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过多久,手机又响了起来,凌雪儿看都没看是谁,就接通了电话。

  “喂。”凌雪儿说。

  “是魅影总裁吗?”那边一个低沉的男声。

  “是。”

  “我们之前通过电话的,我是悦天集团的总裁助理。”

  “什么事?”

  “我们公司想要和你们谈谈合作之事。”

  “想谈合作之事,找副总裁。”

  “请你务必和我们见面一谈。”

  “不必。”

  “拜托了。”

  “如果你是要谈这件事的话,就不必了。”

  “等等,有一个人你肯定感兴趣。”

  “你莫不是想说,我妈在你的手上?”凌雪儿好笑的说。

  “不,我是想说,你的哥哥在我的手上。”

  “我的哥哥?我哪来的哥哥?”

  “凌轹在我这里。”

  “凌轹?!他啊,随便吧。”

  “什么?”

  “他在你手上,我不在乎。”

  “他是你的哥哥,你就这样对他?”

  “他是我的哥哥?他说的?”

  “是。”

  “我告诉你,我没哥哥。不要把一些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人,说成是我的家人。”

  酷X匠网En首V发g

  “他不是吗?”

  “不是。”

  “不可能啊。”

  “不信,就算了,你没资格质问我,也没资格怀疑我。”

  说完,凌雪儿就把电话挂了,然后,继续看文件。

  --------------------------------“总裁,现在怎么办?”这个声音就是悦天集团的总裁助理。

  “妈、的,不知好歹的家伙。”这个声音,是凌轹。

  “总裁,怎么办?”总裁助理问。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我原以为那家伙怎么样都会顾忌一点的,可是,没想到那家伙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凌轹恶狠狠的说。

  “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做?”总裁助理问。

  “怎么做?既然约不出那家伙,那就跟着她,总有她落单的时候,那时候,就给我绑咯。”凌轹眼里闪烁着邪恶的光芒。

  “绑了之后呢?”

  “还要我教你吗?绑了之后,就把她关在一个小黑屋去,不要让她知道是我绑架的她。然后就是绑匪该做的事啊。”

  “绑匪该做什么事?”

  “你傻啊,当然是勒索了。”凌轹用力打了他助理的头。

  “知道了。”总裁助理揉了揉被打疼的地方。

  “那还不快去!”凌轹踹了那个家伙一脚。

  总裁助理被一脚踹倒在地,但是没有一点犹豫,他马上从地上爬起来,跑了出去。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一点小事都办不好!”凌轹生气的说,“凌雪儿,是你逼我的!”

  如果凌雪儿此时在的话,凌雪儿肯定会说:“与我何干?我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吗?”

  可惜,凌雪儿不再在,也听不到。

  --------------------------------晚上十点的时候,凌雪儿就把电脑关了,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凌雪儿洗完澡,换上睡衣,站在窗台上,看了会星星,就睡了。

  早上六点的时候,凌雪儿醒了,她洗完漱,穿着睡衣就下了楼。

  “张婶。”凌雪儿叫到。

  “诶,怎么了?”张婶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张婶,今天你和李伯出去,买几条狗回来。”凌雪儿说。

  “怎么了?怕有小偷吗?”张婶问。

  “不是,是因为,别墅里只有我们三个人,太空旷了,所以,我想要有几只狗在家里,会好一点。”凌雪儿坐在餐桌前说。

  “好,雪儿,你吃完饭,我们就去买。”张婶高兴的说。

  “嗯。对了,如果有可以,最好买一只纯种藏獒,钱不是问题。没有的话,不要给我买杂的。家里的狗都要大型的,不要小型的宠物狗。”凌雪儿吃着吐司说。

  “诶,记住了。”张婶又回到厨房忙碌了。

  这时候,李伯从房间里出来了。

  “雪儿,你只穿着睡衣出来,小心着凉啊。”李伯关心的说。

  “没事的,李伯。现在是夏天,不怕的。”凌雪儿轻声说,“对了,张婶,买狗的时候,狗的年龄不要超过一岁。”

  “好,记住了。”张婶回答。

  “怎么了,雪儿?怎么想起要买狗了呢?”李伯问。

  “没什么,就是觉得房子开空旷了,想要养几只狗。”凌雪儿说。

  “这样啊,好,这事我和你张婶会办好的。”李伯高兴的说。

  “嗯。”凌雪儿点点头。

  吃完饭,凌雪儿从房间里拿了一张有三百万的卡给了张婶他们。

  凌雪儿不知道这次买狗,在以后可是有了大作用了,不过,这都是后话。

  凌雪儿给自己到了一杯水,进了书房。

  不过,这时候,凌雪儿没有看文件,而是从书架上拿出来一本书看了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铃响了。

  凌雪儿起身想去开门,但是,脚麻了。只好缓了缓,然后去房间拿了一件外套,披上,到楼下开门去了。

  可是,门口的那个人,凌雪儿不认识。那人应该是个男人,一头火红的头发,黑色的眼眸,桃花眼配上他那邪魅的笑容。那人的穿着偏中性,样子有点女性化。他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是,他很妖,非常妖。凌雪儿敢肯定,这货如果穿上女装,再戴一假发,肯定会迷倒一片。

  “你是谁?”凌雪儿靠在门上问。

  “邻居。”那人说。

  “哦。”凌雪儿转身想要回去。

  “你,就不好奇,为什么我会住在你家旁边?为什么,我会来摁你家门铃?”那人说。

  凌雪儿停住脚步,看着那人说:“不好奇。”

  “你这个女生,真没趣。”那人埋怨的说。

  “哦。”凌雪儿转身走了。

  “凌雪儿。”那人叫到。

  “你知道我的名字?”凌雪儿停住脚步,警惕的看着那人。

  “你忘记我了?”那人邪笑着说。

  “不重要的人,没兴趣记住。”凌雪儿不耐烦的说。

  “那你,还记得二叔吗?”那人说。

  “二叔?!”凌雪儿眯起了那大大的猫眼。

  “是啊。”

  “你是二叔的儿子?”凌雪儿上下打量着那人。

  “是。”

  “哦。”

  “你就不好奇为什么,我会在这里吗?”那人问。

  “不好奇。”凌雪儿不耐烦的说,“还有事吗?没事,我回去了。”

  “别那么无情啊,我们毕竟六年没见了啊。”那人深情的说。

  “是。我更记得你们是怎样对我的!”凌雪儿盯着那人,压抑着自己的怒气,“我欠你们的,已经加倍还给你们了。你如果在这样纠缠不休,我可不保证,会对你们做什么!”

  “你还是这么的暴躁,什么时候,能改改这脾气呢?”那人走近凌雪儿说。

  “我什么样的脾气,与你无关。你没资格评价我。”凌雪儿扫了他一眼,转身,走进别墅,关上了门。

  “来日方长。你逃不过的。”那人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