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瑾瑜的心里所想是:既然那个女孩有那么强的势力,我一定要得到她,得到她的势力,那么我就不用再向别人低头了!

  其实,如果林瑾瑜不去征服凌雪儿,那么他以后继承了叶辰逸的集团,他会成为多少女人的梦中情人,多少男人的嫉妒对象呢?

  酷G匠S网唯U◎一正lM版,0!其}W他都是`盗$M版g

  可是,如果林瑾瑜去征服凌雪儿的话,如果征服了,那么他想要得到的一切都可以得到。

  但是如果没有征服呢?他又会变成什么样呢?

  林瑾瑜可没有想那么多,他现在就在考虑如何征服凌雪儿。

  人不作死,就不会死啊。

  月和凌雪儿走了回来,叶辰逸吩咐上菜。

  他们各怀心思吃完了,这顿饭。

  吃完饭后,凌雪儿把叶辰逸叫道了一边去说:“叶叔叔,也许我现在说的话,你不会信,更不会对我说的话有好感,但是,我还是要说。”

  “什么事啊,这么严肃?”叶辰逸说。

  凌雪儿沉默了一会,说:“叶叔叔,那个林瑾瑜,我觉得他不一般。他的野心很大,你的产业,可能无法满足他的胃口。我猜想你肯定是和他说了招惹我的后果。他可能,会使用各种办法征服我。你要小心了,我怕他会利用你,或者伤害你。”

  “哈哈哈,你放心吧,瑾瑜的性格还是很好的。他今天虽然做了让你不开心的事,但是你的担心是多余了。”叶辰逸没有当回事。

  “叶叔叔,你认真听我说。”凌雪儿急了。

  “好好好,我听。”叶辰逸说。

  “林瑾瑜,这个人,我真的觉得他不是表面看上去的这个样子。”凌雪儿说。

  “好,我会注意的。”叶辰逸敷衍的说。

  “恩。”凌雪儿和月回去了。

  叶辰逸依然没有把凌雪儿的话放在心上,等到了以后,叶辰逸就会知道,自己真的老了。

  “月~”凌雪儿吃完晚饭,懒洋洋的躺在沙发上。

  “刚吃完饭,不要躺着,不然容易长胖的。”月把手中的奶放在茶几上。

  “没事,长成了肥猪,没人要我了。还有你和烨磊呢!”凌雪儿说。

  “好了,快起来,我们出去转转。”月把凌雪儿拉了起来。

  “我不。”凌雪儿又重新倒了下去。

  “快点起来了,小懒猪。”月拉着凌雪儿。

  “月,你说我妈的失踪,和凌峰岳有关系吗?”凌雪儿问着。

  “这,我也不确定。”月说。

  “算了,就知道是这样的答案。”凌雪儿说。

  “雪,如果不出去遛食,就睡觉吧。明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呢。”月说。

  “嗯,知道了。”凌雪儿走上楼睡觉去了。

  第二天,凌雪儿和月回到了A市。

  这世界是这样的风平浪静,好似什么事情都没有。可是,凌雪儿明白,这是暴风雨来临的预兆。

  快乐的日子总是过的很快,再有一天都到请贴上的时间了。

  “月,请贴上好像没有写在哪里上船诶。”凌雪儿挥舞着那个请帖。

  “让他们查一下不就好了?”月处理着文件说。

  “可是,我不想那样,那样很无聊。”凌雪儿说。

  “那你想怎么样?”月放下手中的笔看着凌雪儿。

  “过来,我告诉你。”凌雪儿对着月招了招手。

  月走了过去,附身把耳朵贴近凌雪儿。

  凌雪儿说完她的计划之,后月说:“可以是可以,不过,你确定要这么张扬?”

  “嗯。”凌雪儿点点头。

  “知道了,我会去准备的。”

  “嗯。”

  ------------------------------------------“喂,听说了吗?”一个拿着香槟的男人对着他旁边的男人说。

  “听说什么?”他旁边的男人问。

  “听说,这次的宴会请了一位很重要的客人哦。”那个男人说。

  “是吗?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旁边的男人问。

  “那就不知道了,各方面都没有透露那个人的消息。”那个男人无奈的说。

  “这样啊。”他旁边的男人失望的说。

  “不过听说,这次宴会为了那位客人可是准备了很特别的节目,说是会让他终身难忘。”那个男人说。

  “是吗,是什么节目?”他旁边的男人兴趣很足的问。

  “等那位客人到了,你就知道了。”那个男人并不打算告诉他旁边的男人。

  “真是会吊人胃口啊。”他旁边的男人笑了。

  这时候,传来直升机的声音,所有人都跑出去看。

  轮船上空有有十几架直升机,有很多身穿白衣的人从直升机上跳下来。他们站稳后,就很有秩序的站好,好像是在等待某人的来临。

  “喂喂,这就是你说的节目?”还是之前那两个男人。

  “怎么会...”那个男人嘟囔了一句,然后对着那个男人说,“这个并不是轮船的主人准备的。”

  “那是谁?”另一个男人问。

  可是,他的问题因为人们都大喊起来,所以,并没有得到答案。

  所有人都看向了空中,一个与夜空融合为一体的人,从空中落下,先前落在地上的人伸出了手,接住了那身穿黑衣的人。那人带着紫色的面具,整个人显得十分的神秘。那人渐渐的落在了地上,就像一朵花飘落在地。只不过这朵花是黑色的,同样也是极其的危险。

  所有人都在想这是谁,谁都不说话,此刻都在静默着。

  “这里的主人在哪里?”一个身穿白衣的人问。

  这个声音是月的。

  “在船舱里。”一个人说。

  “多谢。”那人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