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把雷的我,心神恍惚的点点头,皱眉想想,又有点糊涂,这感觉跟长期服食帕罗西汀似的,想思考,却满脑袋浆糊,组织不出逻辑:“应该能吧。”

  其实我苦恼坏了。女一号和我都必须淘汰之后,陆无双脚跛,程英串辈份和小笼包无差别,完颜萍和耶律燕配杨过差点儿事,公孙绿萼她爹又那个熊样,吾妹郭襄倒是不错,就是不知道他等不等得起……

  两个人逛了一会儿,沿着原路返回,船上空荡安静。

  杨过问我:“芙儿,年前那次,你和郭伯母说那些话,你说你喜欢我,可是当真?”

  我瞧他那一脸为难相,不禁为自己掬一把同情泪:“我被他们逼急了,你别当真。”

  杨过:“……”

  我真是苦逼极了,我他吗不会是睡前安眠药吃多了吧,这种失控的感觉让我好生焦虑啊:“你不会因为这个就跟我绝交吧?”

  杨过:“……”

  我拉扯着他:“我已经跟妈妈说了,你瞧不上我这样的大小姐脾气。她拿我当心肝宝,不会把我许配给你作践的。”

  杨过:“郭芙!”

  我茫然看他。

  -C看正版ON章p%节上T:酷J‘匠QR网e

  十六七岁半大不小的少年一脸怒容,捏的我手都要碎了:“你觉得我娶了你会作践你?你把我当什么了?!”

  我沉默片刻:“我一直当你是我的狗。”

  杨过瞬间眼珠子血红,甩开我狗一样咆哮:“我才不是你们桃花岛的狗!武家兄弟是,我不是!”

  我矫正他:“不是桃花岛的,是我的。”

  杨过:“......啊——!”

  他冲着船舷桅杆一通胡踢乱打,然后扑上来嘬着我的嘴巴用力吸咬,又推开我,借着月色和岸上灯火看我的脸,见我嘴唇被他咬破出血,他丧心病狂的哈哈大笑:“你被狗啃了,感觉如何?”

  我舔舔嘴唇,满口咸腥,一脸懵逼。

  做了太久的神经病,我心智不全,冥顽不灵。关于两.性之间,印象中只有一个唇色猩红的冷笑:男人就是狗,谁有本事谁牵走。

  所以我总是牵着杨过,当他是我的狗,走哪遛哪,寸步不离。

  原来他不愿意做狗,那也犯不着这样反咬我一口......这种情况一般是称之为强吻的,杨过虽然偏执,平日里表现倒也不错,应该不会进一步扑倒我,再哈哈大笑说我被狗.日了。

  我放一百二十个心的瞅着他研究,怎么他明明都笑哭了,却好似难过的紧?

  杨过黯然:“原来你说的喜欢,是当成宠物那般。”

  我摇头:“不是,是当成男人。”

  杨过:“……”

  我迎着他的注视,坚定的点头。我只是精分,不是弱智,于我来说,喜欢这回事,差别只是程度的问题,大部分是没什么所谓。

  就好比我喜欢杨过这回事,不过是因为他聪明机巧,平日里我两个比较玩得来。而杨过喜不喜欢我这回事,我没什么所谓,故而不曾在意过。

  杨过露出细思恐极的表情:“你把我当成你的狗,欢喜之心却是当成男人……?!”

  我也不知要如何解释,头大如斗:“狗男女么,不就是欢喜却不能相好的关系么?我欢喜你,就当你是狗了。”

  杨过:“……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我又表示理解:“杨过,我晓得你是睚眦必报的人,你又能耐,谁被你厌了都没好果子吃。往日在桃花岛上,大小武没少吃你的闷亏,今儿个是我失言,你把我嘴都咬破了,也算回本儿,咱们就此揭过,来日你莫要报复我了罢。”

  杨过:“……”

  我摇尾乞怜的笑笑。

  杨过:“芙儿,我……”

  这时心急我不见了的黄蓉一行人找上船来,看见我她就嚷开了:“芙儿!果然是回来了,你这孩子,你说说你这么大人了,怎么走个道还能走散呢……你嘴怎么了?”

  下一秒她一声暴喝:“杨过!”

  不愧是年近三十的已婚妇人,完全看出来了,估计脑补出来的内容比真相更精彩缤纷。

  扭头果见杨过唇边沾血,她狂怒之下,一巴掌甩将过去,她个武林高手,这是要毁了杨过这张招桃花的脸啊……毁了也好,最好是小笼包不忍直视,也许打折他腿,废了他武功,凡此种种,简直条条大路通罗马啊!

  我感觉一扇通往新世界的大门正在缓缓打开,然后听到郭靖一声:“蓉儿,不可!”抢上前来,护住了杨过。

  我:……这主角光环管的也太宽了。

  黄蓉:“靖哥哥,你还护着他!你瞧瞧芙儿,我们芙儿还不满十三岁,这色胚简直狗胆包天!”

  狗……

  也许是这个字触到了杨过大受刺激的神经,他魔怔了,咣当一声跪在郭靖面前:“郭伯伯,求你把芙儿许配给我,我绝不会因为郭杨两家上一辈的恩怨怠慢她的!”

  此言一出,黄蓉面上血色尽褪。

  当夜宿在客店,黄蓉演尽一哭二闹三上吊,让郭靖把杨过送走。

  郭靖愁的要死:“过儿他无亲无故,你要我把他送到哪里去?”

  黄蓉脱口而出:“送去终南山!你人熟也好说话。杨过他如今就是个急色鬼,合该去全真教修身养性!”

  这果断,可见早就打算好了,如今更占了理,不怕郭靖不依她。

  半夜杨过爬窗子来找我:“芙儿。”

  我:“罗密欧?”

  “……”杨过不明觉厉的冲我笑笑。

  我放了他进来,犹豫问:“杨过,莫不是你其实愿意娶我的?”

  从前我一直觉得,对杨过这个偏执狂,我还是有那么一点自信,能以己度人去揣测他的想法的,所以我很难相信,将来他经历过十几年行走江湖的大风大浪之后,和郭襄组成大叔和萌萝莉的标配不奇怪,但凭他现如今的觉悟,怎么会愿意娶一个杀父仇人的女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藕断思莲说:

  儿童节双更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