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雪儿和月刚下直升机,就有一个声音传来。

  “凌雪儿,你来的还挺早的啊。”

  “自然,我一贯不喜欢迟到。而且,你手上不是还有我的人吗?”凌雪儿脸上的面具还没有摘下来。

  “凌雪儿,这里没有外人,就把你脸上的面具摘下了吧。”那人说。

  “不必。你找我来,应该不是说面具的事情吧。”凌雪儿面无表情的说。

  “好,既然如此,我就直接说了我的目的吧。”

  “说。”

  “我要你名下所有的产业。”

  、@更:新V最&j快%,上‘酷n匠◇P网B

  “你不怕撑着?”凌雪儿冷笑。

  “不用你管。”

  “你先把他们交给我,等他们安全了,我自然会给你。”

  “我不信你。”

  “那我如何信你?”凌雪儿停顿了一下,“我凌雪儿,说到做到,说了给你,就绝对不会反悔。”

  “哼,我们各执一词,接下来的事情,要怎么进行?”

  “你交给我一个人,我给你一份产业。”

  “好,成交。”

  “月,去拿东西。”凌雪儿吩咐道。

  “可是,那些都是雪你辛苦建立的啊。”月愤愤说道。

  “那些东西,在名贵,在珍贵,失去了,可以再挣回来。可是,命,只有一条。一个人,只有这么一次机会。这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的奇迹。”凌雪儿淡淡的说,“今天是他们,我会做这样的决定。就算是你们,我也不会犹豫。我说过,你们是我的人,能决定你们生死的,也只有我。”

  “是,我知道了。”月说。

  “去吧。”凌雪儿说。

  月坐上飞机离开了。

  “你还真是重情义啊。”那人不屑的说。

  “凌轹,我知道这件事,是你做的。出来吧。”

  “还真聪明。”凌轹走了出来,“你怎么知道是我?”

  “想想就知道了。”

  “你就这样把你的产业给了我,你真的甘心?”

  “我不在乎那些东西。”凌雪儿无所谓的说。

  “你不在乎,我在乎。你有什么能力拥有这些东西,凭什么?你凭什么高高在上的看着我,我不服!”凌轹狰狞的说。

  “这些东西很快就是你的了。”凌雪儿说。

  “哼。”凌轹冷哼了一声,就不再看凌雪儿一眼。

  很快,月就回来了。

  “雪,这些就是我们所有产业了。”月下来飞机,身后有两个人,他们两个怀里都抱着一摞文件。

  “我们的人呢?”凌雪儿小声的说。

  “都安排好了。”月说。

  “嗯。”凌雪儿点点头,然后看向了凌轹,“现在,把他们交出来。”

  “我怎么知道文件是真是假?我怎么知道,你身边的那个家伙有没有使阴招?我又怎么知道,你有没有在四周安排人呢?”凌轹警惕的问。

  “我没有那么小人。”凌雪儿说。

  “哼,我要先检查文件再说。”凌轹说。

  “你不要太过分了。”

  “我要先检查了文件,才知道是真是假。”

  “麻烦。”凌雪儿看着凌轹说。

  “我知道怎么办了。”月说着,退后了一步。

  “你们想做什么?”凌轹看着凌雪儿他们的举动问。

  “我来,就是和你做交易的。所以,我不会那他们的性命做赌注。但是,你偏偏这么麻烦,我已经失去了耐心。”凌雪儿说。

  “你如果有什么举动,你的同学,就死定了。”凌轹恶狠狠的说。

  凌雪儿走到抱着文件的人身边,从他的胳膊上抽出一把匕首,把玩着。

  “你,你想做什么?”凌轹眼中闪过一丝畏惧,“你就不怕你的同学受到伤害吗?”

  “怕啊,我当然怕,他们如果有半点损伤,你,会死的很惨。”凌雪儿的气势一下子变了。

  如果说,刚刚的凌雪儿就如同一座冰山,冷冰冰的,没有半丝温度,好似靠近一点就会被冻成冰块。

  那么,现在的凌雪儿就如同地狱的魔鬼,浑身沾满了鲜血,让人心生胆颤,只是一眼,就会让人感觉如同身处地狱。

  “你,你,你想干什么?”凌轹退后着。

  “你说呢?”凌雪儿跑到凌轹的身边,用刀抵着凌轹的脖子,“凌轹,这是你,自,找,的。”

  “我,我没有。”凌轹害怕的说。

  “让你的人别乱动。我已经做到你说的条件了,可是,你还是不满意。要求这,要求那,要知道,我可是很怕麻烦的。”凌雪儿冷笑着。

  “别,别动手。我不麻烦你就是了。”

  “哼,那可由不得你。”

  凌雪儿的刀,更加近了一分。一个小口子就出来了,血,顺着凌轹的脖子流了下来。

  脖子的疼痛,更加刺激了凌轹的神经。

  “你,你小心点。会,会死人的。”凌轹因为害怕,连话都说不顺溜了。

  “这是个废物,这点痛就怕了。”凌雪儿说,“我知道,放了他们,我就放了你。”

  “好,我放,我放。”凌轹妥协了,可是,他的眼里闪过一丝恶毒。这是身处凌轹身后的凌雪儿,没有看到的。

  “我不信你。让你的人先放了他们。”凌雪儿说,“月,打电话,让他们来接人。”

  “是。”月打起来电话。

  “好,好,放人,你们快放人。”凌轹急忙说。

  但是那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一个人动手。

  “麻烦。”凌雪儿不耐烦的说。

  “我,我马上就放了他们。”凌轹看着他的人,暴怒说,“你们听不懂我的话吗?快点放人啊。”

  那些人这才有反应,跑进去放人。

  慕容箐箐他们出来的时候,就有车来了。

  “你们,没事吧?”凌雪儿问。

  “没事。”他们说。

  “上车。”凌雪儿看着他们说。

  他们没有一丝怀疑,径直走向了车,坐上了开过来的车。

  凌雪儿看着从她身边走过的同学。

  “箐箐,等一下。”凌雪儿叫住了慕容箐箐,“谁打的?”

  “什么?”慕容箐箐一时不解。

  “你的脸。”

  “凌轹。”

  “我知道了,上车吧。”凌雪儿点点头。

  “好。”慕容箐箐走了过去。

  “月,你们上直升机吧。”凌雪儿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