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乱入神雕侠侣(5)

  花很好看,却并不是什么稀罕物,我看看郭靖,默默分出一半给黄蓉:“妈妈喜欢便拿去吧,爹爹不是杨过这种聪明机灵的人,莫要怪他。”

  黄蓉:“……”

  上午在客店休息时候,郭靖特地出门买了花来,想博她一笑,然并卵。

  杨过折了柳枝,用早上的花一起辫了花环给我戴,凉丝丝的又遮阳,我向他道谢,郭靖欢喜,黄蓉又气了。

  我们都很无奈。

  下午雇船东行,舟行半日,天色向晚,船只靠岸停泊,船家淘米做饭,花已经干蔫了,我倚着船窗摘花瓣。

  杨过凑过来:“这是在做什么?”

  我把花瓣往水里掷:“落花流水。”

  杨过:“……你们桃花岛的人真会玩。”

  我:“等我练出飞花摘叶伤人的内力,就把花瓣当石子打水漂。”

  杨过:“……”

  岸上柳荫下传来小孩的哭声,我不理。

  小孩哇哇痛哭,我就不理。

  黄蓉在船头:“是武家的敦儒,修文小侄,你们怎么啦?”

  武修文哭道:“我妈死啦!”

  ……

  我捂着额头深深叹气,大半个青春期的跟屁虫来了,躲不掉。

  武三娘给武三通被冰魄银针伤的腿吸.毒死了,武三通疯疯癫癫不知所终,黄蓉和郭靖下船帮俩孩子葬了母亲,并将他们也一并带着回了桃花岛。

  在海边雇了大船,郭靖伤势慢慢痊愈,和杨过聊了人生,得知他母亲因病逝世和流落嘉兴的经过,不胜伤感。

  杨过出了船舱,我正蹲在门帘边上听墙角,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我将食指竖在唇上:嘘。

  杨过:“?”

  只听舱内郭靖说道:“我向来有个心愿,你自然知道。今日天幸遇到过儿,我的心愿就可得偿了。”

  黄蓉:“我不答应。”

  郭靖愕然:“怎么?”

  黄蓉:“芙儿怎能许配给这小子!”

  郭靖:“他父虽然行止不端,但郭杨两家世代交好,我瞧他相貌清秀,聪明伶俐,今后跟着咱俩,将来不愁不能出人头地。”

  黄蓉:“我就怕他聪明过分了。”

  郭靖:“你不是聪明的紧么?那有什么不好?”

  黄蓉笑:“我却偏喜欢你这傻哥哥呢。”

  郭靖也笑:“芙儿将来长大,未必与你一般也喜欢傻小子。再说,如我这般傻瓜,天下只怕再也难找第二个。”

  黄蓉羞他:“好稀罕么?不害臊。”

  两人没羞没臊的开始调.情,我瞥了杨过一眼,他的脸逆着光,面目模糊。

  郭靖重提话头:“我爹爹就只这么一个遗命,杨铁心叔父临死之际也曾重托于我。可是于杨康兄弟和穆世姐份上,我实没尽了什么心。若我再不将过儿当作亲人一般看待,怎对得起爹爹与杨叔父?”

  黄蓉柔声道:“好在两个孩子都还小,此事也不必急。将来若是过儿当真没什坏处,你爱怎么就怎么便了。”

  郭靖:“多谢相允,我实是感激不尽。”

  黄蓉:“我可没应允。我是说,要瞧那孩子将来有没有出息。”

  郭靖:“……杨康兄弟自幼在金国王府之中,这才学坏。过儿在我们岛上,却决计坏不了,何况他这名字当年就是我给取的。他名杨过,字改之,就算有了过失,也能改正,你放心好啦。”

  黄蓉笑:“名字怎能作数?你叫郭靖,好安静吗?从小就跳来跳去的像只大猴子。”

  郭靖说不出话来,黄蓉转过话头,不再谈论此事。

  黄帮主歪楼一把好手。

  门外我和杨过蹲在原地,他看我,我也看他。

  杨过:“……”

  我:“……”

  杨过扭头走了。

  我:“……”

  他内心一直希冀是个大英雄的亲爹,就是黄蓉口中那个没得好死的完颜世子。

  当年这事也算轰动,杨过日后行走江湖早晚会知道,不管当时有着怎样恩怨纠葛的表象,事实反正就是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只有郭靖这么感人的双商,才会觉得和杀父仇人的女儿指腹为婚这种事情,也可以一码归一码。

  不怪黄蓉以己度人:届时杨过又怎会善待她的女儿?

  杨过走开时候脸色很是不妙,大概也跟她想到一块儿去了。

  最/o新m%章{节{上fa酷匠网

  我心说如果杨过不再想去桃花岛,我其实仍然很愿意帮他找干爹私奔,再往后凭他和老毒物的关系,上终南山都难,入全真教就更不用想了。没有跟全真教那帮牛鼻子三番五次的戏耍,他也不会成为小笼包的狗。

  ……他原本是我的狗。

  我郁郁蹲在甲板上,跟小明说我的打算,手里也没闲着,把瓷瓶中第五遍涤过冰魄银针的药水倒海里,将针倾入旁边铜盆,盆里有水有活鱼,待会儿鱼若不死,就说明这针已经没有毒性,若是死了,该它倒霉。

  小明沉默片刻:“小衍啊,毕竟原著里此时的剧情才到第二章,主角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你不能心急,心急吃不着热豆腐。罗马非一日之功,毕竟是影响了几代人的神作,辣摸强大的精神力支撑,就算你是个出类拔萃的百分百精分,也不可能三五天就轻易将它狗带。”

  我叹气:[可是我这暴脾气。]小明:“你闲着没事多琢磨琢磨这个世界里可以魂穿带走的东西,比如武功秘籍,内功心法什么的,好好学着点,这种资源的累积就是你在下一个世界的金手指。你现在是在做什么?”

  我木着脸,盆里的鱼已经翻着白肚皮浮尸了。

  小明:“你在毒鱼?你要用它投食杨过吗?别痴心妄想了,直接打死和毒死都是不行的!”

  我:“……”

  杨过默默将针捞出来用布包了几层,拴了根细绳子泡在海里,绳子另一头系在栏杆上,然后将盛着水和死鱼的盆子直接扔海里。

  我:“……污染环境,没公德心。”

  杨过:“索性坐实了我这个坏人的名声。”

  我站起身瞧着他邪肆落拓的模样,心中又冒出那个念头:这是我的狗。

  ……抑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