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队长,你这是做什么啊,不能打球,就不能打呗。你好好的就成了。”小老虎说。

  “对啊,队长,你不必在意的。”黑子说。

  “队长,我们几个也可以的。”峰子说。

  “队长,别伤心了,你的手不能用力,可是,我们有的是力气啊。以前,都是你在保护我们,现在,轮到我们保护你了。”一个队员说。

  “对啊。”另一个队员说。

  “谢谢,谢谢你们。”凌雪儿高兴的说。

  “和我们客气什么啊?!”

  “就是,我们不是一家人嘛?!”

  “对,我们是一家人。”

  “我们是一家人!”所有人都喊了起来。

  “嗯,我们是一家人。”凌雪儿说。

  “好了,好了,快去坐着吧。”慕容箐箐说。

  “嗯。”凌雪儿回到座位,“好了,继续上课吧。”

  “是。”

  所有人都乖乖的坐在位置上,在讲台上讲课的人也是精神抖擞。

  下课了,所有人都围着凌雪儿,问她这段时间干什么去了。

  连有外人来都没有发现,如果不是凌雪儿说的话,他们还一直吵着凌雪儿呢。

  “你们,是谁来着?”凌雪儿看着他们,一点都想不起来是谁,不过他们的味道很熟悉。

  “雪儿?你回来了?”沐泽冲了过来。

  因为凌雪儿被他们里三层外三层的围着,没地方躲,不过还好他们帮她挡下了他。

  “我说,兄台,你冷静点。”凌雪儿的嘴角抽了抽。

  “对不起,雪儿,我吓到你了吧。”沐泽站好说。

  “那啥,你谁啊?我和你,熟吗?”凌雪儿看着沐泽问。

  “我说你啊,她连你是谁都不记得,你还跑那么快,真是丢人。”慈香队长缓缓走来,礼貌的对着凌雪儿,“你好。”

  “你又是谁啊,我认识你吗?”凌雪儿皱着眉说。

  “...”这下慈香队长尴尬了。

  “你们两个赶紧离开吧,队长不喜欢和陌生人带着一起。”慕容箐箐下逐客令。

  “你当真不记得我了吗?”慈香队长不死心的问。

  “我应该知道你是谁吗?”凌雪儿反问。

  慈香队长气呼呼的走了。

  沐泽眼中闪过失望,他转身要走了。

  “那个谁,沐泽,你等一下。”凌雪儿犹豫着开口。

  “记得我?”沐泽激动的说。

  凌雪儿看着他那准备随时扑过来的姿势,嘴角抽了抽,说:“淡定,淡定,别激动。”

  沐泽这才发现自己失态了,调整好情绪,说:“你记得我?”

  “嗯。”凌雪儿点点头说,“那个,我叫住你,是想告诉你,你可以加入我的班级,不过,有一个月的试用期。”

  “真的?”沐泽再一次激动了。

  “我说,你淡定点。”凌雪儿欲哭无泪的说。

  “对不起,我太激动了。”沐泽抱歉的说。

  “两个班,你随便选一个吧。”凌雪儿说。

  “好。”沐泽说。

  “不过,我先说一点,学习跟不上的话,后果自负。”凌雪儿瞥了沐泽一眼。

  沐泽脊背一凉,挺直了身体:“是,我会努力的。”

  “嗯。”凌雪儿点点头。

  “队长,你为什么要让他来班里啊?我还没有认同他诶。”小石头不满的说。

  “怎么,你看上他了?”凌雪儿饶有兴趣的看着小石头。

  “怎么可能?”小石头大喊。

  “好好好,不可能,不可能。”凌雪儿敷衍的说。

  “队长!”小石头叫道。

  “好了,我告诉你。”凌雪儿露出一抹不明愿意的笑,“你不觉得,这生活,越来越有趣了吗?”

  “什么?”小石头不明白。

  “不明白啊。”凌雪儿看着他。

  “嗯,不明白。”小石头诚实的说。

  “不明白去问箐箐或者小老虎他们去。”凌雪儿不想告诉他。

  “哼,问就问。”小石头气呼呼的跑去问了。

  凌雪儿看着门口,眯起了眸子,不知道再想些什么。

  “雪儿。”慕容箐箐叫道。

  “怎么了,箐箐?”凌雪儿看着她。

  “你好像,不一样了。”慕容箐箐仔细的看着凌雪儿说。

  “哪里不一样?”凌雪儿笑着看着她。

  “你好像更喜欢笑了,而且你的笑好似总是到达眼底。”慕容箐箐说。

  “不好吗?”凌雪儿问。

  “不是不好,而是不真实。”慕容箐箐低下了头,“身边有一个人一直以来都是一种性格,忽然换了一种性格,任谁都会这么想。”

  “是这样吗?”凌雪儿想了想,“不过,看来,你要接受我现在的性格了呢。”

  “发生了什么事吗?”慕容箐箐抓住了重点。

  “是啊,发生了好多的事呢。所以,想要换一种性格,换一种心情。现在我想,以一种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凌雪儿说。

  “嗯。”慕容箐箐点点头。

  “最近,凌家怎么样了?”凌雪儿眯起了眼睛。

  “他们啊,好像是要摆订婚宴,邀请了很多人。”慕容箐箐回想着。

  “哦?应该会很有趣吧,我想去凑个热闹呢。”凌雪儿眼里闪过一丝狡黠。

  “可是,哪里会有很多陌生的人,而且是在你讨厌的地方。这样,你也要去吗?”慕容箐箐小心问着。

  “凌峰岳送了我一份‘大礼’,我怎么能不回礼呢?”凌雪儿在“大礼”二字上,加重了读音。

  “好,我知道了,到时候,我会带着你去。”慕容箐箐说。

  “不必了,我会自己去,而且是光明正大的去。你还是和你的老虎哥哥两人恩爱去吧。”凌雪儿好心情的看着他们的玩笑。

  “雪儿!”慕容箐箐娇喝。

  *酷{匠|网唯N一正版t3,其Sf他都==是盗版、

  “哈哈哈哈...”凌雪儿笑了起来,“对了,宴会在什么时候?”

  慕容箐箐楞了一下,咬着下嘴唇,一副不愿说的样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