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爱信不信,我有什么必要让你相信吗?你现在只不过是一个重伤的人,对我没有任何的利益,也没有任何威胁。我没有必要讨你欢心,更没有必要和你打感情牌。这个地球,离了你,照样转。我救你,是因为我同样要自救。我留下你,是因为,这个世界上,肯定又让你可以留恋的人,也有等着你回家的人。你有亲人,有爱人,有家庭,有朋友,有兄弟。他们都在等你,都在想念你。”凌雪儿说这些话的时候,语气里带来一股自己都没有发现的悲伤。

  “你现在应该只是个孩子,你的家人呢?”风冥逸觉得面前这个少年并不是那么单纯的富二代。

  “我的家人吗?他们对于我来说,在与不在,都一样。”凌雪儿自嘲的说。

  “什么意思?”风冥逸问。

  “不该你知道的事情,不要问。”凌雪儿说。

  “嗯。”

  “对了,对于月的态度我向你道歉。他们什么都好,就是一听到关于我的事情,他们就会变得很紧张。希望你别在意。”凌雪儿说。

  “嗯。”

  过了一会,凌雪儿觉得胃痛了起来,她紧按着肚子,走到厨房里,发现牛奶不见了。凌雪儿找来半天,都没有找到牛奶。

  最后实在忍不了了,凌雪儿蹲在了地上。

  月回来的时候,发现了正蹲在地上的凌雪儿。

  “雪,你是不是又胃疼了?”月放下东西,问凌雪儿。

  凌雪儿点点头。

  “你等我一下。”月从哪些东西里找出了牛奶,煮起了牛奶。

  很快,牛奶煮好了。月倒了杯牛奶,慢慢的喂给了凌雪儿。

  月把凌雪儿抱到了沙发上,帮她揉了揉肚子,月的脸色不是很好看。

  “现在还没有到吃饭的时间,你怎么会胃疼呢?”月不高兴的问。

  “你说呢?”凌雪儿一脸欠揍的说。

  “你,早知道就不该同意你一个人来这里的。”月虽然很生气,但是,更多的是心疼,“等着,我去做饭。”

  “嗯。”

  月看了凌雪儿一眼,起身去厨房做饭了。

  “风冥逸,你有没有不喜欢吃的东西,或者对什么东西过敏?”月问。

  “没有。”

  “嗯,那就好。还有,我是按照雪的喜好来做的,你如果有什么要求,或者想吃的东西,就和我说。”月说。

  “不必。”

  “嗯。”

  “月,我决定了。”凌雪儿说。

  “决定什么?”月不解的问。

  “以后出门一定要带上你。”凌雪儿说。

  “为什么?”月好奇的说。

  “带上你,就和带上保姆是一样的,比保姆还好很多。”凌雪儿一脸肯定的说。

  “...”月顿时无语了。

  凌雪儿拿着手机,看着文件和今天的日程。忽然手机黑屏了,在打开的时候,手机里所有的东西都变了。

  凌雪儿半闭上眼睛,冷冷的看着手机。

  “月,负责我手机的家伙,死了吗?”凌雪儿不悦的说。

  “不会吧,他们负责的信息,不应该啊。”月疑惑的说。

  “那为什么我的手机会被入侵,还被篡改了信息?”凌雪儿说。

  “嗯,等你吃完饭,我会去处理的。”月说。

  “嗯。”

  半个小时后,饭做好了。

  “吃饭了。”月叫到。

  三个人坐到了餐桌旁,凌雪儿不禁说道:“月,那个女生要是嫁给了你,算是三生有幸了。”

  “嗯?”月不解的看着他。

  “家务活做的如此之好,你这样的男人不多了。”凌雪儿感叹道。

  “你错了。”月夹了点菜放到了凌雪儿的碗里。

  U}看Z正版章"R节上Vq酷匠R网

  “我错了?什么意思?”凌雪儿问。

  “是啊,因为,我们的人,和公司里所有的人,最先学的,就是,厨艺。”月继续给凌雪儿夹菜。

  “诶?我怎么不知道?”凌雪儿一脸的茫然。

  “这是,荣云影安排的。这点,我们都知道,唯独,他不让我们告诉你。”月说。

  “这样啊。没想到,居然是他。如若他没有做那些事情,他倒是蛮好的助手,什么事情都想的十分周全。”凌雪儿心不在焉的说。

  “好了,别想那么多了,快吃吧。”月带上手套剥起了虾子。

  “嗯。”凌雪儿吃了起来。

  月把剥好的虾子沾了酱,放到凌雪儿面前的小盘子里。

  “医生说,我最近不能吃辛辣的东西。”凌雪儿皱眉说。

  “为什么?”月问。

  “他说,我要是吃了,会留下疤痕的。”凌雪儿说。

  “你受伤了?”月问。

  “还好,只是被疯狗咬了一下。”凌雪儿说。

  “让我看看。”月脱下手套说。

  “哦。”凌雪儿刚要脱下睡衣,但是她停下来动作,“我要去换衣服。”

  “快点。”月着急的说。

  “嗯。”

  凌雪儿上楼换了一身衣服下来。

  月看到了凌雪儿胳膊上的纱布,分明就是胡乱包扎的。

  “你的伤,是你自己包扎的?”月问。

  “算是吧。”

  “什么意思?”

  “刚开始伤的时候,是那个医生给我包扎的。昨晚洗澡的时候,沾了水,就拆了自己包的。”

  “沾水了?”

  “嗯。”

  月把凌雪儿拉倒身边,坐下。然后开始拆凌雪儿胳膊上的纱布。

  当纱布拆开之后,月都觉得疼。

  凌雪儿胳膊上被咬伤的部分,因为沾了水,而且没有好好处理,已经发炎了。因为伤口有点深,现在看起来很狰狞。

  “疼吗?”月问。

  “不疼。”凌雪儿淡淡的说。

  “等我。”月起身出去。

  “你去哪?”凌雪儿问。

  “买药。”

  说完,月就出去了。凌雪儿耸了耸肩,继续吃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