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人对着那个像是花一样的人做了一个“请”的动作,那个人缓缓的走着。一个人在前面带路,其他人就跟在后面。

  他们走到船舱里,发现没有船主人的踪影。

  那个像是花一样的人指着前面的某个房间说:“那里,有声音。”

  有这样的排场,这样似男非女的嗓音,这样卓越的听力,目前只有凌雪儿能办到。

  两个人走在前面,凌雪儿跟在后面。

  前面的两个人把那扇门踹开,那里面的人正在做着男女之事,因为他们的闯入,被打断了。

  凌雪儿被眼前这一幕吸引了,不过,只是一秒,她的眼睛就被人捂住了。

  “月,把手拿开。”凌雪儿说。

  “少儿不宜。”月说。

  “我已经法定成年了。”凌雪儿推开月的手。

  可是,房间的人已经穿上衣服了。

  凌雪儿失望的看着房间。

  月知道凌雪儿在想些什么,他弯下腰,轻声对凌雪儿说:“雪,有些事情不是你能接触的,那时候我会挡在你的身前,为你遮去污秽之物。”

  “我知道了。”凌雪儿说。

  “请问,你是这艘船的主人吗?”月直起身子对着那个男人问。

  “是,我是,我叫李越。你们是谁?”那个男人问。

  “是您给我们发的请帖,而且还说,如果我家大小姐没有到的话,她是会后悔。所以现在我们来了,把你的筹码交出来吧。”月说。

  “等等,凌雪儿在那?”李越问。

  “我一直都在这里,是你没有看见而已。”凌雪儿冷冷的说。

  “你就是凌雪儿?”李越靠近,打量着凌雪儿。

  凌雪儿戴上了如瀑布般的黑色假发,披散在脑后。她花了淡妆,虽然被面具遮住了半张脸,但增加了她的神秘感。黑色的抹胸礼服,衬托出了她那白皙的皮肤。贴身的设计,使她的身材显得更加的迷人。紫色的短跟凉鞋,使她看起来更加的高挑。

  凌雪儿在他走进一步的时候,就后退了很远,并嫌弃的说:“你,离我远点。”

  “哦,对了,他说过,你的鼻子特别的灵敏。”李越假装忘记。

  “他,是谁?”凌雪儿眯起了眼睛。

  “你会知道的,那我们现在,去参加宴会吧。”李越带着他的女人走了出去。

  “好,就让我参观一下你的陷阱。”凌雪儿带着她的人,跟在李越的后面。

  ---------------------------------------“夜,你没事让我们来游什么轮啊?逸才说要带我去H国玩诶!而且,你为什么让他走,把我拽过来啊?”江亦敏抱怨的说。

  “你有意见?”夜撇了他一眼。

  “没有,我最喜欢游轮了。”江亦敏高兴的说。

  夜没有说话。

  “。。。你变脸变得真快。”一个男子说。

  “你懂什么,我这叫识时务为俊杰。”江奕敏笑着说。

  “你这叫墙头草。”那个男子说。

  “你就是嫉妒我的反应力。”江奕敏骄傲的说。

  “好,我不和你吵。”那个男子看向夜说,“夜,你突然让我们陪你游轮,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就是突然想来。”夜说。

  “这样啊。”那个男子思考起来。

  “夜,你就这样把你的未婚妻丢在家里,自己出来玩啊。”江奕敏欠抽的说。

  “我的未婚妻?”夜疑惑的问。

  “就是刘家的千金,刘静娴啊。你不知道吗?我们所有人都知道刘静娴是你未婚妻的事情了。”江奕敏说。

  “这是怎么回事?”夜问。

  “听说是你父亲帮你定的婚事。”那个男子说。

  “我父亲?他不是不管我的事情吗?”夜奇怪的问。

  “肯定是你家那位‘妲己娘娘’呗。”江奕敏嘚瑟的说。

  “他们倒是有本事,敢管我的事情了。”夜平淡的说,“有多少人知道这件事情了?”

  “除了贫民和平民,应该都知道了。”那个男子回答。

  “好,很好。他们干得很好。”

  夜一连说了三个好字,江奕敏和那个男子感觉背后凉飕飕的。

  “诶,我说。”江奕敏挪到那个男子的身边,戳了戳他,“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酷匠$网ez首#,发7s

  “你认为呢?”那个男子一脸鄙视的看着他。

  “好吧。”江奕敏表情一下子变成了苦瓜脸。

  ------------------------------“大家好,虽然这是我的生日宴会。但是,这位才是这次宴会的主角。大家欢迎。”李越把凌雪儿带上了舞台,月紧跟其后。

  所有人都鼓起了掌。

  “今天,我们为宴会主角准备了一个特殊节目。”李越下场,主持人说。

  “快开始吧!”一个人喊道。

  “就是啊,快点开始吧。”另一个人说。

  “别吊人胃口了,快点啊。”

  “开始啊。”

  ...“大家安静一下,既然是特殊节目,当然不能现在开始。现在,我们有另一个节目给大家展示。”主持人说。

  “喂,这主持人和你一样,都喜欢卖关子。”之前的那两个男子再一次出场。

  “哼,等一会就有好戏可看了。”

  “好了好了,为了弥补各位的失望,我们请今天的主角为我们舞一曲吧。”主持人高兴的说。

  “跳舞?”凌雪儿看着主持人。

  “想吗?”月走到凌雪儿的身边。

  “可以挑战一下。”凌雪儿饶有兴趣的说。

  “那,请问,美丽的女士我可以请你跳舞吗?”月站好,伸出右手,微鞠躬说。

  “荣欣之至。”凌雪儿把自己的左手放在了月的右手上。

  两人缓缓走向舞台中央。虽然月的腿有点问题,但是,跳起舞来,一点都看不出来。

  先是简单的国际交际舞,然后是华尔兹舞(waltz),接下来是维也纳华尔兹(Viennesewaltz),最后是狐步舞(SlowFoxtrot)。舞台上的凌雪儿和月就像是两只翩翩飞舞的蝴蝶,吸引着众人的注意。

  主持人最先反应过来说:“谢谢我们主角的舞蹈,如此美妙的舞姿吸引了我们所有人的注意。”

  凌雪儿不耐烦的说:“你们准备的节目,快点开始。”

  “既然主角发话了,那我们就开始看那中心节目吧。”主持人说完,手向上扬,后面的幕布开始上去,凌雪儿接下来看到的景象,是她惊呆了。月捂住了凌雪儿的眼睛,可是,已经晚了。

  凌雪儿的母亲被一群男人围住了,他们身无寸缕,而且那群男人正在凌辱凌雪儿的母亲。

  凌雪儿抽出腿上绑的匕首,冲向了那群男人。那些男人有几个被凌雪儿杀了,剩下的只是受了点轻伤,都跑了。

  月跟了过去,他把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盖在凌母的身上。

  “李越,给我去找李越!”凌雪儿命令道。

  “是。”除了月以外的人都去找李越了。

  可是,这时,有人拿出砍刀,冲向了凌雪儿。

  凌雪儿抱着凌母闪身躲过,凌雪儿把凌母放在安全的地方,便开始反击。

  凌雪儿轻松躲过了他们的攻击,然后在一击致命。月因为腿的问题,所以没有凌雪儿那么利落,毕竟没有受伤。

  他们回来了,但是身上多多少少都有些伤。

  “李越呢?”凌雪儿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