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候,凌雪儿的胳膊被人抓住了。凌雪儿看过去,发现是风冥逸。

  “是我咬的?”风冥逸看着凌雪儿胳膊上的伤口问。

  “再没有沾水之前,是你咬的。现在,是我自己弄的。”凌雪儿毫不在乎的说。

  “不疼?”风冥逸眯起眼睛说。

  “嗯——不会吧,没感觉到。”凌雪儿仔细想了想,“好了,快点吃饭吧,我的伤,月会处理的。你多吃点,受了那么重的伤,又失血过多,该多吃点。”

  h酷!匠网唯m一%s正@版VC,A*其S他#都、1是√盗版e

  “你总是这样为别人着想吗?”风冥逸问。

  “不会。”

  “你当初为什么要让我咬你的胳膊?”风冥逸问。

  “因为,医生说,他没有带麻药。让你咬别的东西,又不干净。心想,反正你也大出血,就让你喝点血,补一点吧。”凌雪儿的头低了下去,“也许,我是好心办了坏事。”

  “你在哭?”

  “没有。我没有在哭,只是觉得自己很没用。”凌雪儿戳着饭说,“我是他们口中的天才,可是,只有我自己才知道,天才背后的痛苦。明明只是一个普通的孩子,却成为了天才。也许,我真的是天才,不过,只是在别的方面而已。”

  凌雪儿闭嘴没有说话,而是起身,走向了门口。然后,猛地打开了门,一个人倒在了地上。

  凌雪儿抱胸,俯视着那个人。

  那人起身,一脸的震惊:“你,你,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喂,来之前,没有调查清楚吗?”凌雪儿冷冷的说。

  “你,你说,说什么呢?我怎么不,不明白?”那人害怕的说。

  “看来,是知道。什么人让你来的?”凌雪儿向前走了一步。

  那人摔倒在地,挥舞着双手:“走开,你这个魔鬼,走开!别碰我。”

  “知道我是魔鬼,你还来招惹我?这不是,自找苦吃吗?”凌雪儿渐渐逼近那个人。

  “你,你这个魔鬼!都是你还得我家破人亡,我,我和你拼了!”那个人起身扑向了凌雪儿。

  “你谁啊?”凌雪儿闪过那人的攻击,一个回旋踢,把那人踢倒在地。

  凌雪儿踩着那人的胸口,俯下身子说:“我,让你家破人亡?”

  “是,就是你这个魔鬼!”那个男人大叫到。

  “闭嘴!吵死了!”凌雪儿不耐烦的说。

  那个男人闭上了嘴,不敢再说话。

  “我不会让一个人平白无故的家破人亡,而且,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做这样的事情了,你为何肯定是我?”凌雪儿直起身子说。

  “三年前,就是你让我的公司倒闭。我的父母因为这件事情,吐血身亡。我的老婆,带着我的孩子跑了。我就在这里守了三年,终于让我等到你了!我要,我要杀了你!”那个男人想要起身反抗。

  凌雪儿加重了腿上的力,让他无法起身:“我让你的公司倒闭?那应该是你先做了不可原谅的事情吧。你这样把错归到我的身上,不太好吧。还有,你是怎么进来的?”

  “我,我...”那个男人支支吾吾的,面上出现尴尬的表情。

  “别,你你我我的,有话就说,别像个娘们。”凌雪儿一脸的厌恶。

  “我在你别墅的后面,掏了一个狗洞。”那个男人说。

  “啥?我去,你真厉害,我服了。”凌雪儿一脸的惊讶。

  “若不是你,我怎么会落到如此的地步?”那个男人怒吼。

  “在你觉得别人对不起你的时候,你想想,你有没有做过对不起别人的事情。”凌雪儿说。

  “我没有!都是你这个恶魔,我现在的一切,都是拜你所赐!要不是你,我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那个男人抓住了凌雪儿的腿,一口咬了下去。

  “kao,老娘最近是和狗犯冲吗?昨天刚被咬了胳膊,今天就被咬了腿。”凌雪儿一拳砸向那个男人的头,那个男人被凌雪儿砸晕了。

  凌雪儿看了一眼自己的腿,鲜血直流。之前为了方便,自己穿的是短裤,所以,导致现在被咬伤了。

  凌雪儿懊恼的踹了那个男人一脚,骂道:“你、大、爷、的,你们男人都是属狗的吗?动不动就爱咬人。当老娘的腿是鸡腿啊,说咬就咬!”

  风冥逸走到凌雪儿身边,问:“你没事吧?”

  凌雪儿没有回答风冥逸,而是看了躺在地上的男人,皱眉道:“我没事,有事的是那个男人,我估计,他现在应该严重脑震荡了。”

  凌雪儿走了进去,坐在沙发上,拿出茶几下的抽纸巾,擦着腿上的血。

  “一个个,都是疯狗。我是不是该去打狂犬疫苗啊?”凌雪儿认真的说。

  “怎么样?”风冥逸问。

  “废话,你不都看见了吗?死不了。”凌雪儿不耐烦的说,“奶奶个熊的,我最近是到了八辈子霉运了吗?受伤就算了,而且还是,连续两天,被人咬伤。气死我了!”

  “怎么又气死你了?”月的声音传了进来。

  “月。”凌雪儿叫到。

  “雪,外面那个男人...”月还没有说完,走进来就看到凌雪儿腿上的伤,马上跑到凌雪儿的身边,“这是怎么回事?”

  “被外面那个男人咬的。”凌雪儿带气的说。

  “你怎么会被那个男人咬呢?以你的身手,不应该啊?”月问。

  “是啊,谁知道他不按常理出牌。抓住我的腿,就咬了起来。”凌雪儿说。

  “行了,我先给你处理伤口吧。”月把药拿出来说。

  “嗯。”凌雪儿伸出胳膊和腿。

  “我要先给你消毒,你的胳膊已经发炎了,可能会很疼啊。”月拿着药瓶和棉棒说。

  “费劲。”凌雪儿嘟囔了一句,然后拿过药瓶,直接把消毒水倒在了胳膊和腿的伤口上,连眉头都不带皱一下。

  “雪!”月一下子急了。

  凌雪儿把药瓶放到了茶几上,她除了脸色有些苍白,其他的好像没有什么变化。凌雪儿现在的所作所为,连风冥逸都有些感叹,风冥逸自知,若是自己,估计做不到如此。

  “雪,你也太乱来了。”月皱起了眉毛。

  “还好。”凌雪儿说。

  月不再说话,而是默默的帮凌雪儿处理伤口。

  当伤口包扎好了之后,月说:“现在腿上也有了伤口,这两天,你洗澡,注意点。”

  “尽量。”凌雪儿说。

  “你...”月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算了,不和你争。争也没用。”

  “知道就好。”凌雪儿看向了坐在单人沙发上的风冥逸,“疯狗,你吃饱没?”

  “嗯。”风冥逸点点头。

  “月,收拾桌子。”凌雪儿靠在沙发上说。

  “嗯。”

  月起身收拾餐桌去了。

  “你想说什么?”风冥逸说。

  “你什么时候走?”凌雪儿说。

  “什么?”

  “你的人,什么时候来接你?”

  “他们最近没空。”

  “那让月送你。”

  “为什么?”

  “我不喜欢有陌生人家里的感觉,而且,还是一头受伤的疯狗。”

  “好。”

  两人不再说话。

  月收拾好东西,坐到了凌雪儿的身边。

  凌雪儿说:“月,送客。”

  “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