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是叶伯父打的电话吧。”月把热水递给凌雪儿。

  “恩。”凌雪儿点点头。

  “你也该去看看他了。”月说。

  “切。”凌雪儿接过热水。

  “什么时候去?”月坐在凌雪儿身边。

  “就是今天,具体是什么时间,你决定吧。”凌雪儿说。

  “恩。”月揉了揉凌雪儿的头,就走了。

  这时候门铃响了。

  凌雪儿开门站在院子里,抱胸看着大门。

  “喂,凌雪儿,你不打算给我开门啊?”门外的人叫嚣着。

  “我为什么要给你开门呢?”凌雪儿反问道。

  “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吗?你这没有教养的家伙。”

  “随你怎么说。”凌雪儿转身就要回去。

  “等等。”

  “你还有什么事?”凌雪儿停住了脚步。

  “你很怕我,对吧?”虽然是问句,但是,却没有一点疑问的意思。

  “随你怎么想。”凌雪儿说。

  “喂,让我进去。”

  “凭什么?”

  “凭我是你弟弟。”

  “不通过。”

  “我听说,你妈失踪了对吧。”

  “你怎么知道的?”凌雪儿走到他的面前。

  “你打开门,我就告诉你。”

  “不必了,我想知道的事情,他们会帮我知道的。”凌雪儿毫不犹豫的离开了。

  “等等,我有东西给你。”

  “什么?”凌雪儿转身看着他。

  “请柬。”他拿出一个红色的东西说。

  凌雪儿离开了。

  张婶给他开了门。

  凌雪儿坐在沙发上,如同王者一般。凌雪儿手一招,一只狗就跑到凌雪儿的腿边。凌雪儿摸着狗,对那人说:“坐吧。”

  “你还真是有钱啊!”那人看着凌雪儿说。

  “我有钱没钱,与你无关。有事说事,没事走人。”凌雪儿不客气的说道。

  “你还真是无情啊。”那人说。

  “我无情?那当初你们是怎样对我的,你应该没忘吧。”凌雪儿看向了他。

  “好,我只不过是来送东西的。”那人把请帖放在茶几上说。

  “你现在才十一岁,就有这样的为人处事之理。你以后如果成长起来,应该是一个可敬的对手。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哦。”凌雪儿把玩着狗的耳朵。

  “也许到时候,你就会被我打垮哦!”那人说。

  “我,等着。”凌雪儿看着那人,认真的说。

  “恩。”那人说完,意味深长的看了凌雪儿一眼就离开了。

  “雪儿。”李伯叫到。

  )r酷*《匠¤m网!首#$发

  “什么事?”凌雪儿问。

  “外面,有辆车,停在门口。”

  “不是我的,或者我兄弟的车吗?”

  “不是。”

  “恩?”

  “雪儿的车,和你朋友的车子都有特殊的标志,那个标志,我认得。可是,现在我们门外的车子,没有。”

  “知道了,我去看看。”

  凌雪儿起身,走了出去。正好,车上的人,正下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