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看着手机,笑了,想到了当初和凌雪儿相遇的场景。

  凌雪儿看着手机,气的想要砸了它。想她凌雪儿一世英名,就毁到了影的手里。凌雪儿想起了他们相遇的时候。

  那是五年前,凌雪儿十一岁,影全名叫荣云影,那年他十六岁。

  那时候的凌雪儿还不想现在这般冷漠和成熟,十一岁的凌雪儿还留有孩子的纯真和善良。

  那天,凌雪儿放学回家,正好遇到了跟人打架受伤的荣云影。荣云影坐在小巷中,靠在墙上。凌雪儿看着如同乞丐般的荣云影,转身就离开了。荣云影以为凌雪儿走了,他正想忍痛起来的时候,凌雪儿又回来了,手里还拎着一个塑料袋。凌雪儿走到他面前,把塑料袋丢到他的身上,俯视着他,说:“这里面,有刀伤药,有外伤药,有化瘀活血的,有纱布,有消毒酒精,有棉布。你看看还有需要别的东西不。”

  “你为什么要对我怎么好?”荣云影眯起眼睛,警惕的看着凌雪儿。

  “我对你好吗?”凌雪儿自嘲的说。

  “那你为什么要给我买药?”荣云影看着凌雪儿。

  “少废话,哪里受伤了,我给你上药。”凌雪儿单膝跪在荣云影面前。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荣云影不解的说。

  “没有任何目的,只是觉得你不属于这里。虽然你现在很狼狈,但是,我看的出来。叛逆儿童,谁都会这样。”凌雪儿拿过塑料袋淡淡的说。

  “只是这样?”荣云影问。

  “是,只是这样。并不是每个人接近你都是有目的的,还有,我叫凌雪儿。”凌雪儿把药拿出来说,“把衣服脱了吧。”

  “脱,脱衣服干嘛?!”荣云影一下子想歪了。

  “你,脑子里装的都是些什么啊?我叫你脱衣服,是要看你身上的伤,帮你上药。”凌雪儿白了荣云影一眼。

  荣云影深深的看了凌雪儿一眼,脱下了上衣。

  凌雪儿看着荣云影身上那大大小小的伤,嘲笑着:“这是拼命去了,然后被人狂虐了吧。”

  荣云影就瞪着凌雪儿不说话,凌雪儿抬头看了他一眼。

  边帮他擦药,边说:“哟,还有肌肉呢,身材不错嘛。等伤好了,我们打一场吧。”

  最新…章节。e上酷(匠{网

  看着凌雪儿那兴奋的样子,荣云影不敢置信的说:“你应该是女生吧。”

  “是。”

  “一个女生怎么这么喜欢打架?”荣云影嫌弃的说。

  “你嫌弃我?我喜欢打架怎么了?而且,我那不叫打架,叫比试。”凌雪儿说。

  “你一个女孩子,怎么会喜欢打架呢?”荣云影好奇的问。

  “我说了我那不是打架,我并不喜欢打架,只不过,我总是被人打。所以,想要学点东西防身。”凌雪儿眼里闪过了一丝难过。

  “被谁打?”荣云影没有错过凌雪儿眼中的难过。

  “与你无关。”凌雪儿抬头看他。

  “是你先说的,你现在又说和我无关。你不想说,就算了,我不逼你。”荣云影说。

  “谢谢。”凌雪儿继续给他上药。

  “我叫荣云影。”荣云影说。

  “嗯。”

  “凌雪儿。”

  “干嘛?”

  “你就不好奇我为什么受伤吗?”荣云影说。

  “你想说,自然会告诉我。你不想说,我说破了嘴你都不会告诉我的。”凌雪儿停顿了一下,“况且,你应该就是处于叛逆期吧。叛逆期的儿童有一身的伤,我不奇怪。”

  “凌雪儿。”

  “有事?”

  “你,能收留我吗?”荣云影有些哀伤的说。

  “收留你?你离家出走了?”凌雪儿停顿了一下。

  “算是吧。”

  “我不能把你带回家,因为我是寄人篱下,没资格和他们谈条件。”凌雪儿取下书包,从里面拿出两张卡给荣云影,“这两张卡一张是银行卡,里面有十万,没有密码。你可以去住酒店或者租一个便宜点的房子。另一张卡是证明我身份的卡,如果你不想住酒店,也不想租房子,去魅影。那是我的公司,虽然不大,但是应该有你住的地方。你把那张卡给他们看,他们就会安排你的。”

  “你是寄人篱下?”荣云影不解的问。

  “是。”

  “为什么?”

  “没什么。你的伤已经处理好了,现在,你等一下,我给你安排。”凌雪儿从书包里拿出纸巾,擦了擦手,拿出手机,看见了手机上的未接电话,没有理会。凌雪儿从通信录中找了一个叫温秘书的人,拨通了电话。

  “温秘书。”

  “总裁,什么事?”

  “你过来一趟,我把我的地址给你发过去。”

  “是。”

  电话挂了,凌雪儿把她的地址发了过去,然后,看着荣云影,说:“等一会吧。”

  凌雪儿坐在了荣云影身边。

  “你,不嫌脏吗?”荣云影好像发现了新大陆。

  “脏?最脏的是人心!不是地!”凌雪儿盯着荣云影的眼睛说。

  “对啊,最脏的是人心。”荣云影扭头看向了别的地方。

  这时候,凌雪儿的手机响了,凌雪儿看了一下来电显示,便没有再理会。

  “你不接吗?”荣云影问。

  “你认为我该接吗?”凌雪儿有些哀伤的说。

  “这,你,好像不太高兴啊!打电话给你的是谁?”

  “是我的爸。”凌雪儿看着天惆怅的说。

  “你爸?”

  “对啊,就是我爸。”

  “你和你爸之间发生了什么事?”

  “你知道吗?”凌雪儿笑着看着荣云影。

  “想什么呢?!”

  有人突然间拍了一下凌雪儿的肩膀,并且说了一句话,把凌雪儿吓了一跳。

  “你干嘛啊?慕容箐箐,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凌雪儿拍着自己的胸脯说。

  “我醒了,见你没在屋里,我就想要找你。打开门看见你就在外面,但是,你就这样一直站着,不知道在想什么。叫你半天,你也没有反应。”慕容箐箐说。

  “好,我错了。你快进去洗漱,然后,把衣服换了吧。”凌雪儿带着慕容箐箐走了进去。

  “你的嗓子怎么了?”慕容箐箐奇怪的问。

  “没事,应该是昨晚哭久了。”凌雪儿满不在乎的说。

  “要不要去买点药?”慕容箐箐着急的问。

  “不用了,不要动不动就吃药。我又不是药罐子,只是嗓子哑了,没事的,过几天就好了。”凌雪儿的嘴角微微翘起,“好了,你快去洗漱吧。”

  “好。”慕容箐箐去洗澡了。

  凌雪儿给月发了一个短信,让他把饭菜端进来。

  慕容箐箐洗完出来的时候,凌雪儿看着她说:“不错,蛮适合你的嘛!很突出你的气质。”

  米白色双排扣风衣+红色小礼帽+黑色高跟长靴+黑色链条包,突出慕容箐箐高贵的气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