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腹为婚的事我真不愿意提,想想那些为他终身不嫁的女子,我心里就膈应的慌:“我爹爹妈妈刚说的那些话,你都听着了。”

  杨过:“嗯。”

  我问:“那你还愿意去桃花岛?”

  杨过沉默着,鼻尖上渗出细细的汗珠,半晌,他说:“男子汉大丈夫一诺千金,我既答应你去桃花岛,就一定会去!”

  我斟酌片刻:“……其实,你心也挺大的。”

  杨过:“……”

  我解释:“我是在夸你。”

  “……”杨过突然乐不可支,笑了好一会儿道:“我就说阿姨怎会因为郭伯伯不如我聪明机灵,会讨女孩儿欢喜这种事生气。原是怕我拐了你做媳妇儿。”

  我想起他那庞大的后宫阵容:“你不用拐谁,多的是女孩儿追着你跑。”

  杨过问:“那芙儿你呢?”

  我想了想:“我不如你多。”

  貌似也就大小武,后来还移情别恋的飞快,后来嫁的男人也是稀里糊涂就嫁了......真愁人。

  杨过一脸蛋疼莫名:“……算了!”

  到了桃花岛上,杨过服了黄蓉的解药,余毒去净。稍作休整,我们四个一起行了拜师礼,过起了无忧无虑的生活。

  从前郭芙娇蛮顽劣,又得了二个帮凶,成天跟杨过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平日更是口角不断,几个熊孩子闹腾的个桃花岛鸡犬不宁,乌烟瘴气。

  我却没这样兴致。

  本来黄蓉在世界意识的煽动之下,确实咋看杨过都觉得神似杨康那种心术不正的奸邪之徒,甚为厌憎。觉得杨康虽不是她亲手所杀,但也可说死在她的手里,给杨过学去了她的武功,却是养虎为患。

  我看不上她这样小人之心,坚定的站在杨过一方共进退,唆使他们夫妻分工,郭靖教武,黄蓉教文,她既然喜欢教做人就满足她,大家一起来读书,皆大欢喜。

  黄蓉被堵的干笑:“还是我的芙儿最聪明。”

  但是毕竟江湖草莽,又不打算科举入仕,行走江湖,秀才也干不过兵,还是用拳头说话的时候多,由是每日也就两晌各一个时辰,用来读些诗书。

  但武家兄弟都是看武学典籍,我看些医典和野史,只有杨过苦逼被黄蓉揪着背四书五经。

  这些书在他幼时穆念慈教过他一些,他本就聪慧有悟性,如今再去识记毫不费力,解义也有条理。

  黄蓉的脸色却并不见好转。她对杨过自来就有些同性相斥,不啻于用自己最邪恶的心思揣摩杨过,一天天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我是生怕她找着理由把杨过送去终南山,处心积虑的与她周旋,得空就缠着让她给我们讲解人体穴位的奥义,然后拉着杨过,戳成蚂蜂窝。

  秉持着金针打穴,杀人不见血的关键词是不见血,就是说认穴要稳准,我一直刻苦勤练。

  杨过都快被我扎出心理阴影了,看见武家兄弟跃跃欲试,还坚.挺的说他可以。

  我叼着已经变成普通银针的冰魄银针,劝他退下:“杨过,不要逞强,你都快精尽人亡了。”

  武修文连连点头:“是啊杨大哥,你脸色这么苍白,快回去歇会儿吧。这儿还有我,我不济也还有我哥呢。”

  武敦儒也点头:“嗯,还有我呢。”

  我在武修文的左边肩膀摸索着,一针下去,他高亢的引颈:“啊——!”

  他屈辱的看着杨过,好似蒙受重大欺骗。

  杨过:“……”

  我也看着杨过,一直以来闷不吭声默默流汗的杨过……原来,其实挺疼的?

  杨过无辜脸:“不怨我,是他自己小白脸子,皮娇肉贵。”

  武修文大怒:“杨过!你说谁小白脸!”

  杨过翻白眼:“谁答应说谁。”

  武修文拍案而起,和杨过对峙,肩膀上银针还在颤悠悠的晃。

  W:最tR新章、◎节@Z上up酷H匠)!网8

  桌上散乱的放着针匣,止血药膏,和人体穴位图册。眼看三人两拨打将起来,我心中感到索然无味,起身离开了。

  穴位在体表并非无迹可寻,仔细去摸完全能感觉到陷坑,穴位被摸到自身也能感觉出来。

  我脑袋里装的东西多,不如杨过专注,我背后有郭靖黄蓉桃花岛靠山,也不如他刻苦,尽管都是我练他,我也能明显感觉到他已学成,只待内力精纯到他打出的金针就像李寻欢的小李飞刀一样杀必死。

  而我还是半吊子。

  次日他们各个一脸颜色,看样子是昨晚背着我偷偷约过了。

  十三四岁的孩子,正是血气方刚又泼皮无赖的时候,打不服,讲不听,被郭靖罚扎马步,黄蓉笑说男孩儿哪有不淘气的。

  她是只要自家女儿没事,别人家的孩子磕磕碰碰不心疼。

  我也开始乖乖跟着郭靖的教程,从江南七怪的独门功法学起,琢磨金针打穴的功夫决口不再提。

  黄蓉只道女儿又是一时兴起,弃了也不意外。

  三个少年倒是为此忐忑了好一阵子,见我没事人一般,也才渐渐信了黄蓉说的。

  事实上,我的确是。

  只是第一批订制的金针还是在没多久之后送了来。

  冰魄银针毒性尽去之后,我和杨过曾揣测针身上的花纹有何用意,最后将针印在馒头上,发现是个古篆体的陆字,不由一番唏嘘。

  此事给了我们灵感,这第一批也是最后一批金针绝版孤品,每人只得九根,纹路只有我们自己才知道划的是什么玩意儿。

  我却只是偶尔拿出来串串桃花树干上的大灰蚂蚁,以及很突然的杨过走在路上,被飞针刺个正着。

  杨过:“你干嘛!”

  我:“百步穿杨。”

  杨过:“……”

  改日武修文也一根针飞过去,被杨过躲开,并嘲讽:“凭你也想百步穿杨?再练一百年吧!”

  武修文:“……”

  于是当晚又是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次日再一同被郭靖罚扎马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