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做了粥和几样菜,然后端了上去。

  月把饭菜放好,摸了摸凌雪儿的头,发现凌雪儿烫的吓人。

  月走出了房间,拿回了药箱。

  月把凌雪儿的袖子和裤腿挽了起来,却没有发现绷带。

  月皱了皱眉,用手摸着凌雪儿的胳膊和腿。然后,月揭下了凌雪儿贴在胳膊上和腿上的肉色薄膜。

  月轻轻的把绷带拆开,把药上好,又重新包扎好。

  然后月叫醒了凌雪儿,让她起来,吃点饭,再把药吃了。

  凌雪儿看着药和饭,蹙眉,不肯吃。

  月温柔的说:“雪,我知道你不喜欢吃药。但是,现在你生病了,不能不吃。”

  “我不吃。”

  “好,那先不吃药,先吃饭。”

  “我不饿。”

  “雪,别闹,不饿也要吃点。今天中午本来就没吃多少,还折腾了那么久。”月耐心的哄到。

  “不想吃,没胃口。”凌雪儿只要在生病的时候,表现的才像是一个孩子。这时候的凌雪儿,需要人哄,需要人安慰,需要人陪伴。

  “乖,多少吃点。”月拿着粥柔声说道。

  “我吃了饭,能不能不吃药啊?”凌雪儿躲在床头,用被子挡住自己。

  “不行,饭也要吃,药也得吃。”月假装严厉的说。

  “可是,我不想吃。”凌雪儿说。

  “快点吃,吃完,我给你买毛绒熊。”月说。

  “我要和我一样高的!”凌雪儿两眼放光的说。

  “好,吃完我就给你买。”月笑着说。

  “不许骗我。”凌雪儿说。

  “嗯,不骗你。”月说。

  “那好,你给我吧,我吃。”凌雪儿下定决心说。

  “嗯。”月把饭递了过去。

  凌雪儿拿过碗,三下五除二就把饭吃完了。

  然后,月接过了碗,把药和水给了凌雪儿。凌雪儿看着药,小脸都快皱到一起去了。然后,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把药吃了下去。

  “好,药吃完了,乖乖睡觉吧。睡醒了,就可以看见毛绒熊了。”月接过水杯,说。

  “醒来就可以看到熊熊了吗?”凌雪儿的双眼充满了期待。

  “嗯。”月点点头。

  “好,那我睡觉。”凌雪儿立刻躺好了。

  月帮凌雪儿盖好被子,就拿着东西出去了。当月走到门口的时候,听见了凌雪儿的声音。

  “真的可以看见熊吗?”凌雪儿不放心的又问了一遍。

  “可以。”月说。

  “嗯。”

  月无奈的摇了摇头,走了出去。

  月把碗和杯子洗好之后,就出门买熊了。

  凌雪儿生病的时候,和没生病的时候,判若两人,若是不熟悉凌雪儿的人,还以为凌雪儿有精神分裂呢。

  怎么说,凌雪儿还是个孩子,而且是个女孩子,她们都会喜欢毛绒玩具的。凌雪儿就特别喜欢毛绒熊。这个喜好,凌雪儿一直掩饰的挺好的。

  可是,有一次凌雪儿也是因为伤口发炎,所以发烧了。说什么都不肯吃药,然后,他们就在那里各种的哄啊,就是不肯吃。最后,凌雪儿来了一句:“你们去给我买毛绒大熊,我就吃。”众人顿时愣住了,如此萌化的凌雪儿,颠覆了他们对凌雪儿的看法。

  他们对于生病的凌雪儿,是又爱又恨。因为生病的凌雪儿,很像个孩子,萌哒哒的,很可爱。但是,同样的,生病的凌雪儿也是一个不肯好好休息,也不肯好好吃药的孩子。他们对此很无奈啊。

  月去了A市最大的玩具店,买了一个差不多和凌雪儿一样高的棕色毛绒熊玩具。

  说来也奇怪,女孩子一般都挺喜欢粉色,粉红色之类的颜色,可是,凌雪儿不喜欢。无论是平时的凌雪儿,还是生病的凌雪儿,对于那些颜色就特别的排斥。

  凌雪儿的生活里有各种各样的色彩,就是没有粉色和红色。

  他们问过凌雪儿这个问题,对于这点凌雪儿也不知道。其他的颜色都勉强可以接受,可是,唯独粉色和红色,凌雪儿连看都不想看。

  月把毛绒熊放到了车子的后座,就回去了。

  再回去的路上,月的手机响了。月带上蓝牙耳机,接通了电话。

  “喂。”

  “月,搞定了。”

  “一个小时的时间,早就过了。”

  “我知道,那个姓王的在A市有着不小的势力,黑白两道,他都有人。当我攻破他公司的时候,居然有人伸手帮他,帮他的那个人,很不简单,所以,我花费了一些时间,才搞定的。”欧阳的声音有些颓废。

  “按照雪的要求就是去非洲三个月,什么东西都不许带。”月说。

  “别啊,月,那会死人的!我是靠脑子吃饭,而不是靠身手吃饭。你把我放到非洲去,我会死的。”欧阳苦恼的说。

  “谁叫你办事不利啊!”月不吃欧阳这一套。

  “月,你别吓我了,好不好。要不然,你把我放到,地图上的非洲吧。别让我去那个地狱了,好吧。”欧阳哭丧着脸说。

  “好,我就饶你这一次,下次,再有这样的事情,我是不会放过你的。”月说。

  `最新‘章节|?上酷i‘匠网,{

  “知道了。下不为例。”欧阳立马高兴了。

  “嗯。”

  “对了,月,现在那个姓王的种猪,肯定在一直打雪儿的电话,雪儿现在,生着病,会不会打扰雪儿休息啊?”欧阳担心的说。

  “嗯,这是一个问题。”月说。

  “那,但凡打到雪儿手机上的电话,我都转接到你的手机上咯。”欧阳说。

  “嗯,好。”月说。

  “对了,最近有一股势力正在调查你和雪儿。”

  “什么人?”

  “嗯,现在,还不知道。”

  “好,小心点,别让他们查到什么对雪不利的消息。”

  “知道了。”欧阳说。

  “好,就这样,我挂了。”

  “嗯,拜。”

  “拜。”

  月挂了电话,就在专心开车。

  不多时,月的手机又响了。

  “喂。”

  “喂,凌总啊!”

  “你是?”

  “你是谁?我找凌总。”

  “你要找的凌总是叫凌雪儿吧。”

  “是,你怎么知道?”

  “那就对了。你找总裁什么事,和我说吧。”

  “你是个什么东西?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说话?”那个男人傲慢的说。

  “就凭我一句话,可以让你的公司,彻底倒闭。”月的眼里闪过一丝阴狠。

  “就凭你?”王总不信。

  “不信?我们可以试试。”

  “叫凌雪儿接电话。”

  “且不说总裁现在在休息,我们来谈谈你对总裁做的事情,好不好?”

  “你,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王总说。

  “听不懂?那至于你现在说的事情,我也听不懂。没事,我就挂了。下次,打骚扰电话的时候,想好了再打。”

  说着,月就要挂电话。

  “你,到底是谁?”王总问。

  “我是谁,你没资格过问。你若是觉得你公司的问题没有那么重要的话,我不介意和你探讨一下人生。”月悠闲的说。

  “是你搞得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