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雪儿往后挪了几步,看那个男人的眼神如同看到了什么脏东西一样。

  那个男人看道凌雪儿这个眼神,他顿时就火冒三丈,说:“凌雪儿,你现在就这么讨厌我吗?”

  “先生,请你自重。你的女人,在哪里。不要说什么让她误会的话。”凌雪儿平静的语气里,带着几分厌恶。

  “凌,雪,儿!”那个男人咬牙切齿的叫到。

  “不用你提醒我,我知道我叫什么。”凌雪儿转身随便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去,“月,我饿了。”

  “知道了。”月转身对着凌雪儿微鞠躬,然后,转向了那个男人,“先生,请你离开,我们要用餐了。”

  “月,你最好清楚你和我作对的下场。前段时间,荣云影打了我,他就被凌雪儿赶走了。你确定你现在要赶我离开,惹我生气?”那个男人威胁的说。

  “对不起,我只听从雪的命令。其他人,无权命令我。”月不卑不亢的说。

  “你...”那个男人生气的指着月。

  “我很好,无需挂念。”月说。

  “我饿了。”凌雪儿瞥了他们一眼。

  “请你离开吧。”月立马变得严肃起来。

  “你这个残疾的家伙,牛什么牛?你就是个瘸子!”那个男人口无遮拦的说。

  月的脸色难看起来。

  凌雪儿走到那个男人面前,抬手打了他几巴掌。

  凌雪儿面无表情的说:“我的人,轮不到你教训。走还是不走?”

  “妈、的,凌雪儿你特么敢打我?”那个男人捂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还不足他高的凌雪儿。

  “啪、啪、啪、啪”四下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

  凌雪儿嫌弃的甩了甩手,说:“嘴巴干净点。”

  这时,那个男人的女人反应过来,扑倒了那个男人的身上,温柔又担心的问:“亲爱的,你没事吧?”

  然后,对着凌雪儿恶狠狠的说:“你这个女人居然敢打我老公,我和你拼了!”

  那个女人说着,并伸出手,要打凌雪儿。

  凌雪儿闪身躲过了那个女人的爪子,刚要抬脚踹向那个女人。可是,那个女人却早一步飞了出去。

  f酷k匠z网永uJ久免费,~看小zy说

  凌雪儿看向了身后的月,说:“活过来了?”

  “雪,对不起,我失职了。”月抱歉的说。

  “我知道,不是你的错。但是,我不希望有下一次。我说过,你是我的人,你的死活,只能由我来决定。你是残疾,你是瘸子,这也许是你一生的缺憾,但是,这不是你永远的耻辱。这是荣耀,因为这是为了朋友,为了伙伴,才有的伤痛。我只原谅你这一次的失神和失落,再有一次,你就给我离开吧。”凌雪儿平静的说。

  “我知道了。”月说。

  “我去洗手,让他们上菜。我回来的时候,希望看到菜上好,而且,没有多余的人。”凌雪儿想要离开。

  “凌雪儿,你的脸...”那个男人看着凌雪儿的脸,好像发现了新大陆。

  “如何?美吗?”凌雪儿看着那个男人,讽刺的笑道。

  “亲爱的,她的脸好可怕啊!”那个女人躲在那个男人的怀里,故作害怕的说。

  “做作。”凌雪儿冷哼了一声,“没事的话,我就离开了。”

  “你是因为我喜欢你这张脸你才毁掉的吧。”那个男人得意的说。

  “就算是你说对了,那又怎么样?”凌雪儿不屑的说,“但是啊,我们现在应该没有任何关系了吧。我毁了什么,与你有什么关系?”

  “哼,这能说明,你心里还有我!”那个男人骄傲的说。

  “李琛奕,我们现在,没有任何关系了。”凌雪儿平静的说。

  “只要你说,你心里还有我,我就勉强让你做我的情人!”李琛奕得意的说。

  “你不要太过分了!”月生气的说。

  “哈哈哈哈...”凌雪儿好像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

  “你笑什么?”李琛奕不明所以的问。

  “李琛奕,我应该说,你是太自恋了吗?你凭什么认为,我那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当你的情人啊?你以为我像你身边的女人吗?”凌雪儿冷笑着说。

  “雪,你的身体没事吧?”月紧张的看着凌雪儿的身体。

  “还好。”凌雪儿摆了摆手。

  “我们去别的餐馆吧。”月说。

  “也好。”凌雪儿点点头。

  “站住。”李琛奕拉住了凌雪儿的手。

  “放手。”凌雪儿眯起了眼睛。

  “凌雪儿,我知道,你是不好意思当面告诉我,你想当我的情人。诺,这是我的名片,你想好了,就给我打电话。”李琛奕往凌雪儿的手里塞了一张名片。

  “哦?”凌雪儿抽出手,看着手里的名片,邪魅的说,“看来,我说的不够清楚呢。我,很,讨,厌,你。”

  凌雪儿说完,就把名片撕了。

  刚刚,李琛奕还因为凌雪儿抽出了手,不开心,但是看到了凌雪儿露出邪魅的样子,他就在想,女人还不是都一样,说一套做一套。但是,凌雪儿当面撕掉了他的名片。这可是,打了他李琛奕的脸啊。而且是毫不犹豫的的打脸,并且,巴掌声,十分的响亮。

  “凌雪儿,你什么意思?”李琛奕强压着怒气问。

  “我的意思表达的很清楚。”凌雪儿看了月一眼,就离开了。

  月跟着凌雪儿离开了。

  走出餐厅之后,凌雪儿就被月打横抱起,向前走去。

  “月,放我下来。”凌雪儿皱眉说。

  “放心,一会就放你下来。”月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凌雪儿看见月这样的笑容,说:“你不会是交女朋友了吧?”

  “凌雪儿!”月生气的叫到。

  “好好好,我错了。”凌雪儿举手投降,“你说什么,我不嫁人,你不交女朋友。我现在才十六诶,你现在都三十左右了。别的男人在你这个年龄都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爹了。如果是我给你安排的事情太多,我给你放四年的假。”

  “凌雪儿,你是不是觉得我太放纵你了?”月冷笑着说。

  “你能把我放下来,再说吗?”凌雪儿问。

  “不可以。”月抱着凌雪儿的手紧了紧。

  “你是不是吃多了,没事抱我干嘛啊?”凌雪儿皱眉说。

  “雪,你觉得你现在还能走的动?”月严肃的说。

  “月,我知道,你是担心我。放心吧,我没事。”凌雪儿说。

  “雪,累了就歇一歇,有我们为你挡风遮雨。”月看着前方说。

  “恩,我知道了。”凌雪儿点点头,“现在可以放我下来了吧。”

  “我不放。”月说。

  “为什么?”凌雪儿问。

  “你真的不知道?”月看着凌雪儿说。

  “知道了,知道了。”凌雪儿心虚的说。

  “知道好。”月说。

  “那我们现在去哪啊?”凌雪儿问。

  “去吃饭。”

  “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