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去暮色吧(上)

  “你说什么呢!有你这个样子说自己母亲的吗?”凌峰岳听到我的话,怒了。

  “行了,我不是过来和你们吵架的。现在事也说过了,人也见过了,我可以走了吧。”凌雪儿不耐烦的说。

  “留下来吃个晚饭吧,你母亲很久没见你了。”凌峰岳说。

  “不必了,让我妈见你身边那个就够了。”凌雪儿走到门口,停了下来,回头看着凌峰岳,“既然你现在也有了接班人,那么凌氏公司,就不归我管了。还有就是,以后,别有事没事给我打电话,找你儿子去。我的魅影与你凌氏再无任何工作联系。”

  说完,凌雪儿就带着慕容箐箐和李伯走了。

  “你给我回来!你这个不孝女!”凌峰岳生气的吼道。

  凌雪儿他们做到车子上,对着后座的李伯说:“李伯,我先把你送到我的别墅。别墅里有别的车子,这里是十万的卡,没有密码,你去把张婶找回来吧。”

  李伯接过银行卡,激动的说:“好,好好,只要大小姐你不赶走我们就好了。”

  “放心吧,李伯,只要你们不背叛我,我是不会让你们离开的。”

  凌雪儿开车回了别墅,让李伯下了车,说,“对了,李伯,你们在别墅自己吃点吧,我和慕容箐箐在外面吃了,晚上就不回去了。”

  “诶,好。”李伯恭敬的说。

  “箐箐,把你的钥匙给李伯,我一会再去给你配一把。”箐箐把她的钥匙给了李伯,“李伯,家里我都有请钟点工,所以你和张婶不用打扫的,吃完饭就自己找间客房睡觉吧。”

  -x酷…匠(+网fw唯Kv一Q正}h版,gF其Kx他都~是盗。版

  “嗯。大小姐你们在外面玩,要小小心,注意安全啊。”李伯嘱咐道。

  “知道了,我们走了。”凌雪儿开车离开了。

  “慕容箐箐大小姐,今晚想吃点什么呢?”凌雪儿调侃着慕容箐箐。

  “去暮色吧。”慕容箐箐淡淡的说。

  “好咧。”凌雪儿应道。

  没过多久,就到了暮色。

  凌雪儿和慕容箐箐到了他们专属的包间,慕容箐箐刚刚坐下,凌雪儿就递过来一杯酒。

  “请问慕容大小姐,肯不肯赏脸与我喝一杯酒呢?!”凌雪儿痞气十足的说。

  “雪儿,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不用装了。”慕容箐箐拿过凌雪儿手中的酒,放在桌子上,把凌雪儿拉倒自己身边坐下。

  “慕容大小姐,这是急不可耐了吗?那,就让我们珍惜这一夜的春宵吧。”凌雪儿摸着慕容箐箐的脸,暧昧的说。

  “雪儿!别装了,你的心有多痛,我能感受到,不要装了,这里只有你和我。”慕容箐箐抱住凌雪儿说。

  当慕容箐箐抱住凌雪儿的时候,凌雪儿的面具就已经被摘下了。

  “箐箐,我好痛啊。我每次看到他们,我的身上的伤和我的心里的伤,就会好痛。箐箐,你知道不知道,我看见那个凌轹,我就想掐死那凌峰岳。当初,我妈那么爱他,不顾一切的嫁给了他,他们把我生了下来,就不管我。我想起我以前的生活,我觉得我连狗的不如,我就是他们用来炫耀的。一旦我达不到他们的要求,他们就会打我,骂我,不给我饭吃。他们根本不知道,我心里有多苦!他们一直逼我,一直逼我。我的好痛,我好痛啊。”凌雪儿抱着慕容箐箐哭了起来。

  “雪儿,哭吧,哭吧,哭出来就好了。”慕容箐箐抱住凌雪儿,轻轻的拍着凌雪儿的背。

  “箐箐,你知道吗?我好多次,我好多次都想和他们断绝关系。可是,每次话到嘴边,我都咽了下去。我说不口,我真的说不口。这一次,要不是他把凌轹领回家了,我觉得还一直被那个家束缚着。”

  凌雪儿此时就像是一个受伤的孩子一样,向慕容箐箐倾诉着自己的苦,让慕容箐箐看到自己软弱的一面。慕容箐箐觉得十分的心痛,这个样子的凌雪儿,她没有见过。即使是在凌雪儿胃疼的把自己嘴唇都咬出血的时候,凌雪儿也没有吭一声,也没有流一滴眼泪。所以,这时候看到凌雪儿哭成这个样子,慕容箐箐十分的心疼。

  慕容箐箐觉得凌雪儿就像是一只野狼,让别人看到的永远都是自己的坚强和冷漠,保护着自己的朋友,兄弟,家人。受伤从来不说,永远都是自己在黑暗中舔、舐着自己的伤口,默默的流着泪,承受着那难过。

  慕容箐箐就这样抱着凌雪儿,一下一下有节奏的拍着凌雪儿的背。渐渐的哭声小了,慕容箐箐低头看了看自己怀里的人儿,发现凌雪儿已经睡着了。慕容箐箐无奈的笑了,她把凌雪儿放平在沙发上,她也靠着沙发休息了。

  暮色是凌雪儿的产业,他们经常会来这里玩,凌雪儿他们所在的房间,是凌雪儿的专属房间。

  当凌雪儿他们正和凌峰岳吵架的时候,沐家和方家正在享受家庭的美好。他们能轻松得到的东西,对于凌雪儿来说,简直就是奢望。

  第二天早上起来,凌雪儿的嗓子和眼睛很疼,她张开眼睛看见了慕容箐箐还在睡,她开口想要叫慕容箐箐,可是自己却发不出声音。凌雪儿想了想昨晚的事情,觉得自己应该是把嗓子哭哑了。

  凌雪儿找到了自己的手机,给一个人发了一个短信。

  不一会敲门声响起,凌雪儿接过那个人手中的水和薄毛毯。他让那个人进去,凌雪儿轻轻地给慕容箐箐盖上毛毯。然后拿过自己的手机,打上一行字:你去准备些早餐,顺便买两套衣服来,洗一遍吹干后,送过来。

  那个人点了点头,离开了。

  凌雪儿喝了口水,觉得自己的嗓子舒服多了。凌雪儿看着熟睡中的慕容箐箐,心想:我昨晚居然让这丫头看见我哭了,真的是压抑久了啊。

  如果慕容箐箐醒着,而且知道凌雪儿的想法,肯定会说:“什么丫头,你也是孩子,而且还没我大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