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是,也不算是。”

  “你...”

  “别那么激动,小心身体啊。”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有一点你搞错了,不是我想怎么样,是你做了不该做的事情,我只是惩罚你一下而已。”

  “我做了不该做的事情?”

  “嗯。”

  “什么事情?”

  “那就看你自己想不想的到。”

  “我没时间和你打哑谜,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不想怎么样,我只是惩罚你一下,顺便,杀鸡儆猴。有些人,不是你们该碰的。”

  “所以,你是不肯放过我了?”

  “是。”

  “哼,我会让你后悔你今天所做的事情的!”

  “嗯,好。我等着你的报复。”

  月把电话挂了。

  当月拐弯的时候,有一个人突然间冲了出来,倒在了地上。月急忙踩了刹车,下车查看那人的情况。

  月发现,地上躺着一个,老太太。

  月走过去,边把老太太扶起来,边问:“老人家,你没事吧?”

  A;酷i匠网唯L一正m版a、,其…他C都《h是)~盗版n^

  “哎呀,我的腿啊,疼死我了。”老太太捂着腿说。

  “老人家,我车的性能,还是挺好的,我刹车也算及时,应该没有伤到你吧。就算你受了伤,也不会是我导致的。”

  “你这个年轻人,太没有责任心了。你把我撞倒了,不说对不起就算了,你还说老太婆我冤枉你!我一个年老体迈的老人,没事往你车轱辘地下钻,我是嫌活够了吗?!”老太太撒泼的说。

  月看着周围的人越来越多,皱起了浓眉,意识到这人,应该是碰瓷的。月忍气说:“老人家,你就是想要钱,你开个数吧。”

  “老太婆我不要钱,你这车挺好的,你把这车给我,就算是赔给我的医药费了。”老太太说。

  “这车?”月轻笑了一声,“那个靠在车边,撬车门的,别撬了。就算让你撬一天,你都撬不开的。”

  一听这话,所有靠在车旁边的人,都让开了一点。然后,还有一个人靠在车门旁边,所有人都看向了他。他好像是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到处看看了,发现所有人都在看他,他不自在的嘿嘿了两声,也挪了地方。

  “你,你说什么呢?那有什么撬车门的家伙?”老太太慌张的说。

  “呵,你们不是分工很明确吗?一个在前面撒泼装可怜,另一个在那边撬车门。只可惜,你们算错了。我的车子,可不是那么好撬的。”月一脸的不屑。

  “哼,我告诉你,今天你这车,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老太太抓住月的胳膊,耍横,“今天,你撞我老太婆,不赔车就别想走了。”

  “我说,老人家,你岁数也不小了。每天出来这样子拦车,就不怕哪天,没拦住,车子从你的身上压过去吗?”

  “你,你少诅咒我了!”

  “我现在没有那么多好心情和你玩,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你耗。叫你的人来扶着你,回去吧。”

  “你,这样就想让我走了?想都不要想,拿钱,或者,给车!不然,你就别想走了。”

  月眯起了眼睛,说:“我劝你,想活命,就乖乖离开,不然,我可不保证你的下场!”

  “你,你想做什么?这里有这么多的人,你别想欺负老太婆我。你,你敢动我,我就报警!”

  “老人家,这里是一千块,我身上就这么点现金了。拿了钱,就走吧。如果嫌不够,我也没办法。”月从包里拿出一千。

  “你那这么点钱,打发要饭的呢?我看你长得也不错,穿的也不赖,车子也挺好,但是身上这么就这么点钱呢?你不会是被人包养的小白脸吧?”

  “老人家,说话的时候要过脑子。你说的这话,我可以告你诽谤的。”月蹙眉。

  “哼,不就是一个被包养的小白脸吗,有什么好嘚瑟的?”老太太以为这是月的痛点,便抓住不放了。

  “我敬你是个老人,我不想给你难堪,也不想和你动手。我劝你,见好就收吧,不然,最后,倒霉的是你。”

  “哼,一个小白脸,有什么好说的?!”

  月深吸一口气,转身上车。发动了车子,直接开了过去。

  老太太急忙起身闪开,气急败坏的说:“你,你这个更小白脸,还真的开啊?!”

  月把车停了下来,没有下车:“老太太,你的人撬我的车,我还没有追究呢。我的车是经过特别改造的,维修起来很费事的。而且,花费也很大。要不然,我们把警察叫过来,让他来给我们评评理?”

  老太太没有说话,月看了一眼后视镜,就走了。

  月回到别墅的时候,凌雪儿刚醒。

  “雪,感觉怎么样?”月把熊放在她的身边,温柔的问着。

  “我要喝牛奶。”凌雪儿懒洋洋的说。

  “牛奶?现在不行,现在先喝点温水,润润嗓子。”月拿过一杯水。

  凌雪儿一个翻身,趴在了床上,接过了水杯,喝了起来。

  “你小心点,别洒在床上了。”月笑着说。

  “嗯。”凌雪儿拖着长长的尾音。

  “你啊。”月拿过空水杯,用手戳了一下凌雪儿的头。

  “月,我,是不是特别讨招人厌,让人不喜欢啊?”凌雪儿小声的问。

  月转身看向了凌雪儿,凌雪儿现在没有盖被子。整个人如同猫儿一样,缩成了一团。看起来很孤单,很无助。

  “不讨厌,很喜欢。我很喜欢雪。兄弟们,也都很喜欢雪。”月心疼的说。

  “那,为什么,爸爸妈妈不喜欢我,叔叔婶婶也讨厌我?我明明已经尽力了,为什么还是达不到他们的要求?”凌雪儿的泪,流了出来。

  “雪,那是他们。我们都很喜欢你啊。”月把凌雪儿抱在了怀里。

  “月,我也很想像他们一样,和家里人和和气气的吃一顿饭,快快乐乐的过一天。为什么,这些,对于他们来说,就那么平常。对于我来说,就是奢望啊?!”凌雪儿想月哭诉着。

  “雪,对不起。这些,我没办法给你。”月很是自责。

  “月,你们说,你们很想我像一个孩子一样的去生活。其实,我也想,可是,我做不到。不仅我做不到,连生活都不愿意。孩子,是每天无忧无虑的,是每天快快乐乐的。他们有着来自,各个方面的关爱和保护。可是,我没有。若是没有你们,我真的什么都没有了。他们喜欢钱,因为钱可以买到很多的东西。他们喜欢权,因为权可以让他们很是方便。我可以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一个温暖的家,一个可以让我留恋的家。”凌雪儿抱住月,哭了起来。

  月拍着凌雪儿的后背,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凌雪儿生病的时候,是她最脆弱的时候。月知道凌雪儿很苦,但是,她平常都不会说出来,只有在她生病的时候,需要人爱护,需要人照顾的时候,她才会说。但是,往往这个时候,凌雪儿说出来的苦,是他们无法安慰的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