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艘船都搜遍了,没有。”一个人说。

  “怎么可能没有呢?”凌雪儿把手中的匕首狠狠的扔了下去,匕首深深的刺入主持人的大腿中。

  凌雪儿走向那个人,靠近他,冷冷的问:“告诉我,李越去哪里了?”

  “李越,李越他,他跑了!”主持人害怕的说。

  “跑了?怎么回事?”凌雪儿把匕首拔了出来。

  “这是他策划的一场计谋。他,他雇了黑帮的人装成名流人士混着其中。当他把你带上舞台的时候,李越和真正的上流人士就已经在撤离了。”主持人说。

  “别的呢?”凌雪儿看着匕首说。

  “别的,别的我真的不知道了。”主持人害怕的说、“真的吗?你的另一条腿也不想要了是吧!”凌雪儿说着,就要刺下去。

  “别,别别,我说,我说。”主持人妥协了。

  “我还知道李越他有两套作战方案。”主持人说。

  “具体的呢?”凌雪儿问。

  “具体我就不知道了。”主持人说。

  凌雪儿看了他一会,就离开了。

  她回想着她从飞机上下来的所有细节。

  忽然她想到一个问题,就算所有宴会上的气味都很浓,可是不至于其中一种气味压盖住所有的气味。而且,现在四周都安静了下来,安静到可以听到针落地的声音。可是,为什么会有滴答滴答的声音呢?好有节奏感,一秒,两秒,三秒...糟了,凌雪儿顿时紧张起来。

  “怎么了,雪?”月走过来问。

  “月,快,叫兄弟们带上我妈快跳海!”凌雪儿着急的说。

  “怎么了?”月不明所以的问。

  “船里有炸弹,快走啊!快叫兄弟们走啊!”凌雪儿刚说完,船就爆炸了。

  他们把凌雪儿和月围住,保护他们不受到伤害。月拉着凌雪儿往船沿边跑。

  “我不走,兄弟们还在这里,我妈还在这里。”凌雪儿用力甩着月的手,想要甩开他。

  “雪,你别闹了。兄弟们用他们自己保护我们,就是想要我们安全的离开,快和我走。”月紧紧的抓住凌雪儿的手,拉着她跑。

  然而有人追了过来。因为月的原因,凌雪儿他们跑的并不快,很快那些人就追了上来。

  凌雪儿和月费力的抵挡住他们的攻击,渐渐的月的体力不支了。眼看刀就要落在月的身上,凌雪儿抱住月用她的背挡住那一刀。

  “雪!”月担心的叫到。

  “我没事,快起来,我们一起走!”凌雪儿想起了在船上牺牲的兄弟,她哭了。

  “好,我们一起走。”月扶着凌雪儿来到船沿边。

  “雪,快走。以我现在的体力,就算跳下去也没有落下去的可能了。”月笑着说。

  “我不,月快和我走!”凌雪儿哭着,拉着月。

  “雪,他们来了。走吧。”月挣脱开凌雪儿的手,把凌雪儿推了了下去。

  “不!月!”凌雪儿叫着。

  月轻声说着:“再见,妹妹。”

  然后,月所处的位置,爆炸了。

  凌雪儿惊醒了,她发现四周都是陌生的。

  “你醒了。”一个陌生的声音传来。

  “你是?”凌雪儿看着他问。

  那人穿着休闲服,脸虽然不算精致,但是还算可以。

  “我是一名医生。”那个人说。这个人就是上面出现过的人。

  “是你救得我?”凌雪儿问。

  “我只是帮你治伤,就你上来的,是我的朋友。”那人说。

  说到这里,也许有的人会猜想他是和夜一起的那个人。冰果,答对了,他就是那个夜身边的神秘人。

  “那你是谁?”凌雪儿问。

  p酷》匠…^网I永k久m免/费看E7小说

  “我叫高轩宇。”那人说。

  “我叫凌雪儿,谢谢你帮我治伤。”凌雪儿起身说。

  “你别动,你身上的伤很重。”高轩宇制止了凌雪儿的动作。

  “我的伤,没事。”凌雪儿淡淡的说。

  “怎么会没事呢?伤口一直从右肩到左腰,而且上半部的伤很深,之前你又跳入海中。失血过多,伤口发炎,我当时看到你伤口的时候,被吓了一跳呢。我给你清理了伤口,缝合伤口后,你睡了两天两夜,我还真的以为你醒不过来了呢。”高轩宇温柔的说。

  凌雪儿把头扭了过去,擦了擦眼里的泪。

  高轩宇注意到她的动作,问:“怎么,伤口疼了?”

