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伤,轻了一点呢。还疼吗?”凌雪儿看着箐箐的脸问。

  “你现在还有心情管我?!我问你,你的背包呢?!”箐箐生气的问。

  “我的背包,”凌雪儿想了想,“不知道。”

  “你啊!”箐箐戳了一下凌雪儿的脑袋,“小老虎,你去,去餐厅要杯热牛奶。你给我过来。”

  后面那句话是对凌雪儿说的,箐箐拉着凌雪儿就往休息座走去。

  “我还没处理完呢。”凌雪儿不情愿的跟着过去。

  “小石头。”箐箐扶着凌雪儿坐到休息椅上叫到。

  “到。”一个和小老虎一样壮实,但比小老虎长的清秀的篮球队员说。

  “你身上的糖呢?”箐箐伸手说。

  “这呢。”小石头抓了一把糖放到箐箐的说手上。

  箐箐接过糖,拨开一颗糖,喂给了凌雪儿吃。然后凌雪儿躺在了箐箐的腿上,箐箐给凌雪儿揉着肚子。

  “峰子,你处理吧。”箐箐说。

  “是。”峰子说。

  峰子走到他们的面前,看了一眼手机说:“今天的事情,我们不会算了的。因为你们,箐箐平白无故挨了一巴掌,队长的胃病又犯了。今天无论队长怎么处理,我们兄弟都不会放过你的。”

  “你想做什么?”沐风严肃的说。

  “对于队长说的倾家荡产,我们可以劝劝队长,让她不对你们赶尽杀绝。”

  “就凭你们?”

  “是,就凭我们。”

  “你有什么能力?”

  “我们的能力,你现在不知道,以后你就知道了。”峰子想了想,接着说,“对了,作为学校的副学生会主席,我有义务告诉你们一些,学校的规矩。F班E班你们无法进,篮球社,你们无法进。其他的社基本上你们用点权力,美色就能进了。”

  “为什么?”

  “F班和E班,篮球队,都是我们队长管的。这两个班和这个社不属于学校的管理,校长和学校董事会,都没有权利插手我们的事情。”

  “还有吗?”

  “有,这个学校,F班中,都是精英。班里的每一个人,都有一项比别人强的本领,就算是打架也可以。E班中,都是一些老师觉得十分头疼的学生。班里的每一个人,都是有显赫的身世,和顽劣的性格。可是,就算这两个班里的学生,身份差距很大。班里的学生有的身份,很低,家里很清贫;有的身份,很高,家里家财万贯。但是,这两个班有相同的地方。那就是,全部服从我们的队长。而且,两个班里的学生都很团结,矛盾会有,可,兄弟情,大于一切。只有,有谁不团结,就会被我们队长,赶出这两个班。”

  “你和我们说这些有什么用?”

  “这个学校的校规,我到时候,会给你们送给去。但有的规矩是校规没有的,这些规矩,就是由我们来告诉新来的学生的。”

  “那还有别的吗?”

  “没有了。除了我说的这些,其他的班级和社团,你们利用关系就可以随意进入了。”

  “嗯。”

  “你们离开吧。”

  “嗯。”

  “再见。”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小老虎已经回来了,箐箐正在把温奶喂给凌雪儿。

  峰子见他们没有走到意思,问:“你们,还有什么事吗?”

  “没有。”

  “有。”

  他们三个同时说。

  峰子皱了皱眉头,说:“有事就直说吧。”

  沐泽走到峰子的面前,说:“我想要加入你们的班中。”

  “哦?你有什么过人之处吗?”

  :B最)!新hU章;节,》上J酷r匠“¤网=z

  “暂时没有。”

  “那就不行。”

  “...”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看你的样子,你应该不是什么地痞流氓,也没有什么坏习惯,也不是什么不良学生,最多就是难以交流的。所以,你没有过人之处,我基本上,就可以抹杀你进入我们班级的可能性了。”

  “那我一定要加入呢?”

  “那你可以试试,和两个班里的学生打好关系。”

  “什么意思?”

  “只要你和两个班里的学生都十分的要好,他们也同意你加入班级中,我们的队长就不会反对了。”

  “...”

  “还有事吗?”

  “没了。”

  “那就请你,不,请你们离开吧。”

  “好。”

  他们离开了。

  在路上,方诗铃看着闷闷不乐的沐泽问:“泽哥哥,你想要进他们的班吗?”

  “与你无关。”沐泽瞥了他一眼,冷漠的说。

  沐风看着方诗铃那眼里含泪,可怜兮兮的样子,不忍心的说:“泽,你这样也太不近人情了吧。诗铃他也是关心你,你为什么这么冷淡啊?”

  “我不喜欢她。喜欢她的是你。你心疼她,你自己想办法让她不难过。我最多只能保证,忍耐她,不对她发脾气。如果,她越过了我的底线,那么,我不介意,毁了她。”沐泽停了下来,死死的盯着沐风,沐泽的眼里充满了杀气。

  “泽,泽哥哥,这样的你,好可怕!”方诗铃害怕的躲在在沐风的身后。

  “沐泽,你要做什么?”沐风看着沐泽说。

  “我要做什么?我要做的事情,轮不到你指手画脚的。”

  “沐泽,我是你哥哥,为什么我不能管你?”

  “好,你可以管我,但是,我劝你,先管好你身后的那个家伙吧。既然你喜欢她,就好好管着她,不是每次都有我们救她!”

  “你什么意思?”

  “你认为那群人说的,是在开玩笑吗?”

  “他们。”

  “你不知道,你的注意力从来都是在方诗铃的身上,他们的事情你又知道多少?”

  “那你认为呢?”

  “我觉得有一半的几率是真的。”

  “理由呢?”

  “六年前,凌家的公司的确只能说是一个小公司,或者连一个小公司都算不上,几近亏空了。可是,有一天,他们报道,他们接回了自己的孩子。可是,没有那个孩子的照片。自从那天开始,凌家的公司,稳步上升,一年的时间,就成了全市第一的公司。他们对外声称的是抓住了一个机遇。你认为,什么样的机遇可以让他们在一年的时候内,让一个几近亏空的公司,成为市内第一公司呢?你信吗?反正我不信。”

  “你不信,那你认为是怎么回事呢?”

  “我认为是他们接回家的那个孩子。”

  “那个孩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