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了那么重的伤,你还能下床,不错。”凌雪儿看着那个男人说。

  “手机,给我。”

  “什么手机?爷没拿你的手机啊?”

  “你的。”

  “给你。”

  那个男人接过凌雪儿的手机,熟练的摁了一串数字。走到了厨房里,电话接通了之后。

  凌雪儿看着这样警惕的男人,无所谓的耸了耸肩,继续看电视。

  几分钟之后,那个男人走了出来,不过脸色不太好看。

  凌雪儿对着那个男人伸出了手,那个男人不解的看着凌雪儿。

  “手机,还爷。”

  “现在还不行,等我的人来了之后,我自会还你。”

  “还爷。”凌雪儿的语气冷了几分。

  那个男人的表情又难看了几分,黑得都能挤出水了,但是,那个男人把手机还给了凌雪儿。

  凌雪儿拿着手机上了楼,那个男人看着凌雪儿的背影,不知道她是什么回事。

  当那个男人刚走到二楼的时候,凌雪儿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手里还多了一个,盒子。

  “爷知道,你现在要用手机,但是爷的,不行。这个,没用过,还有手机卡。”凌雪儿把盒子放在了那个男人的手里。

  那个男人皱着眉,不知道在想什么。

  “爷知道,你不缺钱。但是,现在,你身上有钱吗?你还是拿着吧,爷并不是在羞辱你,也不是看不起你。每个人都有困难的时候,只不过你遇上了爷。”凌雪儿面无表情的说。

  那个男人拿过盒子,走进了房间。

  凌雪儿也回到了房间。简单的洗漱,换上睡衣,就睡了。

  由于昨晚睡得太晚,所以,都快到吃午饭的时间了,凌雪儿都没有起来。

  手机铃声已经响了好几遍。

  当手机又响起来的时候,凌雪儿拿过手机。

  “喂。”凌雪儿的声音明显带有刚睡醒的慵懒和不快。

  那边没有声音。

  凌雪儿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发现是未知来电。

  凌雪儿刚想挂,但是忽然想起了什么,说:“你是想找昨晚给你打电话的男人?”

  “是,是。”那边的人急忙说。

  “知道了,你等一下。”

  “嗯,谢谢。”

  凌雪儿起身,找到鞋子,来到了那个男人的房间门前,敲了敲门,说:“疯狗,有电话,找你的。”

  电话那头听见凌雪儿的话,感觉自己的肯定是出现幻听了,他没想到居然会有人会那么对那个人说话。电话那头的人都可以想象凌雪儿的死相了。

  那个男人把门打开,看见了拿着电话的凌雪儿,凌雪儿把手机放在那个男人的手里,就回了房间,继续睡觉。

  那个男人接完电话,回来换手机。刚想敲门,他发现门没有关紧,他推门就进去了。

  凌雪儿今天穿了考拉外形的睡衣,现在她又抱着被子,就像是考拉抱着树枝。

  那个男人看到这个情况,不小心笑出了声。凌雪儿抬起头看着那个偷笑的男人。

  “咳咳,我是来还手机的。”那个男人说。

  “哦。”凌雪儿慵懒的答应。

  “你不打算吃饭吗?”

  “饭?冰箱里有吃的,你用微波炉热一下,就可以了。”

  那个男人皱了皱眉,吐出两个字:“起床。”

  “不要。”凌雪儿拉过被子,盖住了自己。

  “起来,吃饭。”那个男人掀开了凌雪儿的被子。

  “干嘛要叫我起来啊?!”凌雪儿坐起身,暴怒的说。

  看…l正C版s章节J上s酷匠m。网IB

  “你起来,做饭,我吃。”那个男人说。

  “爷不会做饭。”凌雪儿眼里闪过一丝难过。

  “真的?”

  “爷为什么要骗你?”凌雪儿起身。

  那个男人忽然发现凌雪儿的胸部有些凸起,问:“你是男是女?”

  “爷是男是女,和你有关系吗?”凌雪儿不屑的说。

  这时候,门铃响了。

  凌雪儿看着那个男人,说:“找你的?”

  “不是。”

  凌雪儿皱起了眉头,起了床,去开门。

  发现,居然是,月。

  “月,你怎么来了?”凌雪儿不解的问。

  “烨磊担心你不会照顾自己,给我打了电话,我也担心你不好好吃饭。所以就来了了。”月走进来换了鞋。

  “这样啊,也好,我也懒得去找保姆了。”凌雪儿关了门走了进来。

  “对了,雪儿,你昨天找医生做什么?”月转身看着凌雪儿问。

  “等一下。”凌雪儿挪了一步,冲着楼上喊,“疯狗,下来,有人做饭了。”

  应声走下来一个男人。

  这时候凌雪儿才认真看起了那个男人,说他妖孽也不为过,粉白如春桃的肌肤,两道如剑芒一般恰到好处地衬托出重重的阳刚之气,如玉雕的鼻,唇形如画,略显苍白,下颚的弧线完美得如雕塑。

  虽然凌雪儿一直盯着那个男人的脸,不过,只是单纯的欣赏而已。

  当那个男人走到他们面前的时候,凌雪儿说:“我找医生,就是因为他。他被人追杀,我救了他。不过,我会处理伤口,就让你帮我找医生了。”

  “你好,我叫月。”月伸出了手。

  “我叫风冥逸。”那个男人礼貌性的回握了一下。

  “好了,你们现在也认识了。月,不要想看敌人一样的看着他,好吧?等他的人来了,我就会让他离开的。”凌雪儿看着月一脸警惕的看着风冥逸,开口说道。

  “真的?”月问。

  “真的。”凌雪儿点了点头。

  “对了,你之前说,他被人追杀?”月问。

  “嗯。”

  “那你没事吧?”月紧张的抓住凌雪儿的肩膀,看来看去。

  “放心吧,虽然,我的身体不是很好,但是,我有一直锻炼的啊。别小看我好吧,我以前也是很厉害的。”凌雪儿骄傲的说。

  “嗯,你很厉害!”月摸了摸凌雪儿头。

  “别摸了,会长不高的。”凌雪儿拍开月的手。

  “那就别长了,这个高度,刚刚好。”月又继续摸了上去。

  “我饿了。”凌雪儿不悦的说。

  “好,我去做饭。”月走进了厨房。

  “嗯。”凌雪儿做到了沙发上。

  “冰箱里,怎么都是熟食啊?”月走出来问。

  “昨晚买的。你要是想买菜的话,银行卡和钱,都在书包里。书包,书包在,我房间里。我房间在...”

  “我知道,你的书包,在你桌子下面,有一把凳子挡着。你的房间在二楼左手第二间。”凌雪儿还没说话,就被月打断。

  “你知道的很清楚嘛。”凌雪儿说。

  “你的习惯,我们有谁不知道的吗?”月无奈的说。

  “也是,你们知道我,都比我自己清楚。”凌雪儿认真的说。

  “好了,我出去买菜,在家乖乖等我回来,别想偷吃那些东西,我扔了。”月走向门口,边走边说。

  “你做饭就做饭呗,你扔了那些东西干嘛?”凌雪儿不解的问。

  “你说呢,给我乖乖在家呆在就好。我一会就回来。”月开门说。

  “知道了,你去吧。”凌雪儿说。

  “嗯。”月离开了。

  “疯狗,你别站在了,坐下吧。你身上的伤还没好,又失血过多,还是多多休息吧。”凌雪儿说。

  “他,是什么人?”风冥逸警惕的问。

  “放心,他不会出卖你的行踪的。”凌雪儿说。

  “我要怎么相信你们?”风冥逸坐到单人沙发上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