  “不是。”凌雪儿浅笑着摇了摇头,“我只是想到了一个人。他和你一样,都是医生。但是,他的医德可没有你好。”

  “哦?这样啊。”高轩宇点点头。

  “嗯。我的衣服谁给我换的?”凌雪儿问。

  “是船上的仆人,放心吧,是女人。”高轩宇说。

  “女人,男人,在我眼里都一样。而且,就算是女人给我换的,我的身子不都让你看完了吗?”凌雪儿淡漠的说。

  “这,对不起。当时情况紧急...”

  高轩宇的解释,被凌雪儿打断:“我并不是想要要你给我道歉,也不是想要你对我负责,我只是想说,我不在意而已。”

  “真的?”高轩宇疑惑的问。

  “真的。”凌雪儿说,“现在能让我出去了吧。我很好,不用担心我。”

  “这,好吧。但是你要记住,不可以做剧烈运动。”高轩宇说。

  “我知道了。”凌雪儿走了出去,“对了,现在是什么时候?”

  “下午一点。”

  “嗯。”

  凌雪儿走出去,发现这艘船有些眼熟,她看了看船的结构,和船的手感,想起了这艘船。

  这艘船,船体是白色和银色的,一共有四层。船舱为一层储藏室,船板之上二层为休息室和训练师,三层为餐厅,四层只有一个单独的房间。船上有很多隐藏功能。(因为本猫对邮轮没有什么兴趣,所以这里描写的很模糊,请各位读者自行脑补。猫猫在这里,给大家道个歉,对不起!)

  “没想到,我们再见居然是这样的场景。”凌雪儿摸着船的栏杆说。

  “你,不是那个被夜救回来的家伙吗?”江奕敏走了过来。

  “你好。”凌雪儿礼貌的打着招呼。

  “哟,还挺有礼貌的啊。”江奕敏想要摸凌雪儿的头,但是被她躲过了。

  “不让摸,那我就不摸了。”江奕敏不在乎的说,“你为什么在这里站着啊?”

  “这里,可以看到最好的风景。”凌雪儿看着远方说。

  江奕敏也看了过去,兴奋的说:“真的诶,我之前怎么不知道啊?”

  “不知道是正常的,这里,本来就不吸引人的注意。现在是白天,并不能看出什么。在晚上的时候,你站在这里看风景,那时候,才是最好看的时候。”凌雪儿说。

  “你怎么会知道这些事情啊?”江奕敏警惕的问。

  “放心,我对你们不感兴趣。我知道这些事情,只是因为,我是,这艘船以前的主人。”凌雪儿轻松的说。

  “你,是这艘船以前的主人?”江奕敏惊讶的看着凌雪儿。

  凌雪儿点点头说:“你吃惊也是应该的,我看起来的确不像是那么有钱的人,不过这艘船的确是我的没错。”

  “你怎么证明?”江奕敏问。

  “这艘船现在应该是叫‘弃’吧。”凌雪儿的指尖从栏杆上划过。

  “的确。”江奕敏说。

  “这艘船以前的名字是‘星辉’,是我为了一个人建造的。这艘船前后共建造了八次,共花费了十亿左右,建造了三年。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这艘船建成仅一年的时间,被我以一百万的价格卖掉了。”凌雪儿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呼出,“就因为这个,我还被那几个家伙骂了一顿。”

  “你真的是这艘船的主人啊!”江奕敏吃惊的说。

  “是与不是,都不重要了。它已经不属于我了。”凌雪儿淡淡的说,“对了,救我的人,在哪里?”

  “他在训练室。”江奕敏说。

  “这样啊,我去找他吧。”凌雪儿转身准备离开。

  “我带你去。”江奕敏伸出手说。

  “不用了,我知道在哪里。”凌雪儿离开了。

  “这,好吧。”江奕敏失望的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