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他们都是跟着凌雪儿的。虽然,凌雪儿和荣云影闹掰了,他们跟了荣云影。但是,当他们看到凌雪儿受伤的时候,说不愤怒那是假的。凌雪儿是他们的宝,根本不会让她受一点伤。可是,这次,凌雪儿在他们面前受了这么重的伤,他们恨不得把眼前的人撕碎。并且,当他们知道有兄弟死在那些人手上的时候,他们的愤怒值一路飙升。所以,当荣云影冲出去的时候,他们没有一丝犹豫,也冲了出去。他们狠狠的教训着那些人,为那些死去的兄弟和凌雪儿报仇的同时,也发泄着心里的愤怒。

  凌雪儿不知道从哪拿出一把匕首,走向了狼爷。

  狼爷看着一步步向他走来的小女孩,那女孩拿着匕首的手一直在抖,好似下一秒匕首就会掉下去。可是,那女孩身上散发的气势,让他这个常年行走在腥风血雨中的人都会害怕。他很想知道,在这个女孩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她会有如此强大的气势。

  “你就不怕我一枪打死你吗?”狼爷用枪指着她说。

  ^}看u/正#q版jC章`o节SS上酷●匠E_网(…

  “我如果怕,今天,就不会来了。”凌雪儿说。

  一枪打在了凌雪儿的脚前,一个声音传来:“你若在向前一步,下一枪就不是是打在地上了。”

  凌雪儿看向他,面无表情的开口说:“影,小叶子,有人要杀我。”

  那可怜又害怕的语气,如果不看凌雪儿的表情,会让人以为是某个小女生被人欺负了。

  荣云影和烨磊抓住风冥逸,他们挑断了风冥逸的手筋和脚筋,然后把他送到了凌雪儿的面前。

  “速战速决。”荣云影说道。

  “风总?”凌雪儿看着脚下的人,叫道。

  “凌雪儿,你卑鄙。”风冥逸喊道。

  “我卑鄙?”凌雪儿好笑的说,“风冥逸!你居然说我卑鄙!我之前救过你,你都能毫无心理负担的偷袭我的兄弟。我很想问问你,你在偷袭杀我兄弟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想想你自己是何等的卑鄙?!你说让我做你女人的时候,你怎么不说你自己卑鄙?!你们男人都是贱、人,为什么都要这么贱呢?”

  凌雪儿的眼神再一次变成的嗜血,她把风冥逸翻了个面。风冥逸本来是趴在地上的,现在变成了躺在地上。然后,凌雪儿一脚踩在了他的下、体。风冥逸发出了杀猪般的嚎叫,凌雪儿好似没有听到一样,继续踩,一下接着一下,一下比一下狠。凌雪儿把风冥逸的下、体踩得血肉模糊,高轩宇都不忍心看了。

  “凌雪儿,你,你怎么敢?!你怎么敢?!”风冥逸喊道。

  “没什么,我不敢的。”凌雪儿平静的说。

  凌雪儿看向了四周,发现那些人一个接着一个的倒了。最后,除了风冥逸以外,没有一个活口。

  “雪儿,他怎么办?”荣云影问。

  “你们看着办吧。我累了。”凌雪儿说完,就倒下了。

  高轩宇接住了凌雪儿,说:“快走吧,已经拖了很久了。”

  “嗯。”荣云影点点头,“你们慢慢折腾他吧,死活不论。”

  “是。”

  然后,荣云影开着车飞速向医院进发。一路上不知道闯了多少红灯,后面有多少交警追着。

  到了医院之后,荣云影和高轩宇留下来解决交警,烨磊送凌雪儿去治疗。

  一路畅通无阻的进入了急诊室,烨磊没有参加手术,他怕他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所以在外面等待。

  “烨磊,怎么样?”荣云影过来了。

  “还在手术。”烨磊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疲惫的说。

  荣云影坐在烨磊的旁边,看着手术室说:“我就不该同意她来的。”

  “就算你不同意,她还是会去的。”烨磊感到一阵烦躁,“该死!”

  “是我们太没用了。”荣云影说。

  四个小时后,凌雪儿被推了出来。

  “医生怎么样?”荣云影问。

  “二十四小时之内会醒。病人的情况很不好,之前就受过伤,大出血。你们送来的时候又太晚了,具体能恢复成什么样子,就只能看病人自己的了。你们最好给病人补补身子,她的底子很差。”医生严肃的说。

  “她的手,会影响生活吗?”荣云影蹙眉。

  “恢复的好的话,日常生活是没有问题的。”医生说。

  “那,玩匕首呢?”荣云影问。

  “玩匕首?”医生不解的反问。

  “切菜会有影响吗?很整齐的那种。”荣云影问。

  “可能不行。病人的情况,即使恢复的很好,也不支持用力。切菜可以,但是,要是切的很整齐的话,会很困难。”医生说。

  “打拳也不行了吗?”荣云影眼里闪过一丝阴霾。

  “打拳?你是在开玩笑吗?病人的手根本无法再用力,如果打拳的话,那双手,就被想再要了。”医生生气的说。

  “那她的手,能承受的重量是多少?”荣云影问。

  医生思考了一下:“最多两千克。”

  “是,我知道了。医生,你辛苦了。”荣云影闭上眼睛说。

  “这是我的职责。”医生离开了。

  “烨磊。”荣云影靠在门框上。

  “怎么了?”烨磊走了过去。

  “出来。”荣云影坐在了走廊的椅子上。

  烨磊关上了门,问:“怎么了?”

  荣云影把医生告诉他的话给,给烨磊重复了一边。

  “怎么会这样?”烨磊一脸的不相信。

  荣云影苦笑着说:“可,就是这样。”

  “那怎么办?小祖宗肯定接受不了这个事实。”烨磊着急的说。

  “我宁愿受伤的是我!一双手再也无法用力,这对于雪儿来说,是多么残酷的事实!”荣云影红了眼眶。

  “该死的!怎么会变成这样!”烨磊看着病房中安静躺在病床上的凌雪儿。这时候的凌雪儿,好像是易碎的瓷娃娃,轻轻一碰,就会碎掉。

  “我们现在还是想想,怎么和雪儿说这个事实吧。”荣云影悲伤的说。

  烨磊咬牙坐在了椅子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