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你对普通平凡的正常人有偏见,你一个任性狂野,桀骜不羁的精分,不会懂我们的智慧,理性,深晓大义的。”

  我:[你羡慕嫉妒恨吧。]小明:“并没有,你这种人治这种世界,正好是对症下药!”

  我:[你羡慕嫉妒恨吧。]小明:“……”

  她不再理我,我也有点睡醒了,爬起来试着运行桃花岛的内功心法。

  郭芙这小妞毕竟郭靖黄蓉手把手教出来的,虽然平时贪玩惫懒,底子却很扎实,又有黄家的好基因,堪称练武奇才。

  此时已经半夜,柯瞎子还没睡,我就跟他一起去看了看杨过。

  撸剧情时候我是上帝视角,注意了一下身处的这个时间节点,知道白天从李莫愁手底下救了杨过的那一石子是黄老邪打出的。

  也知道柯镇恶内心怜悯杨过身中剧毒,这一晚上他已经来来回回看了杨过好几次,只是他惯用毒蒺藜,与冰魄银针的毒性全然不同,解药不能混用,只得束手无策,隔天却被杨过为了保护老毒物而设下种种陷阱,欺负他目不能视,险些丢了性命。

  当时老毒物已经告知杨过老瞎子追杀他是因为早年他曾杀了老瞎子的五个结拜兄弟。

  5:最,新'u章$节‘B上&酷i匠网

  素来武侠世界重义轻生,杀人不偿命,但也有个是非曲直可论。

  杨过不知道老瞎子好心待他,只因为更亲近干爹,便要为干爹害老瞎子性命,足见他心中只有亲疏远近,没有善恶好坏。

  和我一样。

  这样的三观,难怪黄蓉要教他知书明理。而我在源世界,被关在疗养中心。

  我虽轻狂,却非不识好歹,柯镇恶待郭芙是掏心掏肺的好,我既然融合了郭芙的记忆,不能再分彼此,难免也要被她许多感受和心性习惯影响,知道柯大公公要有难,肯定也是要帮他一帮的……唉,麻烦!

  郭靖黄蓉忙了半夜回来,也没找全草药,杨过的毒却好转了。老毒物和他会完面跑掉时候正被他们回来瞧见,因为他是头朝下用手跑,认错的可能性极低,二人在旁边悄悄合计此事,但并没有多问杨过什么。

  连郭靖都隐约觉得,问他也不会说了。

  药没找齐,但配合老毒物的心法,已经大大缓解杨过体内毒性。

  我将多余的药汁用筷子蘸了,滴进盛放冰魄银针的瓷瓶里。

  杨过已经成功的误以为我白天踹他那一脚是怕他中毒,虽然他后来还是被剧情君给毒倒了,心里却没有怨到我头上,方才还谢了我。

  我专心捯饬药:“日行一善,不足挂齿。”

  杨过扒在旁边:“你取这药汁作甚?”

  我让他看里面的银针,挤眉弄眼:“见者有份,等我去了这针的毒性,咱们五五分。”

  杨过:“额……三七就好。”

  我:“这种小事怎样都好。这银针若是用着顺手,回头到桃花岛,咱们也打一批,练这一手方便携带的暗器功夫。”我说的高兴了,眯着眼睛畅想未来:“桃花岛有许多医典,研究下金针打穴,杀人不见血,不错。”

  不得旁边应和,我扭头看去,杨过一脸神游的荡漾表情,瞧着我傻笑……不就是私会干爹培养了一下感情么,怀春似的。

  我将瓷瓶塞紧盖子收起来,板着脸走了。

  次日离了嘉兴向东南行,决定先回桃花岛,治好杨过的伤再说。

  杨过果然是拿人当了自己人就会很热情。他本就性格开朗,绕着人跟头金毛犬似的,十分幼稚。我的一点小冷艳,恶趣味,暴力倾向,都不能让他消停。

  一整天下来,黄蓉时不时看我,看得我心里毛毛的,晚上投了客店,她让柯镇恶与杨过住一房,我与他们夫妇住一房。

  睡前一直坐在床头瞧着我,十分慈爱,我无法直视,闭目假寐。

  过了一会儿听见她忧心忡忡说:“靖哥哥,我怎觉得这两日芙儿怪怪的?”

  郭靖嗯了一声,还挺满意:“是乖觉了不少,见识了些许江湖恩怨,芙儿像个大孩子了。”

  黄蓉怒嗔:“这哪里是什么乖觉,分明是懒洋洋没精打采!……莫不是内功修炼出了什么岔子,她年幼贪玩不用功,才没有明显走火入魔的症兆?”

  我:……

  略一回想从前的郭芙,我确实是……沉稳了些。

  然而那又怎样,任她黄蓉智多近妖,刁钻古怪,我郭芙的壳子摆在这,如假包换,有恃无恐。

  只是现在被她疑心了走火入魔,若她再有进一步动作,恐怕我会有被梳理经脉,甚至废了武功的大.麻烦也说不定……唉,苦恼!

  大半夜时候欧阳锋果然又来找杨过了,几个功夫了得的武林高手,打的房倒屋塌,整个客店呼爷喊娘,乱成一团。

  原剧情里的这一晚,几个人打坏了人家客店怕赔钱,打完趁夜一口气跑了七八里地,天都快亮了才想起来没顾上杨过,后来他为了掩护欧阳锋逃命,约了晚上铁枪庙再见,自发归队。但见几人丝毫没在意他脱队的事,心情可想而知。

  我恐他为了这个对我们这伙人心生芥蒂,也是殚精竭虑,睡得迷迷糊糊听见打斗声,爬起来就要去找他,他却先来了,说外面一片混乱,问我无恙否。

  算他有良心。

  我略高兴:“我没事,正要去找你。”

  杨过也高兴,随即忧心,他知道在房顶上剽悍的以一打三,忘了自己是谁的老毒物,正是他干爹,闪烁其词的问我知不知道这人和我家有什么仇,怎么见面就要打个你死我活?

  他亲爹杨康和他干爹的亲儿子欧阳克,都是被黄蓉害死的,那段恩怨的原剧情我也有所涉猎,太复杂了,一言难尽,我想想就头大。

  于是答:“跟我有什么关系?”

  杨过:“……你心真大。”

  我:“跟你有什么关系?”

  杨过干张了张嘴,闷闷低下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