底气足,心豁达,相对的全真教那些个给过他气受,且人品实在不咋地的臭牛鼻子,也就没有太让他耿耿于怀了。

  郭靖念念着过儿说得对,都过去了,都过去了,说着就哽咽起来,我无语,他到底还是哭了。

  酷匠网☆…永Z久jd免I?费看小说

  天色还早,安置后我骑着栗子,杨过骑着他那匹老瘦马,我们去大胜关又晃了一圈。

  其实我是知道明天英雄宴,有女主光环加持的小笼包登场,必定是要万众瞩目的,我就想碰碰运气,看能不能在大胜关与她偶遇。

  身为一个出类拔萃的精分,在人世间行走我习惯出类拔萃,譬如这一身惹眼球的红色,让人看一眼忍不住还要再看一眼,见识稍欠的甚至移不开眼,极大满足虚荣心。

  正是这种惯性优越感,促使我偏就不想给小笼包万众瞩目的机会,想私下解决了她和杨过小别胜新婚的初体验。

  然而剧情君对于这些会升温男女主角的小细节,有非同寻常的执着,我甚至等来了金轮法王一行人,却没能等来女主小笼包。

  大胜关是分界线,内是关内,外是关外。

  说起关外我一脸向往。

  杨过问:“关外有什么好?”

  我:“不知道了吧?关外可好了,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

  杨过乐的不行:“那等英雄宴后,咱们去溜一圈。”

  我意兴阑珊的笑笑:“你怕是没有那个机会。”

  杨过看着我不说话,又是那种眼神,晦暗不明,极深邃的寻思和探究。

  我心里不舒服:“你不许这么看着我!”

  杨过无辜眨眼:“怎么了?”

  我:“我起鸡皮疙瘩。”

  杨过笑:“你那是冻的。”

  他是个聪明人,聪明到甚至知道什么该问不该问,该说不该说。

  上前两步整了整我的斗篷,将兜帽撸上,杨过轻声道:“芙儿,你那样信我,护着我,我很欢喜。”

  我:“所以你要以身相许吗?”

  杨过笑:“幸蒙不弃。”

  回去的路上杨过说等他找到姑姑,确认她这段时间行走江湖安然无恙,并弄清楚她离开古墓前说的那些话到底什么意思,就和我再不分开。闯荡江湖,还是回桃花岛,我想去哪,我们就去哪。

  我斜眼瞟他问:“若是她有恙呢?”

  杨过沉默片刻:“少不得要安置了她再说。姑姑喜欢简单宁静的生活,我会劝她回古墓。”

  我想了想:“其实,杨过,你有没有想过,你姑姑的守宫砂没了,她说是你,是耳闻还是眼见?你说不是你,你又有何证据?如果真的不是你,那你觉得又会是谁?”

  他在桃花岛念过两年书,又有武家兄弟两个小伙伴,十五六岁的骚年,守宫砂都懂了,想装不知道男女之事也不像,何况他听见我这样直接的说法还红了脸。

  杨过陷入沉思,我慢慢走着道,却已经沮丧,眼睛不再乱瞟。

  杨过:“芙儿你的意思是……?”

  我蔫蔫上马:“回去吃饭,我饿了。”

  杨过:“……”

  次日黄蓉早早就去教鲁有脚打狗棒了,这棒法我自小就会,只是黄蓉严禁我外露许多她传授的高深武功套路,说我内力差太多,给人瞧见起了歪心思,绑了我这人形武功秘籍,哭都没地儿哭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藕断思莲说:

  端午更文不便,加更加更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