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油嘴滑舌的,把我儿子交出来。”烨父说。

  “你们要我说多少次,你们才能明白,你们儿子不在我这里?”凌雪儿双手一摊,作无奈状。

  “那我儿子去哪了?”烨母问。

  “我不知道。”凌雪儿摇了摇头。

  “你怎么可能不知道?”烨母生气的说。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这段时间,我也经历了很多,在我的身上也发生了很多事情。我都自顾不暇,哪还有闲心去管你儿子?”凌雪儿蹲下去,摸着狗。

  “那你肯定有他的消息吧。”烨父说。

  “无可奉告。我只能说,他想回来的时候,自然就会回来了。”凌雪儿说完就站起身来。

  “你这个贱、人,我就不该让我的儿子和你来往。”烨母走过来,扇了凌雪儿两巴掌。

  “您,消气了吗?”凌雪儿阻止了张婶和李伯的动作,心平气和的问着烨母。

  “你还我儿子,还我儿子。”烨母不断的打着凌雪儿。

  凌雪儿不说话,也不还手,也不阻拦烨母的动作,只是静静的承受着。

  直到月听到异响,出来查看,才拦下了烨母的动作。

  “哼,原来家里还养着野男人。”烨母整理着自己的衣服和头发。

  “不要以为你是烨磊的母亲,就可以到处撒野。”月带着怒气说。

  “你还知道的我是烨磊的母亲啊。”烨母带着不屑的目光看着月。

  “你是烨磊的母亲,所以,你无论你对雪做什么,雪都忍着。但是,我不同。我的准则是,你可以随便撒野,但是,你敢动雪,你就死定了。”月认真的说。

  “哼,我怕你吗?有本事你动我试试啊。”烨母嘚瑟的说。

  “你们是来找烨磊的吧。烨磊不在雪这里,他去了哪里,我们也不知道。你们离开吧。”月对着他们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你的金主还没有说话,你凭什么说话?”烨母说。

  “烨伯母,我觉得,你搞错了一些事情。”凌雪儿淡淡的开口。

  “什么事啊?”烨母坐在烨父旁边,高高在上的问。

  “月不是我包养的男人。他是我的兄弟,也是我的下属。”凌雪儿说。

  “兄弟,下属?你觉得我会信你的鬼话吗?”烨母夸张的说。

  “如果只是这样单纯的关系,你们何必住在一起?如果说你们两个是清白的,我觉得谁都不会信吧。”烨父附和着说。

  “你们如果不信,那我们也没办法。请你们离开吧。我们这里没有你们儿子。”凌雪儿下达了逐客令。

  “哼,我们走。”烨母拉着烨父离开了。

  “月,这是我们隔壁的家伙送来的请帖。”凌雪儿把茶几上的请帖拿给了月。

  “恩,我看看。”月打开请帖,“是一个佚名请帖,他让我们在去参加宴会。宴会的时间是十一月十号下午五点,地点是京华号轮船。他还有附加信息。”

  “什么?”凌雪儿随意的坐在沙发上。

  “他说,你要是不去的话,一定会后悔的。”月接着读请帖上的内容。

  “你认为呢?”凌雪儿抱起一只狗玩了起来。

  “我觉得,这肯定是一个陷阱。”月把请帖放在了茶几上,坐在凌雪儿的身边。

  “是陷阱,我们也要去。毕竟,他们都说了,我们不去会后悔。为了我们不后悔,我们就去吧,不过,我们也要做好准备。”凌雪儿玩味的说。

  “可是,我总有种不好的预感。”月蹙眉。

  “安啦,不会有事的。你要是真的不放心,到时候,你就跟我一起去。”凌雪儿说。

  “好吧,我去准备。”月说。

  “恩。”凌雪儿点点头。

  凌雪儿不知道,这次决定去参加这个宴会,会改变她的一生。

  “我们去见叶伯父吧。”月安排着,给凌雪儿说。

  “好,你决定就好。”凌雪儿说。

  “恩,去换衣服吧。”月温柔的笑着。

  “好。”凌雪儿回了房间。

  五分钟后,凌雪儿走了下来。

  “换好了?”月听见声音,头也不回的问。

  “月...”凌雪儿弱弱的叫道。

  “怎么了?”月奇怪的扭头看去,眉尾不由得一跳,“你的衣服...是怎么回事啊?”

  凌雪儿身上全部裹着布条,就像木乃伊一样,只不过,布条的颜色换成了紫色。

  “这衣服很奇怪,我怎么穿都没穿好。”凌雪儿扯着身上的“布条”,一个不小心,“布条”被凌雪儿扯烂了。

  “雪,这衣服不是这么穿的!”月无奈的扶额。

  “恩?”凌雪儿无辜的歪头看着月。

  酷匠^网)正y版首发H

  “好了好了,去把身上的衣服换了吧。”月笑着说。

  “可是,除了把这‘布条’撕了以外,我没有别的办法脱下来了。”凌雪儿嫌弃的看着身上的“布条”。

  “唉,你就直接撕了吧。”月忍笑说。

  “哦。”凌雪儿回去了。

  门关了之后,月就听见“撕拉撕拉”衣服被撕烂的声音。

  月顿时为那件衣服感到悲伤:主人笨,不会穿,倒霉的却是衣服。月的眉尾又跳了跳,然后,摇了摇头,就继续看手机了。

  等月再一次听见开门和关门的时候,月问:“这次换好了?”

  “恩。”

  “那我们走吧。”

  “恩。”

  -------------------------------------自从挂了电话之后,叶辰逸和林瑾瑜一直在准备了。

  凌雪儿和月到了叶辰逸的别墅外,老管家早就等在外面了。

  老管家走向凌雪儿:“雪儿。”

  凌雪儿不算亲热也不算冷淡的叫了一声:“陈伯伯。”

  “陈伯。”月叫道。

  “快进去,老爷早就等着你们来了。”老管家并不在意凌雪儿的疏远。

  凌雪儿和月走了进去。

  “叶叔叔。”凌雪儿没有感情的叫道。

  “叶伯父。”月叫道。

  “诶,真乖。”叶辰逸笑着。

  “叶叔叔,你坐吧,别忙了。”凌雪儿站在月身边说。

  “没事没事,我这把老骨头,再不动动,就要生锈了。”叶辰逸开着玩笑,“雪儿,我知道,你对那天的事情还耿耿于怀。那天是叔叔没考虑周到,叔叔向你道歉。对不起,雪儿。”

  “叶叔叔,那天的事情,我的确放不下,但是,你不需要道歉。因为,我本来也有错,所以,我们扯平了。”凌雪儿咧开嘴笑了。

  “诶,好。”叶辰逸激动的点着头,“你们都坐吧。”

  “恩。”

  “雪,你在这里坐一会,我去帮他们。”月对凌雪儿说。

  “去吧。”凌雪儿点点头。

  月把西装脱了下来,放在沙发靠背上,把白衬衫的袖子挽到了手肘处。

  凌雪儿看着月的动作,说:“穿西装的人,都是不怕麻烦的人。”

  “这句话,你说对了。”一个声音传到了凌雪儿的耳朵里。

  凌雪儿顺着声音看去,发现是林瑾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