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回你的怜悯,我不需要。”凌雪儿虽然有些不悦,但依然是笑着,“对于你们来说,亲情,温暖,关心,也许是随处可见的,可是,对于我来说,那就是奢望。小的时候,我多么想和我的父母坐在一起,我们开开心心的吃一顿饭,只要一顿就可以了。但是,那只能想想罢了。不过,现在的我,根本不需要那些,因为我有那些为我着想的兄弟,他们就是我的亲人。”

  “我...”

  “老大。”高轩宇刚想说什么,但是被一个进来的人打断了。

  “什么事?”凌雪儿看向了他。

  “这个给你。”那个人手里拿着一个盒子走过来。

  “这是什么?”凌雪儿接过盒子说。

  “你打开看看啊。”那个人期待的说。

  凌雪儿皱着眉头,慢慢的打开盒子。当凌雪儿看到里面的东西时,大叫一声,把盒子扔了出去。

  高轩宇看见那盒子装着的是一只蜘蛛,他皱起了眉毛。

  “这个礼物,你喜欢么?没想到我们天不怕地不怕的老大,居然会害怕蜘蛛!”那人一脸的疯狂。

  “你是谁?”凌雪儿虽然被吓到不轻,但头脑还是清醒的。

  “我是谁?这个问题问的好。我是谁,我为什么会当你的手下?”那个人反问道。

  凌雪儿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他。

  “三年前,你害的我们家破人亡。我爷爷奶奶和我阴阳两隔,我爸爸为了报仇,去你的别墅一直守着。而我则加入了你的帮会,一直等着机会报仇。现在,我终于找到机会了。”那个人狂喜的说。

  “嗯,这样啊,有印象,好像,前一段时间,谁对我说过这样的话来着。”凌雪儿想了想说。

  “今天,我就让你为你做的事情付出代价。”那人掏出枪来说。

  “你还挺能忍,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更何况,只有三年呢。”凌雪儿本来是笑着,但忽然,严肃起来,“我劝你,还是把枪放下,我不会说什么。你如果敢开这一枪,你就彻底完了。”

  “你,你现在受伤了,我当然要趁现在干掉你。”那人手在抖。

  “你,不行。”凌雪儿摇了摇头,“你们训练只是用标靶,根本没有杀过活物,更何况一个活生生的人呢?再说了,你有那个胆开枪吗?”

  “你,你凭什么说我不敢!”那人大声的喊道,似乎是在给自己壮胆。

  “聒噪。”凌雪儿蹙眉,“你若敢,现在就开枪。”

  “我,我,我...”他的双手都紧握着枪,瞄准凌雪儿。

  凌雪儿在高轩宇紧张的眼神下,起身,走向了他。

  “你,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就开枪了。”他紧张地说。

  眼看着凌雪儿越来越近,他闭上眼睛,摁下了扳机。可是,却没有一点反应,这让那家伙顿时傻了眼。

  凌雪儿走到了他的身边,拿过来他的枪说:“下次,开枪之前,记得开保险。”

  凌雪儿拿着枪走到窗边,打开窗户。抬起手,开了六枪,有六只鸟掉了下来。

  凌雪儿把枪还给了他,说:“还有,开枪的时候,记得睁开眼。”

  “你,你就不怕我开枪打死你吗?”那人问。

  “不怕。”凌雪儿说。

  “为什么?”那人恶狠狠的问。

  “因为,你没那个本事。”凌雪儿平静的说。

  “你凭什么说我没那个本事!”那人生气的说。

  “第一,你浑身都是破绽,就算我现在受了伤,我一样可以毫不费力的收拾你。第二,看你的样子,就不像是一个能杀人的家伙。第三,即使综合能力再强,没有实战经验,那也就是一个花架子。”凌雪儿说。

  “...”

  那个家伙被凌雪儿说的不知如何反驳。

  “想杀我,你还是练好了技巧,做好杀人的准备再说吧。今天的事情,我就当做不知道,你该做什么做什么去吧。”凌雪儿挥了挥手说。

  “是。”那人弱弱的回答。

  “对了,走之前,把那只蜘蛛带走。”凌雪儿嫌弃的说。

  “是。”那人把蜘蛛重新装进盒子里,出去了。

  高轩宇松了一口气说:“雪儿,你就不怕那家伙伤到你吗?”

  “不怕。”凌雪儿淡淡的说。

  “如果那家伙是装出来的呢?”高轩宇接着问。

  “你不会明白的。像是我们这种过着刀尖上舔血生活的人,是可以一眼看出那家伙有没有胆量做这种事的。”凌雪儿瞥了他一眼,“杀过人的家伙,他的身上多多少少会带有一些杀戮的味道。不会像是刚刚那个家伙一样,身上的气质纯纯白白的。”

  I%酷●¤匠S|网永久se免!费看(小.t说Qy

  “那,照你说说,只要是杀过人,都会有杀戮的味道?”高轩宇问。

  “不。屠宰场的人,身上也会有的。还有,杀戮是没有味道的,这只不过是对于我们这种人来说的。一般,经常杀生,或者身上背负人命家伙,他们都会长得凶神恶煞的。也许有几个不同的,就像是我。不过,你是不用去分辨这些了,因为没必要。”凌雪儿说。

  “为什么?”高轩宇问。

  “因为,你根本不需要去那些危险的地方。”凌雪儿说。

  “...”因为凌雪儿说的很对,所以,高轩宇不知道说些什么。

  外面传来车的鸣笛声。随后,门就被打开了。

  “雪儿,我回来了。”一个声音传过来。

  “嗯。”凌雪儿点点头,回应了一声。

  “等一下就可以吃饭了,诺,这个给你。”那人给了凌雪儿一个东西,随后走向了厨房。

  “嗯。”凌雪儿依然没有太大的反应。

  “雪儿。”那人叫了一声。

  “怎么了?”凌雪儿看向了厨房。

  “你给烨磊打个电话吧,自从他知道你冒险去了,就一直担惊受怕的。当知道那艘船爆炸,可能无人生存的时候,他都快疯了。”荣云影语气严肃的说。

  “我知道了。”凌雪儿回答。

  “嗯。”荣云影不再说话。

  凌雪儿拿过手机,摁下一串数字,半分钟之后,电话通了。

  “喂,云影,有小祖宗的消息了吗?”那边传来的声音十分颓废。

  “有。”凌雪儿缓缓开口。

  “你是谁?云影呢?”他警惕的问。

  “他啊,在做饭呢。”凌雪儿看了一眼厨房。

  “他在做饭?!你,莫非是,小祖宗?!”他兴奋的说。

  “现在才听出我的声音,你肯定一点都不想我。”凌雪儿嘟起了嘴。

  “小祖宗,你嗓子怎么又哑了?你在哪,我去找你。”他急切的说。

  “影,这里是哪里啊?”凌雪儿冲厨房喊道。

  “是雅宅。”荣云影说。

  “嗯。”凌雪儿对着电话说,“雅宅。”

  “我知道了,半小时我就到,你不许到处乱跑。”他着急的说。

  “我有那么不懂事吗?”凌雪儿顶嘴的说。

  “小祖宗,别乱跑。”他服软道。

  “嗯。”凌雪儿说。

  “好。”他急急忙忙的把电话挂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