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叫什么?”夜问。

  “问别人叫什么之前,是不是应该先自报姓名啊。”凌雪儿不悦的看着他。

  “我叫夜慕辰。”夜说。

  “凌雪儿。”凌雪儿坐了起来。

  “这艘船,你是为了谁建造的?”夜慕辰问。

  “为了一个人渣。”凌雪儿说。

  “你,爱他?”夜慕辰问。

  “爱?怎么说呢?也许以前爱,但是现在,却没有那些麻烦事。”凌雪儿冷漠的说,“看这样子,你也是被伤过的吧。”

  “你...”

  “你先别急着说话,我对你并没有兴趣。放心吧,我不会做什么让你们为难的事情,我也不知道你曾经经历过什么。但是,我想说的是,纵欲过度,有害身心,你还是节制点好。”凌雪儿打断了夜慕辰的话。

  “你怎么知道?”夜慕辰问。

  “你很爱干净,没错。每个人都有一种属于自己的味道,或浓或淡。你身上自己的味道,很淡。可是,你的身上有另一股很浓的味道。虽然你每次都会洗的很干净,但是,积少成多。也许你自己闻不到,但是,对于某些鼻子灵敏的生物,他们肯定能问出异味。这样堕落的方式,你最好节制一点。”凌雪儿淡定的说。

  “你一个女孩子,说出这样的话,不觉得羞耻吗?”夜慕辰好奇的问。

  “羞耻?我为什么要有那样的情绪?人不过是高等一点的生物而已,但是,无论再怎么高级,也都是生物而已。而且,人类即使有了羞耻这样的情绪,还是会做一些所谓羞耻的事情,来寻找刺激。从这一点看,人类和生物有区别吗?或者,还不如他们。而且,我说了什么值得羞耻的话吗?”凌雪儿冷漠的说。

  “你,知道什么是羞耻的事情吗?”夜慕辰突然对他眼前这个女孩很感兴趣。

  “嗯,要我说出来吗?”凌雪儿看着他问。

  “你敢吗?”夜慕辰反问。

  “这个世界上,人有两种职业:妓、女和牛郎。我不知道为什么,同样是卖、身,男人的称号就要比女人的好听很多。同样的,这个世界上,男人做很多不应该的事情就是理所当然。可是,女人做的时候,就要给她们扣上很多很不好听的名字。就拿做、爱姿势来说。如果是一个男人来做,那就叫本能。如果是一个女人来做,那就叫贱。你们男人为什么总是比我们女人高等一些?女人到底哪点不如男人了?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说不清的事情。”凌雪儿面无表情的说。

  “你这个家伙很有趣,要不要跟随我?我会让你知道你不知道的事情,我也会让你体验一些你没体验的的感觉。”夜慕辰低声说。

  “凭你的表情和语调以及话语,我知道你说的应该不是什么好事,所以,我拒绝。”凌雪儿说。

  “你就没有点别的情绪吗?”夜慕辰问。

  “有。”凌雪儿说。

  “那你就给个别样的反应。”夜慕辰挑起凌雪儿的下巴说。

  “不要,所有的情绪都需要体力的支持。我不想在这些没意义的事情上,耗费体力。”凌雪儿挥开夜慕辰的手。

  “那你有兴趣做我的女人吗?”夜慕辰问。

  “没兴趣。还有,不要的对我特别,没必要。明天,我就会离开。这艘船里应该有一艘你们用不了的游艇,如果还没有被你们改造的话,就请给我吧。这是他们瞒着我造的,本来是想给我一个惊喜的,没想到,船还没有下水,就被我卖了。”凌雪儿说。

  “嗯,的确有这么一个游艇,可是,我为什么要给你呢?”夜慕辰邪笑着问。

  “那就不用了,我可以游回去。”凌雪儿不再看夜慕辰。

  “说一句软话对你来说,就这么难吗?”夜慕辰不满的说。

  “难。”凌雪儿惜字如金。

  “哼,你们女人都是心口不一的贱、货。”夜慕辰扇了凌雪儿一巴掌。

  “我不知道你把我想成了谁,你如果想要发泄的话,就继续吧!”凌雪儿说。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是说我很暴躁不怜惜女人吗?”夜慕辰薄怒。

