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了?”凌雪儿问。

  “他们的订婚宴,就在你生日的那天。”慕容箐箐愤愤不平的说,“他们根本就是故意的!”

  “那又怎样?”凌雪儿冷笑一下,“我的生日宴会,要办,而且要办的十分盛大。”

  “可是,那一天,他们有订婚宴,应该有很多著名的人去。”慕容箐箐说。

  “那又怎样,本来,我是想,我的生日宴会,你们给我庆祝就好了。不过,是他们挑衅,我也不能输啊。”凌雪儿的眼里闪过一丝阴狠。

  “你想做什么?”慕容箐箐问。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凌雪儿说。

  “嗯。”慕容箐箐离开了。

  一个人走到慕容箐箐身边,在她耳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她的脸色越来越难看。那人走后,她走向了凌雪儿。

  “雪儿。”慕容箐箐叫道。

  “什么事?”凌雪儿看着她问。

  “篮球场出事了。”慕容箐箐严肃的说。

  “怎么了?”凌雪儿问。

  “有人被打了,打人的人自称是F班的人,嚣张的不行。”慕容箐箐说。

  “哦?”凌雪儿饶有兴趣的发出了声音。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我们劝过训过好多次,他们都不听。”慕容箐箐说。

  “是吗?有多少人?”凌雪儿问。

  “十多个。”慕容箐箐说。

  “好,我们去看看。”凌雪儿说。

  “嗯。”慕容箐箐和凌雪儿带着篮球队的人去了篮球场。

  到了看球场,发现一群人,围着一个很瘦弱的男生。那群人里有男也有女。

  凌雪儿让他们停在观众席,她自己走了下去。

  “喂,我说,你们是谁是F班的人?”凌雪儿大声的喊道。

  “哟,又来了一个不怕死的!你知道不知道,我们是F班的人,赶紧给老子滚,少浪费老子的时间。”一个人说。

  “是吗?我要是非得管呢?”凌雪儿浅笑着问。

  “那还说什么,打啊!”那人说。

  “等会,开打之前,我问一下,你们知道我是谁吗?”凌雪儿说。

  “谁他、娘的管你是谁啊?!兄弟们,打他,打死了,算老大的!”那人喊道。

  那群人围住了凌雪儿。

  听到这话,凌雪儿的眼眉抽了抽,说:“你们这么坑你们的老大,真的好吗?你们这么坑她,她要是知道了,她会哭的。”

  “你他、娘的是谁啊,你管那么多干嘛?”那人说。

  “好吧,你们动手吧。”凌雪儿一副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的样子。

  “既然这样,兄弟们,别和他废话,打他。”那人说。

  可是,一分钟还没到,他们全部都躺在地上呻、吟。

  凌雪儿装作惊吓的看着他们,说:“你们,你们没事吧?我是不是,下手太重了?”

  “你他、娘的是谁啊?没听说过学校里有你号人物啊?”那人说。

  “我啊,我就是你们口中的老大啊。”凌雪儿理所应当的说。

  “什么?!”他们一个个的都傻了。

  “哎,现在的孩子们啊,真让人不省心。喂,你们还要看多久啊,快下来收拾啊。”凌雪儿冲观众席喊道。

  他们马上跑了下来。

  凌雪儿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说:“我的名声,是不是很好用啊?”

  “你,你到底是谁?”一个人爬起来问。

  “我啊?我是,凌雪儿。”凌雪儿笑着说。

  yT更9新Zl最G快K%上$8酷匠A网

  “你说你是老大,有什么证据?”那人说。

  “证据啊。”凌雪儿苦恼的想着,“还真没有。”

  “那你还装什么老大,你要是凌雪儿,我就是凌雪儿他爹!”那人狂妄的说。

  “啧啧。”凌雪儿走过去,绕着他看了一圈,嫌弃的说,“我还真没你这么高,大,上的爹。”

  “你现在还装什么凌雪儿啊,你还真以为你是他啊?”那人不屑的说。

  “也是,我该给自己整个牌子,挂着胸前。然后牌子上写着:我是凌雪儿。”凌雪儿想了想说。

  “你他、妈是shaB么?”那人骂道。

  凌雪儿眼里充满了不耐烦和怒气,说:“我和你们玩了,小石头,收拾他们吧。还有,等会我让他们给我送点钱过来,你们给那些被打的孩子一些补偿吧。”

  “是。”小石头说。

  慕容箐箐走到凌雪儿的身边,说:“雪儿,怎么了?”

  “我,饿了。”凌雪儿可怜兮兮的说。

  “好,我带你去吃东西。”慕容箐箐笑道。

  “不,你和小老虎两人玩去吧。我找峰子就行了。”凌雪儿一脸的坏笑。

  “凌雪儿!”慕容箐箐瞪着凌雪儿。

  “峰子快跑,箐箐发威了!”凌雪儿带着峰子跑了。

  “雪儿,你慢点,小心摔了!”慕容箐箐喊道。

  “知道了!”凌雪儿喊道。

  “队长,等一下。”峰子叫到。

  “怎么了?”凌雪儿停下来看着他。

  “你是因为伤口裂开,才跑开的吧。我们去医务室,我给你包扎伤口。”峰子说。

  “谢谢你,峰子。”凌雪儿笑了。

  “说什么谢谢啊,都是我应该的,走吧。”峰子腼腆的笑了。

  “嗯。”凌雪儿和峰子去了医务室。

  峰子给凌雪儿慢慢的拆绷带,峰子看着凌雪儿胳膊的伤口,说:“很疼吧。”

  “不疼了。”凌雪儿说。

  “骗人。明明就很疼。”峰子心疼的说,“你这家伙,那么讨厌医院,那么讨厌和陌生人待在一起,你肯定是提前出院的。现在伤口裂开,肯定很疼。”

  “没事的,现在已经不疼了。真的,我在医院住了一个月,好多了。现在处于恢复期,刚刚用力过猛,已经愈合了的伤口才会裂开的。真的没事了。”凌雪儿说。

  “还说不疼。”峰子帮凌雪儿换药,重新包扎。

  “谁!”凌雪儿冲着门口喊着。

  峰子去开门,却什么也没看到。

  峰子走了回去,说:“怎么了,什么人都没有啊?”

  凌雪儿眯着眼睛,看着门口,说:“最近,学校发生了什么事情?老头子呢?”

  峰子想了想说:“学校最近转来很多学生,总是闹事。而且很大一部分,是以我们的名义做坏事。校长因病住院了,现在的代理校长是校长的孙子。他本来是想动我们的两班的,但是,被箐箐他们压了下去。”

  “嗯?那为什么小石头说没发生什么事呢?”凌雪儿奇怪的问。

  “队长,你太久没来学校,忘了小石头他的特性了?”峰子看着她。

  “小石头有什么特...”话还没说话,凌雪儿举起双手就要拍大腿,但是被峰子拦了下来。

  “队长,你冷静点。”峰子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嘿嘿,那个,我忘了我身上还有伤了。”凌雪儿不好意思的笑了。

  “队长,你至于那么激动吗?”峰子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小石头他不就是那样吗?对于除了与他有关的事,或者与他亲近的人有关系的事,还有你的事,他在意过其他的事吗?他就只有一身肌肉,就没脑子。他就是典型的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嗯。”凌雪儿点点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