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直升机除了驾驶员,只能做三个人。所以,那两个抱着文件的人,坐上了开过来的车子。

  凌雪儿看着凌轹,说:“凌轹啊,你知道吗,我本不想做的这么绝。可是,为什么你一定要触碰我的底线呢?”

  “不,不会了。”凌轹说。

  “我不相信。”凌雪儿说。

  “那你想怎么做?”凌轹问。

  “给他一把匕首。”凌雪儿放开了凌轹,对着月说。

  月拿了一把匕首给凌轹。

  “你赢了我,我就放了你。你输了,你的命,归我。”凌雪儿站在凌轹对面说。

  “好。”凌轹立马同意了。

  凌轹拿着匕首刺向了凌雪儿的肚子,凌雪儿闪身躲过。抬手,一刀划在了凌轹的脸上。因为疼痛,因为愤怒,凌轹的攻势比刚刚更加的猛烈,但是,毫无章法,根本就是在乱来。

  凌雪儿以凌轹在她右脸上划了一刀作为代价,杀了凌轹。

  凌雪儿把匕首随便一扔,走向了月。

  月拿着手帕擦着凌雪儿脸上的血:“这一刀,你明明可以躲过去的。”

  “我知道。”

  “那你为什么还要挨它这一刀?”

  “我不喜欢这张脸。”凌雪儿的语气冷了一些。

  月叹了一口气说:“雪,你终究放不下那个家伙吗?”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凌雪儿没有反驳。

  “雪,你脸上的伤口太深了,会留疤的。”月担心的说。

  “嗯。”

  “我们快点回去,然后赶紧处理。不然,真的会留疤的。”月着急的拉着凌雪儿上飞机。

  “死不了,就行了。”凌雪儿停住脚步,无所谓的说。

  “雪,离开他,你就这么难过吗?”月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凌雪儿。

  “我也不想。可以,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凌雪儿的双眼没有聚焦的看着前方。

  “凌雪儿,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自己啊?!”月吼道。

  “月,这是你第二次吼我。都是因为同样的事情。”凌雪儿直勾勾的盯着月。

  “雪,你别这样。”月抓着凌雪儿的肩膀说。

  “月,别难过。我早就成为地狱的修罗。那个家伙的事情,不过是让我死了心而已。”凌雪儿淡淡的说。

  “雪...”月难过的叫着。

  “那个家伙喜欢的东西,我都会摧毁。如果摧毁不了,我是不会让那个东西出现在我的眼前。”凌雪儿说。

  “就如同你讨厌鸡蛋,和毁掉这张脸吗?”月眼里充满了悲哀。

  “是。”

  “我早该知道的。那个时候,我不该放任你的。”月放开了手,颓废的说。

  “月,这不怪你。这是我自己的决定。”凌雪儿拍拍月的肩膀。

  “雪,你什么时候,才能放开啊?”月问。

  “不知道。也许,一秒;也许,一个月;也许,一辈子。”凌雪儿平静的说。

  “雪,对不起。”

  “你不必道歉,这不怪你。”

  “这都怪我!怪我啊。”月无力的说。

  凌雪儿眯起了双眼,拉着月坐上了直升机。

  两个人沉默了许久,凌雪儿开口说:“六年前,我遇上了李琛奕。在我最失落,最无助的时候,我遇上了他。他那时就像是天使一样,来到我那漆黑肮脏的世界。他的出现,让我的世界都明亮了。他给了我,温暖;给了我,力量;给了我,希望。他想要的,我都会给他。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我只是一味的依赖着他,不想他离开。就这样,我依赖了他三年。三年内,他给了我许多的承诺,给了我许多的快乐。第四年,我看见了,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我的心很疼,很苦。但是,我没有去找他理论,而是,一直纵容着他。第五年,他的朋友听他说起我,觉得很有趣。所以,想要得到我。我不知道,他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情答应的。他把我约了出去,给我下了药。把我带到了一个酒店里,他朋友就在里面。当时我才十四岁,如果,你和影没有赶到的话,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我也不知道,我是否会有勇气在活下去。”

  凌雪儿深呼吸,闭上了眼睛。

  “雪,不要再想了,都过去了。”

  月看着凌雪儿很平淡的说出这些经历,他很心疼凌雪儿。外人都说,凌雪儿是地狱的魔鬼,很可怕。只有他们才知道,那只是凌雪儿的伪装,她在把自己伪装起来,她不想让任何人看到真实的她。

  凌雪儿就像一匹狼,在白天,在外面,永远都是那么的强势,那么的勇敢,那么的无畏。到了夜里,只有自己的时候,她会悄悄的舔、舐自己的伤口。把孤独,难过,留给自己。同样,凌雪儿也最讲义气,如果有人拿她的朋友要挟她,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答应那个人的条件,无论是什么。

  “我的人生,本来就是地狱。李琛奕,他给了我阳光。但是,同样的,是他,让我真正变成了地狱的修罗。”凌雪儿的眼里充满了嗜、血,“他带我走出了黑暗的世界,把我推进了地狱的深渊。”

  “雪...”

  “月,我没事。”凌雪儿的眼里充满了兴奋,“你说,如果凌峰岳知道,我把他儿子杀了,会怎么样?”

  “雪,你不能在这样继续下去了。在这样下去,会把你自己毁了的。”月认真的说。

  “那好,你告诉我,我要怎么办?”凌雪儿的眼里有着认真。

  “我,我不知道。”月低下了头。

  “月,我知道,你看到我这个样子,你很心疼。但是,我没办法改变自己。”凌雪儿缓缓说出这些话。

  两个人一直沉默着,直到飞行员说:“老大,飞机已经在C市天空徘徊很久了,能否降落?”

  “可以。”凌雪儿说。

  飞机降落在凌雪儿的别墅上空。

  凌雪儿和月顺着梯子,下去了。

  月走到别墅里,拿了医药箱,给凌雪儿处理伤口。

  月皱着眉说:“你的脸,以后肯定会有疤的。”

  “无所谓,正好,少了人提亲。”凌雪儿说。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月问。

  “回来了,就去凌家看看。随便告诉凌峰岳,凌轹的死讯。”凌雪儿冷笑着说。

  “不行。”月说。

  “什么?”凌雪儿看着月问。

  “你的胃不疼了?”月的眼里有着探究。

  酷匠w网。正Sh版首发

  “之前太紧张,现在没感觉。”凌雪儿仔细感受了一下说。

  “那也不行,先去吃饭。”月说。

  “好。”凌雪儿说。

  月开车带着凌雪儿吃饭去了。

  路上的时候,月的手机响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