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把凌雪儿哄去睡觉之后,他坐在书房打着电话。

  f更新|最1;快上酷匠网l)

  “那是雪的妈妈。”

  “嗯对。”

  “去给我找!”

  “C市没有,就去别的城市找。”

  “怎么可能找不到?!”

  电话挂了之后,月气的把手机摔了。

  “该死,怎么会找不到呢?”月坐在桌前苦恼。

  “月,怎么了?”凌雪儿靠在书房门上,揉着眼睛。

  “雪,你怎么醒了?”月起身给凌雪儿披上了外衣,“要是着凉了怎么办?”

  “我渴了,起来想要倒奶喝。”凌雪儿揉了揉眼睛,“然后就听见书房有声音,就走过来,然后听到你生气的声音。”

  “没事的,你放心吧。还有,晚上不要喝奶,喝点温水吧。”月温柔的说。

  “月,是不是妈妈的事情,太棘手了?”凌雪儿问。

  “没有,他们说已经发现伯母的踪迹了。”月故作轻松的说。

  “真的吗?”凌雪儿不太相信。

  “真的。”月肯定的说。

  “那,好吧。”凌雪儿转身离开了。

  月看着凌雪儿离开了,松了一口气。

  “呼,还好雪相信了。可恶,为什么会找不到呢?”月苦恼的说。

  第二天。

  “月,月,月。”凌雪儿叫着。

  月头发滴着水,腰间围着浴巾,从房间走了出来。

  “怎么了?”月问。

  “月,我妈有消息了吗?”凌雪儿问。

  “雪...雪,你放心吧,没问题的。”月心虚的说。

  “月,你别骗我了,昨晚,我都听见了。”凌雪儿低声说。

  “雪,对不起。”月带着歉意的说。

  “不怪你。我妈被赶走,和她的失踪,不是意外。如果让你轻易找到的话,那你让他们情何以堪呢?”凌雪儿故作轻松的说。

  “雪...”月担心的叫到。

  “没事,吃饭吧。”凌雪儿说。

  “嗯。”月点点头。

  --------------------------此时的A市。

  “我说,夜,你觉不觉得逸最近很不对劲?”一个男的对着身旁的男的说。

  说话的那个男的穿着白色的衬衫和天蓝色的牛仔裤,他有着白皙的脸庞,一双柳叶眼中充满了好奇,高挺的鼻梁下,那张带着笑的唇,唇厚却不失他的帅气。他整个人散发着热情和朝气。如果仔细看的话,他就是那次在夜阑给凌雪儿递手帕的男子。

  “恩。”名为“夜”的男子与他的热情不同,仿佛夜身边的空气都是冷的。

  夜身穿黑色西装,西装上没有一丝皱纹。夜轮廓分明,五官精细,线条流畅。眉眼如峰,一双琥珀色瞳眸,挺直的鼻梁,薄薄的嘴唇很是性感,可同样也是最薄情之人。

  “喂,夜,你要不要这么惜字如金啊?!逸已经成了傻子,你就不要保持冰山的模样啦!”热情的男子对着冰山男不满的说。

  “你好吵。”夜不耐烦的说。

  “夜,你不要这么无聊嘛!逸已经成了傻子,你就不要这样对我了!你就破例一次,陪我说会话呗。”那个热情的男子装可怜道。

  “江奕敏,我看你最近是太闲了。”夜说。

  “不,我错了。你不用和我说话了,我去做事了。”江奕敏颓废的说。

  “不过,逸最近是不太对劲。”夜说。

  “对吧。可是,为什么呢?”江奕敏思考了起来。

  “思春。”夜说完,就不在说话了。

  “有这个可能哦,为什么我没有想到呢?夜,你太聪明了!”江奕敏高兴的说。

  “不是我太聪明,是你太笨。”夜说。

  “比起这个,我更好奇的是,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让逸变成这副模样。”江奕敏岔开话题说。

  “你把关心这些事情的心思,放在工作上,那你的父母也不至于总你担心。”夜说。

  “夜,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习惯自由,散漫惯了。所以,工作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江奕敏低落的说。

  “我知道了。”夜说。

  -----------------------------“雪儿啊,既然回来了,就来看看我吧。”

  “不去。”

  “你还在生我的气吗?”

  “没有。”

  “那你为什么都不愿来见我呢?以前你不会这样的啊。”

  “没有为什么。”

  “雪儿...”

  “时间,地点。”

  “就今天,在我的别墅。”

  “我知道了。”

  “好。”

  “恩。”

  凌雪儿接完电话,就把手机丢在了一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