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接通了电话。

  “喂。”

  “月秘书。”

  “是我。”

  “今天有一个重要的会议需要总裁参加。”

  “什么时候?”

  “就是现在。”

  “为什么不早说?”

  “因为,这个会议,是临时通知的。我们事先也不知道。”

  “把会议推掉。”

  U看(正版W章节;上Q酷~E匠网`R

  “可是...”

  “总裁这几天有事,一切会议要么延后,要么推掉。”

  “是。”

  月把电话挂了。

  “什么事?”凌雪儿问。

  “她说,有临时重要会议。”

  “这样啊。我这个总裁也太不负责任了,所有的事情都让你们帮我做。”

  “嗯,你一直都是这样的。何必在意这一次呢?”

  “月,做我的手下,会不会感到特别累啊?我当你们的老大,除了会打架,就是运动天赋比较优秀。其他的,只能说普通。”凌雪儿说。

  “雪,我们累,这是我们的选择,我们不会后悔。你只要做你喜欢的事情就好,其他的事情,有我们呢。”

  “嗯。”

  月把车停了一来,为凌雪儿解开安全带。走下去,为她打开车门。

  “好久都没有来这里了。”凌雪儿看着面前的餐馆说。

  “是啊,好久了。”月感叹道。

  “当初,还是李琛奕带我来这里的。”凌雪儿平静的说。

  “雪...”月担心的叫到。

  “放心,我没事。”凌雪儿拍了拍月的肩膀,“只是一次而已。当时还算不上喜欢,所以,走吧。”

  月楞了一下,点了点头。和凌雪儿一起走进了,面前的饭店。

  这家饭店不想别的饭店,这家饭店的风格,是复古风,但却有着欧洲的格调。这种反差和那种违和感,不会让人心生厌恶,反而会觉得很新鲜。

  “想吃点什么?”月拿着菜单问。

  “随便你吧,你知道我的喜好的。”凌雪儿瘫软在椅子上。

  “好。”月浅笑着,向服务员点餐,末了,他问,“请问,贵店有没有牛奶?”

  “牛奶?”服务员一愣,随即挂上标准的笑容,“有的。”

  “不,我说的牛奶是鲜牛奶。是直接从奶牛身上挤出来,除了消毒之类的程序,基本上没有经过加工的牛奶。”月解释道。

  “这...本店没有。”服务员面露难色。

  “那就算了。”月浅笑着,把菜单递给服务员。

  服务员拿着东西,微微低头,走了出去。

  “雪,没有牛奶。”月说。

  “我听到了。”

  “想喝吗?”月问。

  “废话,老娘最喜欢和牛奶了。可是,这里没有我喜欢的喝的那种,你总不能给我变出来吧。”凌雪儿一气之下,爆粗口了。

  “雪,你又破戒了。”月浅笑着说。

  “去你的破戒,老娘我又不是和尚,哪有破戒之说啊?”凌雪儿一脸嫌弃的看着月。

  月笑而不语的看着凌雪儿。

  “月,别那么看着我,我有点瘆的慌。”凌雪儿的嘴角抽了抽。

  “你还知道瘆得慌啊?”月反问道。

  “知道,当然知道。”凌雪儿说。

  “好了,等一会。一会菜就上来了。”月说。

  “恩。”凌雪儿点点头。

  “我说,你们这个点事什么素质啊?!客人就是上帝,知不知道?客人要的东西你们就应该去准备。”一个愤怒的男声传了过来,凌雪儿觉得这个声音有些耳熟。

  “客人,对不起,你要的东西,本店真的没有。要不然,你换一家店吧。”服务员平静的说。

  “你们就是这样对待客人的吗?”那个男声继续说。

  “好吵,这个饭店的隔音设备好差。”凌雪儿皱眉说。

  “我出去看看。”月起身出去。

  月一开门,凌雪儿就看见站在门口的那三个人。

  凌雪儿嘴上挂上了讽刺的笑:“还真的是山野村夫。”

  凌雪儿的声音一出,门外的三个人都看向了凌雪儿。

  “你们是谁啊,知道他是谁吗?你惹得起吗?”那个男人身边的女人说。

  “对不起,两位客人,打扰你用餐了。”那位服务员对着凌雪儿他们抱歉的说。

  “没关系。这是什么情况?”月挂上习惯的笑容。

  “是这样的,这位客人要的东西,我们店没有,所以...”服务员转身对着那一男一女说,话里带着十分的歉意,“如果,给你们带来了不便,真的十分对不起。”

  “一句对不起就可以了吗?”那个女人说。

  “烦。”凌雪儿蹙眉。

  “雪,他们,怎么办?”月看着那个男人为难的问。

  “月,我说过,只要是我觉得谁烦了,你就给我丢出去喂狗,喂鱼。”凌雪儿不耐烦的说。

  “喂,我说,你知不知道站在你面前的是谁啊?!只要他一句话,你就在C市没有立足之地!”那个女人说。

  凌雪儿仔细看向了那个女人,那个女人金黄色大波浪卷的头发,浓浓的妆,暴露的穿着勾勒出了她引以为傲的身材。她是典型的魔鬼性的身材,至少E的胸,柔软小蛮腰,挺翘的屁、股。声音应该算的上是好听,可是,现在明显的提高的声音,导致她的声音十分的刺耳。据凌雪儿的判断,那个女人的年龄应该不大。

  “C市?算个什么东西?”凌雪儿双手扶着桌面,撑起了身体,“C市,他能做什么决定?”

  “雪,让我来吧。”月挡在凌雪儿的身前,背对着凌雪儿,“她身上的味道很刺鼻,你会受不了的。”

  “嗯。”凌雪儿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眉头出现了一个深深的川字。

  “哧”月扭头看到凌雪儿的样子,情不自禁笑了出来。

  月转身,伸出手,隔着桌子帮她抚平了额头,说:“别皱眉了,都快成老太婆了。”

  当月的手刚碰到凌雪儿的时候,月的手就被人抓住了,但是,月还是帮凌雪儿抚平了额头。

  月扭头看向了那个人,没好气的说:“先生,请你放开我的手。”

  “你,在,做,什,么?”那个男人生气的说。

  “你有什么资格生气?”月往右挪了一步,挡在了那个男人和凌雪儿的面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