  凌雪儿歪着头想了想,站了起来,抱住了夜慕辰,轻声说:“夜慕辰,一个人,很孤独吧。总是这样压制自己的感情,很累对吗?如果你觉得孤单,就抱紧我吧,不过只限这一次。如果你觉得愤怒,你可以发泄出来,我不会怨你的。”

  夜慕辰缓缓抱住凌雪儿,渐渐的用力。

  他们就这样抱着,直到凌雪儿感到夜慕辰没有动静。她把夜慕辰轻轻的放在床上,给他盖上被子,然后,走了出去。

  “凌小姐?”一个声音出现在凌雪儿的背后。

  “你来的正好。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一,找个女人来,里面有个人需要发泄。不过,之后那个女人是死是活,我就不知道了。二,给我找点冰块,找几块毛巾,还有一套衣服。”凌雪儿看着他说。

  “你的脸怎么了?”高轩宇问。

  “我的脸没事。夜慕辰需要发泄,你自己看着办吧。”凌雪儿淡漠的说。

  “我知道了,我去找冰块。”高轩宇说。

  “只有半个小时。”凌雪儿说。

  “知道了。”高轩宇去准备东西了。

  凌雪儿看了看四周,进去了。

  凌雪儿看着在床上躺着夜慕辰,说:“你难道只要一天不发泄,就会控制不了自己吗?”

  “你在说什么?”夜慕辰睁开眼说。

  “我劝你现在不要动。”凌雪儿转过头说。

  “为什么?”夜慕辰问。

  “你抬头看你自己的下体。”

  夜慕辰抬头看了看,发现自己的小夜夜正如擎天柱般的直立着。夜慕辰蹙眉,不悦的说:“你对我做了什么?”

  “不是我做到,是你自己。”凌雪儿看着他说。

  “我?”

  “是,就是你自己。因为纵欲过度,情绪压抑过久,导致的后果。”凌雪儿若无其事的说。

  “怎么会?”

  “有两个办法解决。一个就是找女人,另一个,就是让我来帮你。”凌雪儿双手环胸说。

  “你帮我解决?”夜慕辰饶有兴趣的问。

  “是。”凌雪儿点点头。

  “那就你来。”夜慕辰说。

  酷X匠s#网正版首j发

  “好,等一下吧。我还需要一些东西,那个叫高轩宇的家伙去准备了。”凌雪儿看着他说。

  “好,我等着。”夜慕辰说。

  “你估计,没多少时间等着了。”凌雪儿看向了他的那个地方。

  “你什么意思?”夜慕辰警惕的看着凌雪儿。

  “你不觉得,你那里很涨很痛吗?”凌雪儿问。

  “是,是有那么点。”夜慕辰感受了一下说。

  “要不然,让医生来帮你?”凌雪儿犹豫的问。

  “不必了,你来就好。”夜慕辰期待的说。

  “到时候,可别后悔。”凌雪儿淡淡的说。

  “我为什么要后悔呢?”夜慕辰反问。

  “到时候你要是也这样觉得,我就敬你是条汉子。”凌雪儿说。

  “你...”

  “来了,凌小姐,你要的东西来了。”高轩宇的声音打断了夜慕辰的话。

  凌雪儿接过东西,看着夜慕辰:“我最后再问你一遍,你真的不后悔?”

  “嗯。”

  “这,好吧。”

  凌雪儿一块冰块抱在毛巾里,然后等底部浸湿,凌雪儿就把毛巾连同冰块放在了夜慕辰正兴奋的地方。

  夜慕辰感觉自己的那里一凉,之后就感觉不到了,夜慕辰认为自己要废了。

  “你,你在做什么?”夜慕辰把冰块打落愤怒的问。

  凌雪儿把毛巾重新捡了起来,放在他那里上,然后面无表情的说:“是你要我帮你治疗的,而且,这是唯一可以治本的办法。”

  “我看你是为了报复。”夜慕辰说。

  夜慕辰说话的时候,凌雪儿把他的衬衫撕开,然后用他的衬衫,把他的手绑上。

  “你这又是做什么?”夜慕辰挣扎着说。

  “为了给你治疗,你最好别动了。虽然你衣服的质量很好,但是,经不住你折腾。”凌雪儿说。

  “哼。”夜慕辰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凌雪儿又拿起一条毛巾,包起一块冰块,说:“我如果是为了报复,直接让高轩宇给你找个女人就行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